第八十二章 最深的卧底/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维金柯说出这些话后.办公室里一阵沉默.打击都沒开口.

过了一会.苍浩打破了沉默:“我早就知道.雷泽诺娃跟雷泽诺夫是一个姓氏.我也怀疑过阿芙罗拉跟七号囚犯的关系……沒想到啊.还真特么有关系.”

“旧苏解体后.大量情报和档案散佚.但我们一直在进行仔细整理和研究.结果不久前发现了一件历史秘辛……”顿了顿.维金柯一字一顿的道:“其实.雷泽诺夫是个贪污犯.他叛逃华夏只是为了寻求庇护.”

这话一出口.苍浩和孟阳龙全愣住了.异口同声问了一句:“什么.”

“知道点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旧苏解体之前.美苏冷战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二十世纪中下叶.M国在冷战中处于劣势.同时.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大幅提高原油价格.我们都知道.当时M国的原油都依靠从中东进口.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石油危机……”擦了一下汗.维金柯接着道:“石油危机引发了经济危机.石油价格飙升导致制造业产品价格飙升.货币实际购买力严重下降.加上其他原因.1973年开始.M国爆发严重的通货膨胀.这个时候.旧苏领导人认为资本主义世界的末日已经到來.于是制定了一个金融战计划.准备彻底摧毁M国经济.”

孟阳龙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道:“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当年确实有这么一件事.”

“这个金融战计划的实际执行人就是七号囚犯.”深吸了一口气.维金柯缓缓说道:“这个计划总共动用了将近一百亿美元的资金.在初期.这个计划是成功的.但沒想到的是.很快的.M国竟然摆脱了危机.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M国基本已经摆脱了经济危机的阴影.金融战计划事实上已经失败了.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克格勃方面发现.金融战计划筹集的资金不见了.沒有人知道去了哪里.”

“一九八三年……七号囚犯向我们投诚.”孟阳龙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他是为了躲避法律的制裁.”

“正是从一九八三年开始.克格勃追查起这笔钱的下落.据信七号囚犯通过各种手段.把这笔钱分散隐藏在多个国家的账户内.本來这件事情不会这么轻易作罢.但同样从那个时候开始.克格勃爆发了严重的统治危机.越來越疲于应付各种内部问題.根本沒有时间精力追查下去.到一九九一年旧苏解体.我们经历了漫长的动荡期.大量资料遗失.当年相关人员不是叛逃就是被杀.再加上金融战计划是高度保密的.结果这笔钱被人给忘了……”顿了顿.维金柯非常无奈的道:“那么你们应该明白了.原本联邦安全局是调查两件不相干的事.结果发现其实根本就是一件事.而关键人物就是阿芙罗拉.”

孟阳龙死死的瞪着维金柯:“你还知道什么.”

“我都说出來了……”维金柯打了一个哆嗦:“我们希望.你们全力帮我们缉捕阿芙罗拉.至于七号囚犯那边……”

毫无疑问.这段历史秘辛被挖出來之后.联邦安全局方面很可能希望追回那边钱.要求华夏移交七号囚犯.

但眼下主动权掌握在华夏方面的手里.所以联邦安全局也沒有决定下來.到底怎么提出这个要求.

“回去告诉你的上级……”孟阳龙冷冷的道:“我们不知道七号囚犯是谁.也不知道那一百亿美元的事.我们可以帮助你们抓捕阿芙罗拉.但我们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实在帮不上忙.”

“可是……”维金柯被这番话弄愣了:“你刚才已经承认.确实有七号囚犯这么一个人.”

孟阳龙狡黠的一笑:“沒有任何人能证明我们刚才的对话.”

维金柯彻底无语.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只是在突然之间.他发觉自己在孟阳龙面前还是太嫩了.

“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回去复命吧.”孟阳龙不耐烦的摆摆手:“再见.”

继续留下來也沒什么意义.维金柯告辞了.出门前面色苍白.

孟阳龙拿起电话.马上就要吩咐人.立即把七号囚犯押送过來.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手下汇报刚刚在医院发生激战.七号囚犯被绑走了.

“什么.”孟阳龙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完全傻掉了.面色比维金柯更苍白:“怎么……怎么会这样……”

苍浩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怎么就不会这样.”

“你什么意思.”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苍浩耸耸肩膀:“七号囚犯不是被人绑走了.而是被人救走了.”

孟阳龙明白了:“是阿芙罗拉干的.”

“阿芙罗拉离开基洛夫巡洋舰后不知去向.很显然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再然后.她把七号囚犯救出來.一家团聚……”苍浩说着.耸耸肩膀:“一百亿美元啊.如果善加管理.如今翻上几番也不是问題.这爷孙两个想來是拿钱去享受了.”

“我们都被耍了……”孟阳龙无力的摇摇头:“所有人.包括我们.当年的克格勃.和今天的联邦安全局.全被雷泽诺夫一家子耍得团团转.”

“更让我沒想到的是.英雄原來是狗熊.七号囚犯其实是七号贪污犯……”苍浩笑着摇了摇头:“历史就是这么的搞笑.”

“你还笑得出來.”孟阳龙怒目圆瞪:“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倒是想问问孟老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们被人给耍了.”

“沒这么简单.”苍浩摇了摇头:“七号囚犯投诚我们这边的时候.有提起金融战计划吗.说过一百亿美元的下落吗.”

“完全沒有.”孟阳龙摇了摇头:“他只是讲了自己的故事.愿意帮我们推翻克格勃.根本沒提起这些.”

“那么问題就來了.他在我们这里待了三十年.却绝口沒提这些事.”说到这里.苍浩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这份坚持.这份隐忍.不是普通人能具备的.这件事就是现实版的卧薪尝胆.你认为他是普通贪污犯.”

孟阳龙再次愣住了:“这……”

“如果说.七号囚犯真的只是个普通贪污犯.这是俄国人自己的麻烦.但我怀疑他另有目的.可能从一开始就有整套计划.从七号囚犯当初贪污那笔钱.到之前阿芙罗拉來华工作.再到七号囚犯逃离那个岛.都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换句话说.他们爷孙就是要在这个时候见面.然后可能重新启动那笔资金.如果真是这样……”深吸了一口气.苍浩不无忧虑的道:“别忘了他现在可是在我们境内.”

“你说的沒错.”孟阳龙不安的走來走去:“当年他投诚我们.可能同样是计划好的.也不知道他要在我们国家搞些什么……”

“你自己先在这寻思.沒什么事我回去了……”

“坐下.”孟阳龙瞪了一眼苍浩:“我刚想起來.还有问題沒解决……”

“什么问題.”苍浩耸耸肩膀:“我之前的三个疑问都找到了答案.出卖联邦安全局情报的是阿芙罗拉.七号囚犯逃走的信息也是阿芙罗拉提供给雷泽诺夫的.同样.当晚开枪击伤雷泽诺夫的肯定还是阿芙罗拉.”

“这些问題是解决了.新的问題又來了……”孟阳龙非常费解:“阿芙罗拉显然跟七号囚犯是一伙的.现在两个人应该就在一起.但七号囚犯投诚到我们这边的时候.阿芙罗拉应该还沒有出生.这爷孙两个怎么认识的.”

“我记得你说过.因为七号囚犯的特殊身份.所以你沒有限制他对外界的联系.因为你相信.他不会暴露自己……”冷冷一笑.苍浩接着说道:“那么事情很明显了.七号囚犯有一整套计划.在投诚之前已经安排好了身后事.那个服务生是他事实上的妻子.两个人只是沒领证罢了.而他不仅安顿好了妻子和孩子.在之后的这些年里一致通过某种方式跟家人保持联系.我毫不怀疑.阿芙罗拉虽然可能沒见过自己的爷爷.但她的成长却是在爷爷的指导之下.”

一想到自己被别人利用了这么多年.孟阳龙脸色灰白:“看來确实是这么回事……不过.还有一个问題.我们对七号囚犯沒有采取严格监管.七号囚犯既然能成功逃离那个岛.完全可以平安跟阿芙罗拉见面.为什么又要闯进医院救人呢.”

“本來他们可以平安见面.但七号囚犯受伤是意料之外的.他们沒料到七号囚犯会被我们送进医院.”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我怀疑之前闯进医院的那个杀手.其实就是阿芙罗拉.目的是探路.”

“妈的.”孟阳龙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气死我了.”

“我们.联邦安全局.所有人都被利用了.甚至这个世界都在七号囚犯的操控之上.”面对这些事实.苍浩也有些惊讶:“他才是潜伏最深的卧底.历史上所有间谍都得甘拜下风.”

同一时间.在周大宇的别墅里.

死镰和几个契卡一直住在这里.周大宇借口保护大家安全.调來了一些自己的手下.

死镰一直在养伤.其他契卡对此沒表示什么.于是周大宇调來了更多的手下.

在表面上.周大宇对死镰和契卡一直恭恭敬敬.直到今天.

一个契卡突然闯进办公室.用俄语嚷了一堆什么.

“你知道.我不懂俄语……”周大宇笑眯眯地道:“请你用汉语说一遍……”

“契卡的船沉了……”这个契卡用磕磕巴巴的汉语说道:“雷泽诺夫发來最后信息.让我们按原计划行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