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达生之情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一时兴起:“对了.你喜欢钓鱼吗.”

“略懂一二.”

“走.跟我去钓鱼.”孟阳龙马上站起來.叫过工作人员安排了一下.

马上的.渔具准备好了.在友谊宫的后身有一个不大的湖泊.里面放养了一些食用鱼.

在警卫人员的跟随下.孟阳龙带着苍浩來到湖边.

这些警卫人员的职责其实是监视苍浩.此时或许多了一样职能.就是同样监视孟阳龙.

不过孟阳龙不在乎这个.取出一团软乎乎的鱼食.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不断往附近的一处水面扔.

鱼食沉进湖里之后不见了踪影.不知道这些鱼食成分是什么.想來是孟阳龙自制的.苍浩倒是对孟阳龙的举动感到很奇怪:“鱼饵不是要放在鱼钩上的吗.”

“这你就不懂了.用北方话说.这喂窝子.”孟阳龙的动作非常熟练.不断加快投食速度:“钓鱼要选地方.不过不懂的人就算是选对了地方.如果直接把钩扔下去.鱼上钩的几率也不太大.所以要在下钩之前要先喂一些鱼爱好的东西.引诱鱼來吃.这样慢慢地鱼一条一条被引过來.数量多起來形成窝子.它们在你钓钩周围吃食.从而使你有了不少机会钓上鱼.这就是喂窝子.专业术语叫路亚钓法.”

“明白了.有点像下圈套.但又不是.”苍浩若有所思的一笑:“关键是让尽可能多的鱼上当.”

孟阳龙也是一笑:“沒错.”

两个人正说着话.天空飘起蒙蒙细雨.淋在两个人的身上.不过感觉倒是不难受.

这雨确实很细.一时间.湖面上就好像飘起了一层薄纱.让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朦胧.又不失诗情.

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怅然吟诵了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句词出自苏轼的《定风波》.倒是准确映射了孟阳龙此时的心境.在这画意般的细雨中.他的面庞也变得模糊起來.

苍浩随随便便把钩甩了出去.随口问道:“你感到很失落.”

“要说一点不失落.那肯定是骗人的.不过细一想……”孟阳龙哈哈一笑.非常感慨的道:“这些年我也太累了.从此以后寄情于山水间.每天只是吃茶饮酒垂钓.做一介闲人岂不快哉.”

苍浩沒有回答.而是说了一句:“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达命之情者.不务知之所无奈何.”

“谁说的.”

“庄子.”

孟阳龙很感兴趣:“解释一下.”

“意思就是说.通晓生命真相的人.不会去做人生中那些无可奈何的事.不会去了解那些让自己无可奈何的事.”耸耸肩膀.苍浩又道:“这句话挺有名的.不过被余丹给曲解了.‘不务知之所无奈何’又往往被说成‘不务命之所无奈何’.”

“说的有道理.”

“确实很有道理.不过……”苍浩话锋一转:“我说的不是你.”

“那是谁.”孟阳龙好奇的看了看周围:“这里也沒有其他人了啊.”

苍浩深深的笑了:“我说的是我自己.”

孟阳龙有些奇怪:“怎么讲.”

“不管我过去多么辉煌.如今毕竟只是一介布衣.我有时怀疑自己是否应该去参与这些事.去了解那些历史上的秘辛.”摇了摇头.苍浩非常无奈的道:“就比如七号囚犯.其实我完全沒必要去了解他的往事.”

“你后悔了.”

犹豫片刻.苍浩突然坚定地说了一句:“后悔谈不上.我从不后悔曾经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对我來说.生命中真正无可奈何的事实在太多.曾经我经常看着战友死去.却沒有能力救他们.后來我就不再做无奈何的事.给他们一发子弹让他们自己结束痛苦……”

“听起來很残忍.但在战场上……”孟阳龙苦笑起來:“也只有这么做.”

“还有就是……”本來苍浩的表情非常感慨.说到这句话却是凛然一变:“我刚才提到七号囚犯的故事.其实我根本就不该去听.结果我被骗了却又无可奈何.可如果我沒有听过.也许就根本不会被骗.庄子诚不欺我.”

“你……最近好像知道了什么事.”孟阳龙深深地打量着苍浩:“说來听听.”

“阿芙罗拉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苍浩把那个电话的内容详细叙述了一遍.又对孟阳龙道:“过去.我希望他只是个普通贪污犯.如今证明其实他有非常长远的计划.”

孟阳龙还真不知道这个电话.本來他打算对苍浩的通话进行窃听.但苍浩的手机根本不离身.他找不到机会装窃听器.

当然.苍浩的网络是被监控的.但苍浩跟兄弟们联系全是用暗语.他根本不知道到底说的是什么.

不过.孟阳龙听到这些并沒有表现的特别惊讶.因为苍浩之前就已经做过推测.而阿芙罗拉的电话只是印证了推测而已:“原來他们才是真正的对手.”

苍浩狡狯的一笑:“你既然已经辞职了.还关心这些干嘛.”

孟阳龙反问:“你作为退役的雇佣兵.尚且愿意改变这个世界.我又为什么不可以.”

“对.沒错.”苍浩用力点了点头:“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

孟阳龙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说过.从沒后悔自己卷到这些事情里來.但你不应该辞职.”顿了顿.苍浩很认真的道:“你留下才能做更多的事.”

“说到我辞职这事……”孟阳龙有点疑惑的问:“我跟你说出來的时候.你一点惊讶的表示都沒有.”

“辞职是你的事.又不是我的事.我为什么惊讶.”

“别忘了我可是你唯一的保护伞.”

“我的保护伞是我自己和兄弟们.而不是你.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苍浩的语气略微有点讥讽:“我刚才不是说过吗.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你根本当不了我的保护伞.这是你无可奈何的事.你却偏要去做.”:

“原來你那句名言.在这等着我呢……”孟阳龙哈哈大笑起來.俄顷.老眼有了些泪花:“你说的沒错.其实我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有本事.我根本做不了什么.”

“我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不想说的太难听.所以只能这样说出來.”望了一眼孟阳龙.苍浩意味深长的道:“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我不是说了吗.做一介闲人.不过在此之前……”孟阳龙停顿了一下.随后一字一顿的道:“说出來的事就一定做到.就算做不到.我也要保你安全.”

“怎么保.”

“我……”无奈的苦笑两声.孟阳龙接着又道:“我知道.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离开这里.但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此生就不能再踏足这片土地.所以我希望你再等等.既然我已经辞职了.无论如何他们会给我最后一个面子.不会再追究你什么.”

“可如果他们不给你面子.又该怎么办.”

孟阳龙无语:“这……”

“别看我一天到晚上网.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我知道这个地方至少驻扎了一个连的兵力.但我仍然有办法溜出去.而我的兄弟们只要愿意.同样可以突出重围.并让你负责监视的人付出沉重代价.”摇了摇头.苍浩又道:“我知道.你不愿我这么做.而我一直都在尊重你的意见.既然如此.我再尊重一次.我在这里等三天.如果还沒有人把我放出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就三天……”孟阳龙点点头.瞬间面庞爬上了好几条皱纹:“我知道.自己真的老了.沒有了公职身份.现在只是一介平民.真的做不了什么.我很沒用.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在这里陪你等消息.”

“谢谢你陪我等着.我不知道自己最后能不能平安出去.只不过嘛……”说到这里.苍浩的语气轻松起來:“其实你完全不用这么难过.你需要调整精神状态.就像刚來时候那样.这样才有助于你迎接新的工作.”

孟阳龙不明白:“什么新的工作.”

“根据我对你的了解.还有对你身边事的观察.我打赌他们一定会请你回去的.”苍浩丢过去这句话.便再不出声.只是专心钓鱼.

而孟阳龙也沒问什么.同样开始钓鱼.很快就鱼上钩了:“好大一条.”

几个小时过去.孟阳龙渔获不断.苍浩那边却空空如也.

但苍浩却也不急.只是耐心在那里等着.颇有点姜太公直钩钓天下的风范.反倒显得孟阳龙有些浮躁.

当下波云诡谲.接下來的事.谁也说说不好.两个人各有自己的算盘.或许鱼钩上的鱼就很说明问題.

友谊宫这里不只是领带们开会.招待贵宾的地方.同时还肩负一个秘密职责.就是那些犯了错误的重要人物.再提交司法之前会被关押在这里.

所以.友谊宫有非常周密的防范系统.还有武警驻扎.这些苍浩已经观察到了.

孟阳龙希望苍浩能平安出去.如果不能.只怕这个地方就要血流成河了.

说起來.孟阳龙挂冠而去这事.给高层造成不小的震动.

可高层人物偏偏一个个噤声不语.装作好像什么事都沒发生一样.

至于刘双胜和罗清武那边.感到很庆幸.罗清武甚至告诉刘双胜:“虽然开会的时候闹得不太愉快.不过我们的目的还是达到了.稳赢了这一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