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挂冠而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是陆军上将.而且只是负责一部分系统.严格來说.他只能指挥自己所负责系统.

无论海军还是空军.抑或陆军其他系统.并不归属孟阳龙的职权范围内.

但在这些军人当中.孟阳龙的职位又是最高的.不仅进入中央军|委.更是任职国|安委.

所以.孟阳龙可以跨系统指挥各个军兵种.除军队之外.必要时甚至可以调动包括警方在内的其他力量.

上一次发现契卡基地.事发突然.孟阳龙沒按照程序跟刘双胜沟通.就直接调走了南海舰队.

刘双胜很不满意.这个孟阳龙能猜到.事实上其他人也有不满.结果叠加在一起这就有了今天的会议.

孟阳龙冷笑一声:“好.每个人都可以发言.那么大家说说吧.怎么处理苍浩.”

并非每个人都属于罗清武和刘双胜这一边.但这些人都沒出声.倒是罗清武又说话了:“基于我说过的两点原因.无论从差点引发战争这一点.还是非法存在的血狮雇佣兵.我认为苍浩这个人都必须处理掉.”

“沒错.”刘双胜点点头:“苍浩要是不除掉.我们对盟友那边.实在沒办法交代.”

孟阳龙又是冷笑:“你是接受盟友的领导还是国家.你是为自己的人民服务还是为了盟友.”

“你这话说的可就过了.”刘双胜的脸色有些难堪:“我们必须顾全大局.雷泽诺夫是一个小人物.不能因为一个小人物影响了大局……”

孟阳龙打断了刘双胜的话:“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如果我们放弃这个小人物.就是一个恶劣的先例.”

罗清武反过來打断了孟阳龙:“好吧.退一步來说.孟老你的观点沒错.契卡基地必须打沉.不过你也说了.这枚导弹必须让别人发射.不能由我们自己动手.而苍浩是最佳人选.”顿了顿.罗清武接着道:“为什么要让别人发射.很简单.就是俄方一旦责难起來.我们可以很容易的撇清责任.换句话说苍浩是必须要做出牺牲的.既然契卡的船已经沉了.苍浩的使命也就完成了.接下來该怎么做不是明白着的吗..”

“但俄方不但沒有责难.反而还装作不知道.”孟阳龙马上道:“他们心里很清楚.这件事情干得太沒道理.就算他们从來不讲理.这一次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罗清武轻哼一声:“但人家要是心里不高兴呢.”

孟阳龙讥讽道:“他们心里是不是高兴你都得负责.罗清武你还真是不怕操心短命.而且你也很负责任啊.我看你是俄国军人吧.还是你投靠联邦安全局了.”

这话一说出口.罗清武脸上变颜变色.有些激动地质问:“你有证据吗.”

“我沒有证据.”孟阳龙上下打量着罗清武:“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你激动什么.难道心里有鬼.”

罗清武拍了一下桌子:“你要为自己的话负责.”

孟阳龙也拍了一下桌子.响声更大:“老子就从來沒怕负责过.”

会议室里一时火药味十足.几个高级将领急忙起身.分别來到孟阳龙和罗清武身边.规劝起來:“都是自己同志.有话好好说.何必发火.”

“就是嘛.我们现在是要解决问題.而不是互相批评扣帽子.”

“我看老罗你就是在给我扣帽子.”孟阳龙坐了下來.冷笑着道:“要说解决问題.也可以.但我认为发射导弹这件事.沒有任何问題需要解决.我才不管老毛子心里是不是舒服.要是不舒服也得给我忍着.就这样吧.”

“好.就算可以不管老毛子.但允许一介平民这样任意妄为仍然不行.”罗清武依然坚持己见.不过态度倒是缓和了许多:“再说了.老孟你不是把苍浩给抓了吗.还把他的手下全都监控起來.说明你也是这么想.”

“我还真不是这么想.否则从一开始.就不会让苍浩加入国家安全部门.”孟阳龙坚定的道:“我说过了.抓苍浩只是履行应该做的.但不意味着我真要处理苍浩.”

“我算是听明白了.”罗清武怪笑一声:“放到平常其他事.你也就自作主张了.但毕竟这一次事情太重大.所以.怎么处理苍浩.你要经过讨论决定.但这个讨论也就是走个形式.你根本不尊重我们的意见.其实苍浩这个人你保定了.”

孟阳龙一挑眉头:“是又怎么样.”

罗清武还真想说出个具体“怎么样”.可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冒出來一句:“反正我认为苍浩必须得到处理.”

罗清武这话刚出口.几个军官马上点点头.

孟阳龙看到这个场面就明白.自己这一次失算了.根本來不及争取支持.就算大家投票表决.支持罗清武和刘双胜的肯定也是多数.

“这就是阴沟里翻船啊.”孟阳龙无奈的摇摇头.心道:“从來沒征求过别人的意见.结果就是……我根本决定不了别人的意见.”

罗清武又说话了:“就这么定吧……”

“这么定是怎么定.”孟阳龙打断了罗清武的话.态度坚决的道:“不用定了.如果你们处理苍浩.我辞职.”

这句话说出口.所有人都傻眼了.再不敢说什么.

这么高级别的领导辞职.这事可非同小可.连罗清武都沒料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孟阳龙起身.推开阻拦他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脱掉了军装上衣.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会议桌上.把大檐帽压在上面.

军装里面制式是衬衫.孟阳龙不能再脱了.不过孟阳龙还是把上面的姓名编号和软质臂章取了下來.规规整整的放在了外衣的下面.

“脱了这身军装.我也就不再是军人.就不跟你们敬礼了.”长呼了一口气.孟阳龙围绕一笑.这还是这次会议上他第一次露出笑容:“各位.再见了.”

随后.在众人的目光聚焦之下.孟阳龙大踏步离开会议室.

也就是孟阳龙离开会议室后.在座所有人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知道过了许久.刘双胜才讷讷说了一句:“散会.”

两天后.孟阳龙孤身來到广厦.身着便装.乘坐民航班机.沒有随行人员.更沒有专用交通工具.

他直接去了软禁苍浩的地方.无从知道负责看押的人员是否已经听说孟阳龙辞职.但他们见到孟阳龙依然敬礼问好.也沒有阻拦.

只是孟阳龙却沒有还礼.

在这两天时间里.苍浩一如既往的生活.每天上网刷微博玩游戏.或者就是通过电话遥控公司事务.

孟阳龙进到苍浩房间的时候.苍浩穿着大短裤.光着膀子.正盘腿坐在椅子上玩偷菜.

听到有人进來.苍浩头也沒回问了一句:“谁啊.”

“是我.”

苍浩懒洋洋的问:“你又是谁.”

“我是……”孟阳龙突然想起今天很热.于是随口说了一句:“我是奔跑的五花肉.我为自己带盐.”

“今天确实太热了.你得跟这里的人说一下.空调好像不太好使……”苍浩其实知道是孟阳龙.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來.等到看了孟阳龙一眼.苍浩突然一笑:“你这是怎么了.”

孟阳龙一愣:“我怎么了.我很好啊.”

“你确实挺好.比过去更好.”

孟阳龙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整个人看着神轻气爽.神采奕奕.年轻了十岁.”

孟阳龙颇为惊讶:“真的吗.”

“真的.”苍浩很认真的点点头:“我沒必要骗你.所以才问你.出了什么事.”

“我……”犹豫了一下.孟阳龙无奈的一笑:“好吧.早晚你也要知道.那就告诉你..我辞职了.”

孟阳龙点点头:“哦.”

“想知道我为什么辞职吗.”

苍浩机械式的重复了一遍:“为什么辞职.”

“因为有些人想秘密处理掉你.而我不同意……”孟阳龙说着.长叹了一口气:“我们吵了起來.最后我一气之下辞职.不过不后悔.”

苍浩淡淡的一笑:“是我连累了你.”

“我把你软禁起來.只是为了给高层的其他人一个交代.绝对不是真要把你怎么样.这只是走个形式.我觉得凭借自己的影响力.怎么着也能让别人尊重我的意见.”孟阳龙摇了摇头.又道:“可惜我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

“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意料.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规律.沒人能违背.”

“虽然我辞职了.不过你可以放心……”孟阳龙自信满满的道:“我把事情闹这么大.罗清武他们也得考虑怎么收场.既然我人都已经下台了.他们也不好意思把你怎么样.不过这要一个过程.至少眼下.你还不能离开这.”

“你确信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

“当然.”孟阳龙乜斜了一眼苍浩.觉得这个问題很多余:“不过.你有一句话说对了.我这一辞职啊.整个人感觉轻松了不少.这些年來忙于公务.几乎沒什么休息时间.一天到晚飞來飞去的.这还是第一次可以自己安排时间.”

“恭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