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契卡覆灭/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芙罗拉冷笑着道:“我要干什么.你们去地狱想清楚吧.”

就这样.阿芙罗拉坐在那里.悠然的欣赏着委员们的痛苦.

这些委员仍然拼命抓挠自己的身体.那刺目的白色衣服破烂开.成了一堆无用的布条.

很快的.她们的身体也伤横累累.几乎沒一个人还有完整的皮肤.全身鲜血淋漓.

就这样.他们继续抓挠.皮下脂肪和肌肉很快也被抓烂.现场变得惨不忍睹.

直到这个时候.阿芙罗拉才叹了一口气.从座位上起來:“好吧.看來.我要是不告诉你们.你们死不瞑目.那我就说了……”看來阿芙罗拉要提供答案.但偏又卖了个关子.抽了一口烟.这才不疾不徐的道:“爷爷当年离开克格勃.是因为克格勃已经被带入歧途.毫无希望.所以我爷爷要用自己的方法重建克格勃.继续伟大光辉的事业.”

一个委员挣扎着喊了一声:“你爷爷……只是一个贪污犯.”

“不.”阿芙罗拉缓缓摇了摇头:“看來你们还记得我爷爷当初带走了一百亿美元.其实这笔钱就是我们事业的经费.用來重建克格勃.”

中年女士拼尽最后力气说了一句:“我们……就是要重建克格勃.”

“又错了.”阿芙罗拉说到这里.脸色无比郑重:“你们只是一帮修正主义分子叛徒.等待你们的只有毫不留情的锄奸.”

“你……你知不知道……”老者惊恐的看着阿芙罗拉:“你杀了我们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我不知道.”阿芙罗拉抿嘴一笑:“我不认为有任何后果.”

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來密集的枪声.不断还有惨叫传來.看來基地发生了枪战.

阿芙罗拉耐心的听着.只是一会功夫.枪声就结束了.

阿芙罗拉满意的点点头:“我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这座基地到处都是我的亲信.所有契卡余孽会在最短时间内被干掉.”

听到这句话.委员们终于明白.他们今天死定了.

阿芙罗拉和她的爷爷从多年前就开始布局.为的就是今天这一刻.阿芙罗拉早就深深的渗透了契卡.收买了大批人马.

自从雷泽诺夫分裂出去进而被击沉.契卡元气大伤.因为雷泽诺夫带走的全是精锐.

只要阿芙罗拉的亲信提前布好位置.突然同时发动袭击.契卡残存武装人员根本无法应付.

“其实.在我爷爷的计划当中.我只需要加入联邦安全局.获得俄国上层情报就可以了.你们只是一个意外因素.”弹了一下烟灰.阿芙罗拉接着说道:“谁也沒想到.一帮克格勃的残渣竟然搞出了一个契卡.于是爷爷临时修改了计划.让我同时潜入契卡.更沒想到的是.我在契卡竟然还发现了自己的亲人.也就是我那位愚蠢的堂叔雷泽诺夫.本來爷爷以为他已经死在了奥伊米亚康.沒想到这个死剩种的生命这么顽强.可一直坚持最后还是葬身鱼腹.”

感慨的摇摇头.阿芙罗拉又道:“该说的都说了.事情就这样结束吧.你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我说过.你们只是偶然因素.却让我冒着巨大风险卧底进來.你们知不知道我这种复杂的双重间谍身份往往让我不能睡一个安稳觉.”

丢下这句话.阿芙罗拉迈步向会议室门前走去.刚到门口.突然又回过头來:“等等.不管怎么说.你们大都出身军人.军人应该死在战场上.所以……”

阿芙罗拉沒有把话说完.掏出手枪.对着每一个委员的额头发射了一枚子弹.

终于.枪声停止之后.这些委员们的解脱了痛苦.整个会议室除了阿芙罗拉再沒有活人.

“很讽刺不是吗.” 阿芙罗拉优雅的用嘴吹了一下枪口.然后收了枪:“你们本來是边防军管理总局.也算是我爷爷的手下.今天却死在我的手里.按说.我们算是自己人.这也是我卧底试图拉拢你们的原因.可惜啊.雷泽诺夫和主力被全歼之后.也就沒这个必要了.”

根本沒人听阿芙罗拉说话.但阿芙罗拉似乎很压抑.只有把话说出來.才会舒服一点.

打开会议室的门.阿芙罗拉往外面看了一眼.只见走廊两侧站着很多军人.全都穿着契卡的军装.

在这些军人脚下.躺着许多尸体.同样穿着契卡的军装.

“不错.我对你们很满意.”阿芙罗拉满意的点点头:“希望大家明白.完成一项伟大的事业.就必须要有牺牲.”

“这个基地不错.改造一下.留下來吧……” 阿芙罗拉长呼了一口气:“契卡就这样覆灭了.开始下一阶段计划吧.”

沒错.契卡覆灭了.但沒有人知道.发生在这个基地里的一切都高度隐秘.联邦安全局依然把契卡当做头号打击对象.

然而.一切都静悄悄的变了.契卡固然不复存在.更加可怕的存在却已经崛起.

同一个时间.在华夏京城西山的一处秘密会议室里.空气空前紧张.

在座的所有人都身着戎装.他们这一次会议的重要议題之一.就是决定苍浩的命运.

一个海军将领首先发言:“第一、我认为让一个平民百姓参与国家安全工作就是错的.从侧面是在表明我们的无能;第二、苍浩当时未经允许.擅自发射导弹.险些引发两国战争.这属于重大责任.必须追究.”

孟阳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第一、也不能说一介布衣.毕竟他是曾经的雇佣兵之王;第二、如果当时真让俄国海军把雷泽诺夫带走.这会开启一个恶劣的先例.证明了我们的软弱.以后这帮老毛子就会对我们肆意开价.所以.我们必须打沉契卡基地.但不能我们亲自动手.而苍浩代劳了.”

“第二点我倒是赞同老孟……”一个空军上将点点头.旋即态度一变:“但第一点我觉得有问題.不管苍浩过去多么辉煌.毕竟不是我们自己人.更重要的是.他和他的队伍成建制存在我们领土上.这本身对我们就是一种威胁.现在他们是在为国家安全工作.谁敢肯定转眼翻脸做出危害国家安全的事.要知道这帮雇佣兵只认钱.”

另一个海军上将罗清武发话了:“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还持有武器.简直就是私人军队.这还得了.”

孟阳龙马上道:“我倒觉得苍浩不是那种人.他跟普通雇佣兵的区别之处.就是太讲原则了.”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缓缓说道:“沒错.他确实持有武器.但不要忘了.其实任何国家境内都有非法的武装力量.即便我们境内还有毒品武装呢.当然这些都是非法的.但为什么不能用非法打击非法呢.这就是以毒攻毒……”

“别谈以毒攻毒这种谬论了.” 罗清武打断了孟阳龙的话.似笑非笑的道:“贩毒组织.我们只要发现就要严厉打击.现在我们已经发现血狮雇佣兵了.虽然他们不是犯罪组织.但持有武器在这片土地上就是犯罪.”

孟阳龙有点火了:“那你想怎么样.”

“你不是已经把苍浩软禁起來了吗.”罗清武冷冷一笑:“很好吧.秘密处理掉就是了.至于那两支雇佣兵队伍吗.只要我们发动突然袭击.可以在最小伤亡情况下全歼.”

孟阳龙更怒:“你给我听好了.我软禁苍浩是想要按程序处理这事.但不希望苍浩因此受到任何惩罚.如果真的惩罚了.形成恶劣先例.以后谁还敢给我们做事.”

“我们需要别人给我们做事吗.”海军上将刘双胜说话了:“如果需要别人帮忙.而不是我们自己动手.这就是对国家机器最大的藐视.”

孟阳龙马上道:“你好像忘了.苍浩事实上已经加入国家安全部门.只是编外人员……”

“算了吧.”一个陆军中将说话了:“就算是编外人员.也要服从统一管理.更要有纪律.苍浩自行其是.不收任何约束.这个所谓‘编外’有名无实.”

“你闭嘴.”孟阳龙恶狠狠瞪了一眼这个中将:“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孟阳龙出身陆军.严格來说.这个中将算是属下.

虽然这个中将马上不敢出声了.但孟阳龙还是看出來了.既然连下属都敢反对自己.这个会议就是要围攻自己.

刘双胜有点不满的说了一句:“老孟.你别这样.既然让人家來开会了.就应该让人家说话.要讲民主秩序.不能剥夺人家的发言权.你说呢.”

孟阳龙提高了嗓门质问:“怎么这是开民主生活会吗.我还以为是要讨论国家安全问題呢.”

在座的人都不说话了.过了一会.罗清武咳嗽两声.对刘双胜道:“老刘.其实这一次导弹发射.你也是有责任的.”

刘双胜一愣:“什么.”

“南海舰队毕竟是你管的.这一次截击契卡基地也是海南触动军舰……”顿了顿.罗清武一字一顿的道:“我个人建议.南海舰队的调动.必须经你批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