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突发性演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沒错.”刘双胜不无得意的道:“沒有孟阳龙在那碍手碍脚.以后我们可以大展拳脚.好好干一番事业了.”

“天助我也.”罗清武表情淡定.但眸子却透着一股喜意:“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要感谢苍浩给了我足够的理由.让孟阳龙卷铺盖走人.”

其实.罗清武和刘双胜原本的计划是褫夺孟阳龙的部分权力.如果能让孟阳龙下台就更好了.

谁也沒想到.孟阳龙竟然主动辞职了.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就去会议室开会了.今天的会议同样很重要.最高领导虽然沒亲自莅临.不过传來了一条命令.要求在东海方向组织一次海陆空联合演习.因为这次演习是要考察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所以接到命令即刻起就必须开始.

孟阳龙是军中二把手.一把手自然就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者.我们都知道整个最高军事决策机构也只有最高领导自身不是军人.

原则上來说.这种跨军兵种的突然演练必须由孟阳龙组织.既然孟阳龙已经离职.就该交给别人.

最高领导的命令沒有提到孟阳龙离职这事.而是直接指定罗清武负责指挥.刘双胜协助.

这让罗清武非常得意.或许这就是自己的机会.只要表现优异就可以取代原來孟阳龙的位置.

虽然罗清武与孟阳龙军衔一样.但职位不同.罗清武与孟阳龙的级别只差半格.

可也就是这半格.几乎是难以逾越的鸿沟.越过这级别上的半格.就是一个军人可以企及的顶峰.

马上的.罗清武就让参谋制定演习计划.只是半个小时.这个计划就出炉了.工作效率不可谓之不高.

接下來只要按照计划执行就行了.罗清武自信满满.刘双胜也是摩拳擦掌.然而事情却让他们非常震惊.

正常情况下.接到这种命令.陆军快速反应部队应该在两小时内离开营房.

然而.十个小时过去了.预定参演的陆军部队仍然停留在营房.好像根本不知道有演习这事.

罗清武通过内部通信联络该部队主官.得到的答复让他哭笑不得.该主官声称营房着火了.火势特别大.全员忙着救火.

与此同时.部分空军部队的调动也出现问題.很多架参演飞机迟迟沒有起飞.

罗清武再次联络质问空军.这一次倒是沒有得到哭笑不得的答复.因为根本联络不上.

说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反正就是联络不上.罗清武根本不知道空军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等到预定演习时间过去二十小时.所有参演海军部队早就集结完毕.陆空军依然沒有到位.整个演习计划就此彻底被打乱.

罗清武再次试图联络空军方面.这一次终于联系上了.罗清武先是质问失联原因.随后要求无论任何状况必须让参演军机立即转场至演习机场.

空军给出一些非常含糊的借口.不过最后还是同意让战机起飞了.

紧接着.罗清武又联络陆军方面.结果这一次.陆军却又失联了.同样不知道什么原因.

罗清武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空军方面传來消息.刚起飞的战机又落回原驻扎机场.因为漏油了.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各方面接连出状况.罗清武被搞得焦头烂额.演习却还是沒开始.

海军倒是准备十足.但其他军兵种沒到位.他们只有无聊的在海上飘着.

等到三十六个小时过去.最高领导亲自给孟阳龙打來电话.语气非常严厉的质问:“演习为什么不开始.”

沒等罗清武回答.最高领导又道:“兵者.国之利器.关键的时候竟然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你到底怎么搞的.”

罗清武哪里有办法.只好把出状况的那些荒唐理由说了出來.结果又被最高领导一顿训斥:“你们要维护这个国家的安全.如果遇到突发状况.要迅速投入战斗.能投入得投入.不能投入也要投入.这是军人的使命.如果有这样那样的借口.你们可以不投入战斗.那么要你们有什么用.”

罗清武一脑袋白毛汗:“可是……他们根本不服从我指挥.首长你可要介入一下……”

“我为什么介入.”最高领导打断了罗清武的话:“这是你的问題.你是演习最高指挥.而不是我.”

电话挂断了.罗清武无力的坐下來.整个人好像瘫痪了一样.

刘双胜坐在对面.紧张地问:“怎么办.”

“怎么办……”罗清武不住的出冷汗.直到浑身湿透之后.整个人好像突然又有了力气.一下子跳了起來:“咱俩分头行动.直接去见那些部队主官.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些什么.就算骂娘也要让他们马上加入演习.”

很快的.三天时间过去了.

这一天.对苍浩和孟阳龙來说.很重要.

尽管孟阳龙非常热切的盼望着.但沒有任何人传來命令释放苍浩.这个地方好像是被遗忘了一样.

事实上.孟阳龙也根本说不清楚.如果真的要释放苍浩.应该由谁來下令.

苍浩似乎早在预料之中.笑着对孟阳龙道:“今天我再等一夜.到明天凌晨五点.我就执行我的计划了.”

“我还是建议你慎重……”孟阳龙长叹了一口气:“也许.转机出现在第四天、第五天.你应该多点耐心.”

“我是有耐心的.只怕那些人……”苍浩深深一笑:“他们沒有耐心.”

“可是……”

“好了.不说了.”苍浩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先去休息了.”

丢下这句话.苍浩迈步回了自己房间.一路逶迤着脚步.好像还真的很累.

孟阳龙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只好也去了自己的房间.

他还不困.想要喝点茶.就按了一下铃.

正常來说.铃按下去之后.一分钟之内就会有服务人员赶到.

但孟阳龙等了十几分钟.却沒有一个人给他带來热茶.整个建筑静悄悄的.

“怎么回事.”孟阳龙站起身.想要开门出去找友谊宫的管理人员.也就是在门刚打开的同时.孟阳龙发现外面冲过來两个人影.手里全都拿着冲锋枪.

“什么人.”孟阳龙真的老了.他自己从不否认这一点.但反应却丝毫不蛮.用力把门摔上.

这两个黑影已经來近前.正准备冲进房间.房门正撞在其中一个的额头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这里的房门都是实木的.足够结实.这个人身子倒着飞了起來.

孟阳龙顺势关好房门.从里面牢牢地反锁上.

但另外一个人却马上开火了.随着一阵密集的“哒哒”声.房门上现出一个个白点.

紧接着.白点汇聚到了一起.进而又扩散开來形成凸起.

随后.外面的人似乎是踹了一脚.这个凸起马上爆裂开來成了一个窟窿.

枪管从窟窿里伸了进來.孟阳龙可以看到后面还有一双眸子.似乎正在寻找自己.

然而.枪管并沒有喷吐出火焰.反倒是外面穿來一声怪异的响动.片刻后.枪管从窟窿里撤了出去.

一只胳膊伸进來.摸索着找到门锁.想要打开.

孟阳龙抄起台灯.一个箭步冲过去.就要向那个胳膊砸下去.

胳膊的主人觉察到了孟阳龙的动作.马上说了一句:“是我.”

孟阳龙一愣:“苍浩.”

苍浩找到门锁打开.闪身进了房间.手里拎着一支枪:“出事了.”

“我当然知道出事了.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孟阳龙往外面看了一眼.发现走廊上躺着三具尸体.都是苍浩在极短时间内格毙的.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是发觉这里被保卫了.”苍浩正说着.突然一把推开孟阳龙.举枪向窗口开火.

两个身穿黑色紧身服的人.正准备从窗口偷偷闯进來.结果被苍浩的子弹轰烂了胸膛.惨叫着跌落下去.

也就是苍浩这么一开火.外面登时枪声大作.好像周围到处都有在射击.

孟阳龙快步跑到窗前.蹲在窗棂下往外面飞快张望了一眼.这才发现黑暗中到处都是一闪即逝的火光.

那是枪口喷出的火焰.在黑暗之中那么的刺目.是有人正在激烈的交战.

“有人偷袭……”苍浩也张望了一眼:“看來是跟驻守武警打起來了.”

话音刚落.从另外一扇窗子又爬进來两个黑衣人.苍浩马上击毙.弹夹也打空了.

但其他窗子却又闯进黑衣人.苍浩就地一个翻滚.回到之前那几具尸体旁边.飞快捡起一个弹夹换到枪上.

结果.几个黑衣人还沒等站稳脚跟.就已经倒地毙命.

孟阳龙同样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闭着眼睛仔细判断了一下外面的枪声.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

所有的武警宿舍和岗哨都被攻击了.看來对方之前做过调查.获得的情报很详细.准确掌握了武警的布防位置.

夜幕刚刚落下.刚刚忙过一天.正是感觉疲惫的时候.武警必然放松警惕.这是人之常情.

对方有备而來.突然发动袭击.胜算超过五成.

现在的枪声证明.双方都有开火.

孟阳龙觉得.如果不是为了看押苍浩.这些负责警卫的武警可能反应速度还沒这么快.

孟阳龙又观察了一下那些袭击者.每一个都是黑色紧身服.戴着头套.

不过.这些人沒穿战术背心.这也就意味着能够携带的武器很有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