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疑问都有答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原本计划不是这样.”摇了摇头.阿芙罗拉有点无奈的道:“当天的情况完全失控了.”

“哦.”苍浩颇有兴趣:“详细说说.”

“雷泽诺夫太愚蠢了.在不应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完全打破了我的原计划……”

苍浩明白了:“也就是说.雷泽诺夫提早出现了.而我当时应该已经跟七号囚犯分手了.”

阿芙罗拉坦然承认了:“沒错.”

“这其中有个问題.本來你可以直接诱使雷泽诺夫出现.为什么七号囚犯却非要在此之前见我一面呢.”沒等阿芙罗拉回答.苍浩自己找到了答案:“因为你们爷孙两个想利用我.”

阿芙罗拉饶有兴趣的问:“怎么利用.”

“七号囚犯应该见我之后再见雷泽诺夫.如果能够说服雷泽诺夫是最好的.但如果不能.你会当场干掉他.”深深吸了一口烟.苍浩继续分析道:“那么问題就來了.雷泽诺夫死在了我的居所附近.这事跟我摆脱不了干系.可以想见的是.联邦安全局肯定认为华夏方面欺骗了他们.然后他们就会开始指责华夏.而华夏自己也会怀疑为什么这事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再加上你从中推波助澜.联邦安全局的官僚习气会再次发作.跟华夏方面沒完沒了的互相指责.所有人陷入互相内耗之中.而你们借这个机会就会开始收编雷泽诺夫残留的力量.可正因为当天情况出差错了.所以后來你带着基洛夫巡洋舰气势汹汹的赶到.就是为有机会再次说服雷泽诺夫.我毫不怀疑你们想要拉拢雷泽诺夫是看上他的实力了.虽然阿芙罗拉你也是契卡.在契卡内部的地位还很高.可说到底只是卧底.你不直接指挥武装力量.而你们接下來的计划.必要有武力支持.”

阿芙罗拉笑了笑.沒说话.

“正因为雷泽诺夫出现的时间打破了你原定计划.以至于七号囚犯无法对雷泽诺夫摊牌.进而接下來的事情完全失去控制.”呵呵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道:“结果七号囚犯受了重伤.”

阿芙罗拉轻叹一口气:“这个也沒错.”

“其实.七号囚犯逃离那个岛之后.你们爷孙本來可以平安见面.但因为七号囚犯住进医院.也就是重新落进华夏手里.于是你不得不硬闯医院救人.”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质问道:“你知不知道医院那边死了多少人.仅仅就这一件事.你阿芙罗拉就得伏法.”

“当我走上这条路.已经做好了随时去死的准备.这个我还真不在乎.”满不在意的笑了笑.阿芙罗拉又道:“我知道华夏人一定不会放过我.”

“有这个觉悟就好.”苍浩点了点头:“无论如何.你果然不是简单人物.我很庆幸当初沒有轻信你.”

“话说.干谍报特工这一行.有简单人物吗.”

“沒错.所以呢.我们刚认识时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我一直是持有怀疑态度的.”

“其实我说的那些话.大部分还是真实的.只是经过了一些加工.”

“这个我知道.”苍浩掐灭烟蒂.重新掏出一根烟点上.又深深吸了一口:“比如说.你当初被联邦安全局的……怎么说呢.就说是星探吧.联邦安全局的星探发现了你.培养你成为了一个特工.这个是真实的.但又是阉割了的真实.其实你是故意让星探发现你的.因为你本就想要加入联邦安全局.你熟知联邦安全局的工作方式.于是设法让他们主动找上你.”

“看來我对你的评价是正确的.” 阿芙罗拉的声音变得郑重起來:“你完全说对了.”

“但还有一些问題沒解决.我有很多想要问你的.”

“我知道你的问題是什么.你想全部了解我这个人.那么我就告诉你我的故事.”电话里传來打火机的声音.看來阿芙罗拉也点了一根烟.片刻后.她缓缓说道:“想來你已经知道了.七号囚犯是我的爷爷.而契卡的那位雷泽诺夫是我的叔祖父.只不过.我这个卧底级别很高.所以雷泽诺夫并不知道.”

“这个我也猜到了.”苍浩嘿嘿笑了两声.试探着问道:“你既不属于联邦安全局.也不属于契卡.其实你是你爷爷的手下.”

“我告诉你吧.七号囚犯……还是称之为雷泽诺夫吧.也就是我尊敬的爷爷……” 阿芙罗拉说着.声音变得有点怆然:“多年前.很遗憾.我的家族出了一些状况.这个你已经听我爷爷说过了.爷爷长大后加入了当年的克格勃.一路擢升到了非常重要的位子上.当时沒有任何人知道.其实爷爷有着宏伟的构想.这个构想需要通过克格勃來实现.”

“也需要通过华夏來实现对吧.”

阿芙罗拉沒有回答苍浩的问題.只是继续说道:“克格勃从事着伟大的事业.但因为一小部分人的颟顸无能.导致事业走入了歧途.正是因为进入了歧途.我的家庭当年才遭遇不幸.爷爷的父母落到了那样悲惨的下场……所以爷爷决心把克格勃重新带入正轨.但这个不是他当时有能力做到的.更何况当年的克格勃已经积重难返.通过改革已经沒有办法焕发生机.只有彻底推翻重來.”

“于是.你爷爷藏匿起了克格勃金融战计划筹集的百亿美元.作为将來重來的基础.”

阿芙罗拉依然沒有正面回应苍浩的话.不过间接的承认了:“因为这百亿美元.克格勃不会放过爷爷.于是爷爷投诚到了华夏.借助华夏的力量.爷爷推翻了克格勃.既保住了百亿美元.同时也实现了推翻重來的构想.可以说一举两得.”

苍浩听到这些话.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内心感到了阵阵寒意.

旧苏联、华夏.甚至还有M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三个国家.竟然全被一个老雷泽诺夫给耍了.

一九九一年的那一天.旧苏联的旗帜翩然落下.雄霸这个世界六十九年的庞大国家轰然垮塌.分裂成了十五个国家.

持续了半个世纪的冷战就此画上句号.而冷战和旧苏解体.堪称二十世纪一百年里人类文明最重要的两件事.

这一切.仅仅因为老雷泽诺夫的算计.起因则是一百亿美元.

阿芙罗拉继续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从一开始.爷爷就有了完整的计划.这个计划要持续几十年才能实现.我确信一定能够实现.遗憾的是我的家庭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顿了顿.阿芙罗拉接着说道:“爷爷让奶奶带着我父亲隐姓埋名.改变身份生活.也从來不在任何人面前暴露奶奶和父亲.根本沒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母子的存在.所以.爷爷叛逃之后.奶奶和父亲沒有受到牵连.我父亲就像普通人一样长大.工作和恋爱.结婚之后有了我.同样很遗憾的是.我的父亲在爷爷的宏伟蓝图之中沒有发挥任何作用.多年前就已经离世.但幸运的是还有我帮助爷爷完成这个伟大的理想.就像你猜测的一样.即便在爷爷叛逃之后.也一直通过各种手段跟我的家庭保持联系.我的爷爷为我的父亲规划了一生.同时还指导和帮助我长大……”

苍浩听到这些.发觉有一件事自己判断错了.其实隐藏最深的卧底并不是阿芙罗拉.而是老雷泽诺夫.

正是这个老雷泽诺夫.躲在华夏某个不知名的小岛上.遥控着几万公里之外的家庭.甚至可能还操纵了其他许多事.

而近在老雷泽诺夫身边的华夏特工人员.在几十年的漫长时间里.竟然沒有半点觉察.

同样是老雷泽诺夫.不仅有着惊人的耐心和坚毅.甚至还有强大的洗脑能力.以至于都让苍浩怀疑是不是具有异能.

老雷泽诺夫不仅能让那个有份无名的妻子帮助自己实现计划.还能让自己的儿子同样继承这个理想.

综合现在的线索來看.老雷泽诺夫在逃离那个岛之前.根本沒有见过孙女阿芙罗拉.尽管如此.他却可以指导阿芙罗拉的成长.深刻影响了阿芙罗拉的一生.

苍浩摇了摇头:“老雷泽诺夫规划了你的一切.你甚至都沒有见过他.却对他如此忠诚.你本來可以像普通女孩一样生活.却变成了双重间谍.时刻在危险之中生活.是老雷泽诺夫教导你如何加入联邦安全局.又教导你成为契卡的高级卧底.于是这些年來你完全放弃了自我.沒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给他的计划打基础……”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我只能说你被洗脑太彻底了.”

“苍浩你不是普通人.应该明白为了一项伟大的事业而牺牲.是值得的.”阿芙罗拉说着.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悲然:“不过.你说的沒错.我沒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这些年來就像一个傀儡一样**纵着.”

“你甘于这样.”

“我……”迟疑了一下.阿芙罗拉用力摇摇头:“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

“好吧.我们价值观不同.这个话題暂时翻篇.”顿了顿.苍浩问道:“还有件事我不太明白.契卡跟你爷爷又是什么关系.”

“沒有关系.”阿芙罗拉有点不屑的道:“克格勃的余党搞出了这个契卡.完全在我爷爷预料之外.这是一个变数.但这也是一件好事.因为爷爷的计划需要武力支持.而契卡正是可以为理想献身的军人.于是爷爷才让我成为契卡的卧底.很遗憾.我这个卧底让他失望了.沒能直接控制武装力量.结果不得不去拉拢我那位叔祖.”

“可惜.契卡的船还是沉了.你爷爷白白经营了这么久.”

“可我爷爷终于获得了自由.克格勃完蛋了.钱还在我们手里.” 阿芙罗拉得意地笑了起來:“我们输了一场战斗.却赢得了一场战役.”

“沒说错的话.接下來你们要继续自己的原定计划.那个几十年前策划的阴谋.”

阿芙罗拉又是笑了笑.沒回答.只是问:“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最后一个问題..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不.我觉得你做每件事都有目的性.你给我打这个电话绝对不是为了诠释我的疑惑.”摇了摇头.苍浩冷冷的道:“你肯定有其他目的.”

“好吧.算你猜对了.你真正的目的是……” 阿芙罗拉故意买了个关子.停顿了许久.才神秘兮兮的一笑:“我想再次听到你的声音.”

苍浩愣住了:“什么.”

“沒什么.”阿芙罗拉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苍浩.下次我们见面.就可能是以死相拼的对手.我们作为曾经的搭档.再沒可能在一起聊天.而今天是最后的机会.我要把握这个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