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我为自己带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你为什么要跟我聊天.”苍浩还是沒明白:“虽然我们曾是搭档.但那也是假的.这就是聊天的理由.”

“苍浩你太糊涂了.” 阿芙罗拉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怪异的道:“我还有事.这次通话到此结束.苍浩……祝你今后的生活一切安好.上帝保佑你.再见.”

阿芙罗拉说罢.挂断了通话.把电话扔到一旁.

沒有人知道.这个时候.阿芙罗拉正处于这个星球最北方的地方.

这里有着终年不化的冰层.每年只有到了夏天的时候.只有很短的时间.阳光才会融化冰层表面的皑皑白雪和冰层的一部分.

但冰层的大部分是在海平面下.依然保持着上亿年的顽强.

就在这冰层里.修建有一个基地.基地内部有热力装置.四季温暖如春.

依托厚重的冰层掩护.几乎沒有任何侦查手段可以发现.而这里正是契卡总部.

阿芙罗拉在一间客厅里面.不只有茶几沙发.还有电视.

从整体设计到随意哪一处细节.都是典型的俄国风格装修.客厅的一面是大幅落地玻璃窗.展示着外面繁华的莫斯科.

在不知道的人看來.这就是一家俄国企业的办公室.跟犯罪组织几乎沒有任何关系.

当然这是假象.玻璃窗是极高清晰的视网膜显示器.这样做主要是因为常年在封闭环境里生活.容易对人的心理健康产生不良印象.所以需要虚拟出正常世界影响人的潜意识.

不过.显示器显示的却不是视频.而是真实的实时街景.

不过.这视频源却不是录像.而是布置在莫斯科某座建筑上面的摄像机.

也就是说.即便远在千里之外.阿芙罗拉却能从这里看到莫斯科.

阿芙罗拉來到显示器前.仔细地看着每一个角落.良久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多么美丽的城市啊……”顿了顿.阿芙罗拉惋惜的摇摇头:“只可惜已经沦丧.”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的门被敲响了.马上的.一个契卡士兵走进來报告:“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委员都到了.可以开会了.”

“好.”阿芙罗拉耐人寻味的笑了笑.迈着轻盈的脚步离开客厅.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进到了一间会议室.

在这间会议室里坐着几个人.他们就是所谓的“委员”.也是契卡的最高领导.

雷泽诺夫在契卡基地上与总部进行最后通话.并且宣布决裂的时候.对象同样是这几个人.

事实上.雷泽诺夫也是委员之一.不过排名最后.

这个最后的排名.使得多年來他都无从了解.契卡在联邦安全局有一个潜伏最深的卧底阿芙罗拉.

会议室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连委员们的衣服都是白的.

阿芙罗拉吩咐人端上來几杯咖啡.送到委员们面前.咖啡的颜色多少装点了这个太过惨白的地方.

也就是咖啡送上來之后.其他人马上出去.关上了门.会议室里只剩下委员和阿芙罗拉.

“我一直都不知道华夏也有种植咖啡……” 阿芙罗拉笑着对委员们道:“我在华夏执行任务回來.什么都沒带.就带了几包咖啡.大家一定要尝尝.”

委员们纷纷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评价不一.有的人认为很好.有的人认为一般.甚至很差.

阿芙罗拉始终笑眯眯的看着.她面前同样有一杯咖啡.但她沒喝.

“阿芙罗拉.雷泽诺娃同志.你在俄国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去了华夏仍然保持了出色.为我们提供了大量情报……”说话的是一位中年女士.当初正是她力劝雷泽诺夫回到总部:“我代表委员们对你提出表扬.”

阿芙罗拉轻轻点了点头:“谢谢.”

“但你有一件事沒做好……”中年女士说到这里.态度一变:“你在俄国的时候.任务是提供联邦安全局的情报.你做的很好.你去了华夏之后.及时告诉我们联邦安全局的特工.让我们能一网打尽.这个也很好.但在雷泽诺夫叛变之后.你无所作为.这个让我们很失望.”

“我也是沒办法……” 阿芙罗拉轻叹了一口气:“雷泽诺夫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对他也沒有任何说服力.更何况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

老者说话了.他就是那个对雷泽诺夫大发雷霆的人:“那么.在华夏海军发现契卡基地之后.你带领俄国海军舰队出现.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是联邦安全局的计划.”阿芙罗拉非常无奈的道:“我被联邦安全局突然调回京城.要处理一些紧急的情报分析.但我工作还沒开始.就突然接到通知.华夏海军发现了契卡基地.我们都知道.联邦安全局早就有计划抓捕雷泽诺夫.刚好舰队当时就在广厦外海不远.于是我直接坐飞机赶去跟舰队会合.自始至终.都有很多联邦安全局特工给我在一起.我想向你们报告却根本沒机会.”

中年女士点点头:“看來事发突然.”

“我在基洛夫巡洋舰上向华夏海疆线冲过去.随时准备从华夏那边抢人.当时我跟雷泽诺夫有过通话……”阿芙罗拉说着.叹了一口气:“我希望找机会把雷泽诺夫带走.至少由我们自己的同志來处理.但雷泽诺夫太过顽固.根本不肯妥协……”

老者把话说了过去:“后來华夏人就发射了导弹.对吗.”

“是的.”阿芙罗拉点点头.目光在每一个委员的脸上掠过.突然狡黠的一笑:“只不过嘛.在这个过程中.我最担心的一件事沒有发生.这还是很幸运的.”

第三个委员问:“什么.”

“我为了把雷泽诺夫带走.实在是说了太多的话.甚至暗示我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阿芙罗拉说着.又是嘿嘿一笑:“结束通话后.我有点担心.万一雷泽诺夫跟你们有联系.把我的真实身份说了出去该怎么办.不过又一想.我觉得自己多虑了.因为契卡已经决裂.雷泽诺夫跟你们恢复通信的可能性太低.何况.就算雷泽诺夫把事情说了.你们对当时的局面也无法造成任何影响.”

“什么意思.”几个委员听到这话全愣住了.互相间看了一眼.

过了一会.那个中年女士试探着问道:“我听你话的意思……好像你还有别的身份.而你担心雷泽诺夫会告诉我们.”

“沒错.”阿芙罗拉笑着点了点头:“我在联邦安全局是卧底.其实在契卡同样是卧底.怎么样.你们沒想到吧.”

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委员脸色大变.有的惊慌.有的愤怒.

“叛徒.”那个老者霍然站起.伸手向腰间摸去.看样子想要掏枪.可马上的.他把手垂了下來.无力的跌坐回了座位上.

紧接着.其他委员纷纷发出惨叫.从椅子上摔了下來.痛苦的撕扯着自己的身体.

“我之所以跟你们废话这么多.是因为这药的发作时间太长……” 阿芙罗拉轻叹了一口气:“不过耐心等待是值得的.这药无色无味.就算你有猎犬的鼻子也觉察不到.”

中年女士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不断用手抓着喉咙:“你……你给我们下药了.”

“我不是说了吗.其实我在契卡也是卧底.无论联邦安全局还是契卡.都不是我效忠的对象.” 阿芙罗拉掏出一根女士香烟点上.抽了一口后又道:“让我來给你们讲一下事情经过.首先.我设法让联邦安全局看中我.成为特工.同时加入契卡;接下來.因为我能从联邦安全局和契卡双方面获得情报.当然也是因为我个人足够有能力.所以在你们两方面同时步步高升.最后成为数一数二的大人物;最后.多年來我的一切付出.我的全部隐忍和坚持.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

老者喘着粗气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我.阿芙罗拉.雷泽诺娃.用华夏人的话说..我为自己带盐.” 阿芙罗拉哈哈笑了起來:“我一直很奇怪.我姓雷泽诺娃.为什么你们沒想到多年前的那位雷泽诺夫.这么明显的迹象.你们竟然沒觉察.”

听到阿芙罗拉的这句话.委员们不只有生理上的痛苦.更有心理上的惊恐.

一个委员的脸色苍白无比.双手拼命地挠着自己的喉咙.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让他痛苦不堪.想要挖出來一样.可他还是颤声问了一句:“他……就是多年前叛逃的那个雷泽诺夫.”

“他是我的爷爷.” 阿芙罗拉的表情立即变得非常骄傲:“其实.他当年的叛逃是假的.而他的叛逃又确实是为了摧毁克格勃.怎么样.你们糊涂了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女士木讷的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到底……怎么回事.”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本來面目.” 阿芙罗拉耸耸肩膀:“尤其是谍报特工这一行.”

“你到底要干什么.”中年女士这话刚出口.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喊.浑身登时被冷汗湿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