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苍浩被软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ww.ZiYouGe.com- 周大宇非常惊讶:“是吗.船沉了.”

“是的……”契卡用力点点头:“接下來我们应该……”

周大宇依然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契卡.同时打了一个响指.

还沒等契卡的话说完.两个黑衣人突然从后面冲过來.其中一个用手捂住契卡的嘴.另一个把匕首刺进了契卡的后腰.

一股鲜血喷射出來.这个契卡倒在地上.身体不时的抽搐几下.很快就咽气了.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周大宇长呼了一口气.笑着对手下道:“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两个黑衣人对视了一眼.随后迅速转身离去.马上的.这栋别墅里到处响起密集的脚步声.好像很多人再跑來跑去.

“还有你.”周大宇看向短斧手:“这一天你等了很久了.”

短斧手哈哈大笑了几声.伸手从身后抽出一把短斧.迈步走向隔壁的病房.

死镰仍然在那里.他的伤势已经好多了.这会正在活动身体.

短斧手一脚踢开门走了进來.死镰看过去.发现短斧手满身杀气.登时意识到了什么.

马上的.死镰翻身躲到病床后面.伸手从床下抽出了镰刀.

然而.他只有一只手了.加之重伤在身.哪里是短斧手的对手.

短斧手只是轻轻一挥短斧.用斧柄磕开了死镰的镰刀.旋即一脚射在死镰的胸口上.

死镰的身体倒飞起來.重重撞在墙上.跟着滑落在地.

一张嘴.死镰吐出一口鲜血.这一下撞击触动了伤口.浑身上下剧痛起來.

死镰用袖子擦了一下子.颤抖着站了起來.还沒等捡起镰刀.短斧手已经冲了过來.

“去死你吧.”短斧手狂吼一声.挥起短斧斜肩带背的劈向死镰.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银光.

银光的尽头变成了血光.死镰的一边肩膀被整个劈裂开來.胳膊直接掉落下來.

死镰的脸痛苦的扭曲起來.大大张着嘴.似乎要呐喊什么.

短斧手把短斧又是一挥.死镰的另一条臂膀也被卸了下來.鲜血喷溅得到处都是.也喷了短斧手一身.

但短斧手根本不在意.哈哈大笑了几声.又是一脚射在胸口上.把死镰踢倒在地.

“敢拿刀捅我.敢让我受伤.”短斧手狂喊了几声.挥起斧头劈下來.正落在死镰的胸口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一抹鲜血飙射而起.落在短斧手的脸上.让短斧手的表情显得更加狰狞.

短斧手甚至都沒有去擦一下.挥起斧头又是一下.

死镰的胸口破裂开來.断裂的白色骨茬刺破胸口支了出來.红色的鲜血混合着内脏流淌出來.

“妈的.去死吧.”短斧手不断挥起斧头.劈在死镰的身上.一下接着一下.

很快的.死镰血肉模糊.整个人几乎变成了一滩肉泥.看不出來原來曾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周大宇信步走了过來.往地上看了一眼.眉头马上皱起“差不多行了.人都已经死了.”

“妈的.”短斧手又挥起斧头.劈开了死镰的头颅.这才把斧头扔在一旁.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鲜血:“我等了很久了.”

“他刺了你一刀.也算付出代价了……”看了一眼死镰的尸体.周大宇嘿嘿一笑:“这小子刚出场的时候牛B哄哄.真沒想到最后悔死这么惨.真是世事难料啊.”

“不.这是预料之中.”短斧手面部筋肉不住的抽搐着:“和我为敌必定是这个下场.”

短斧手这句话刚出一口.别墅里突然传來枪声.随着一阵密集的“哒哒”声响过.一切马上又重归寂静.

“你在等这一天.我还不是一样..”周大宇嘿嘿一笑.冲着短斧手摆了一下头:“出來看看吧.”

在外面.周大宇的手下正从各处拖出一具具契卡尸体.集中在了院子里.

周大宇这些天來不断的往这边调手下.时刻准备摊牌.然而这些契卡竟然全都沒放在心上.

事实上.周大宇笃定了契卡基地早晚要沉.暗中布置在每个契卡身边至少跟三个以上的手下.只要自己这边一声令下.手下们就可以在同一时间迅速击毙所有契卡.

结果证明周大宇的安排是成功的.这些契卡甚至还沒得到基地沉沒的消息.就已经魂归西天.

几个契卡还沒有咽气.呜囔着用俄语说了几句什么.周大宇马上骂起手下:“你们特么怎么办事的.”

一个手下马上走过去.掏出手枪对着一个契卡的额头扣动了扳机.随着手枪特有的“啪啪”声.这个契卡头一歪就死了.紧接着是另一个契卡.

等到所有契卡全部死掉.刚好两个手下把死镰的尸体拖了出來.

短斧手把死镰劈得太零碎了.这一路上不住的掉下碎肉.尸体后面拖着长长的一道血迹.

看到死镰.短斧手的情绪再度失控.冲过去一把推开两个手下.抽出短斧向死镰的尸体劈落下來.

随着斧子不断的起起落落.死镰的尸体真的变成了肉酱.周大宇的手下看在眼里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周大宇这一次沒有阻拦短斧手.而是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空气中弄弄的血腥味.又长长呼了一口气:“我又自由了.”

短斧手终于停了下來.擦了一把汗.回头看着周大宇:“自由.”

“我们认识有段时间了.你应该能够发现.我这辈子活得很压抑.为了事业.为了女人.天天疲于奔命……”说到这里.周大宇呵呵一笑:“谢谢邹峰、邹茂.还有所有帮过我的人.今天的我终于强大了起來.有了金钱、地位和势力.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我真正需要的是自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自由.金钱、地位和势力这些东西其实只是自由的基础.”

短斧手不明白周大宇的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周大宇把目光重又落在契卡的尸体上:“那个老毛子以为可以控制我.可以做我的主人.但习惯了自由的人.不会忍受任何束缚.”

“我对你的那些人生哲学不感兴趣.我现在只是感觉很痛快……”

“痛快过了就赶紧走吧.”周大宇打断了短斧手的话.看了一下时间又道:“把尸体处理一下.这地方不能久留.放把火烧了吧.”

一个小时后.这栋别墅燃起熊熊大火.转瞬把这里的一切烧成灰烬.

再说苍浩这一边.

苍浩沒能溜走.仍然被软禁了.

孟阳龙担心苍浩反抗.带进來二十多个军人.把苍浩团团包围起來.

不过.苍浩本來也沒打算反抗.老老实实的被孟阳龙带走了.

孟阳龙在友谊宫安排了一栋小楼.让苍浩住进去.那二十多名军人全部留下來看守.

苍浩在这栋小楼里面行动自由.每天三餐全部按时供应.但不能踏出这里一步.而苍浩还是沒打算逃走.

孟阳龙把苍浩送进友谊宫之后就离开了.之后连续两天都沒出现.也沒跟苍浩联系.

苍浩睡了两天觉.到了第三天早晨.孟阳龙來了.

“过得怎么样.”孟阳龙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苍浩:“睡得挺香吗.”

苍浩正在做美梦.被孟阳龙的手下硬是从床上拉起來.满心的不乐意:“我正做梦娶媳妇呢.正要掀起盖头來.睁开眼睛一看又是你这张老脸……”

尽管苍浩语气不恭敬.不过孟阳龙不以为意:“你这两天都干什么了.”

苍浩其实一直在睡觉.可是沒这么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物理学问題.”

孟阳龙一愣:“什么.物理学问題.”

“对啊.”苍浩很认真的点点头:“我们都知道.地球是自转的.根据偏向力.南半球左偏.北半球右偏.那么在跳钢管舞的时候.在北半球跳和在南半球跳.方向是不是相反.”

孟阳龙脸色很难看:“看來你挺习惯这里的生活.还能有时间思考这种问題.”

“我也是自得其乐.既來之.则安之.”

“话说.我把你关到这里來.你不会怪我吧.”

“为什么要怪你.我早知道有这一天.”苍浩的表情更加认真了:“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我奶奶说过.我这浩孙儿一看就是当大官的料.不过将來等你走上领导岗位.要是漏网了算你命大.要是被法网给恢恢了.等上了被告席声情并茂做忏悔的时候.千万别说你是农民的孩子.俺们跟着丢不起这人.我一直牢记奶奶的教诲.所以我现在只会自认倒霉.不会说别的……只不过嘛.我特么也不是领导啊.顶多也就是个国家安全部门的编外人员.你要是能让我当几天首长.再把我给抓起來我也认了.”

“我不是把你抓起來.而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孟阳龙索性承认了:“沒错.我就是把你给抓起來了.原因你也知道.”

苍浩耸耸肩膀:“这不就得了.”

“我不希望你不会责怪我.我只是希望你明白.很多事也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孟阳龙说着.再次长叹了一口气:“我从來不向人道歉.但这一次.真要跟你说声‘对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