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根本不知道苍浩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药.但他相信苍浩不会害自己.立即把药咽了下去.

至于那些黑衣人.认定己方已经胜券在握.不认为一小片药物会造成什么危害.

苍浩看着孟阳龙的喉头动了一下.确定已经把药吃了下去.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太好了.”

下一秒钟.身边的那个黑衣人就要开枪了.他感到非常得意.苍浩给自己这一边造成这么大损失.最后竟然自投罗网.他认为自己这一方很幸运.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突然一只手劈向黑衣人持枪的手腕.黑衣人卒不及防.枪被劈落一旁.

与此同时.苍浩另一只手把一个玻璃瓶扔在地上.玻璃瓶摔碎之后.某种气体似乎从里面挥发出來.

紧接着.苍浩扼住那个黑衣人的喉咙.另一只手扳住太阳穴用力向另一个方向一扭.随着“咔嚓”一声轻响.黑衣人的颈椎断了.

苍浩动作不停.闪身躲在了黑衣人身后.几乎同一时间.其他黑衣人开火了.

子弹全部落在那个黑衣人的身上.溅起一朵朵血花.那个黑衣人不住的颤抖着身体.

苍浩从身后扼住他的脖颈.拖着他不住缓缓后退.

射击只持续了两秒钟.那些黑衣人纷纷扔掉枪.倒在地上拼命地抓着胸膛.

似乎他们想要呼喊.却又喊不出來.只是片刻功夫.就变成了一具具还带着温热的尸体.

孟阳龙料到玻璃瓶里冒出的是毒气.本來以为自己也要遭殃.却不料什么事都沒有.

苍浩把尸体推到一旁.开始从地上收集武器:“马上回到房间.布置好防线.他们还要再冲上來.”

孟阳龙马上像苍浩一样.尽可能多的收集武器弹药带回房间.现在看起來.也只有这个房间是安全的.易守难攻.

不过.原本只要守好窗口方向就行了.但经过这一番激战.原來那扇门彻底坏掉了.这就多了一个防御方向.

“你负责守住窗口.”苍浩说着.从走廊里拖进來几具尸体.叠放在一起形成胸墙.然后半跪在后面.准备应对新一轮的冲锋.

孟阳龙关掉了房间里所有的灯.接着躲在了沙发后面.向窗外望了一眼.

黑暗处仍然可见点点转瞬即逝的火光.不过枪声倒是减弱了许多.也不知道武警和这帮黑衣人谁占了上风.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孟阳龙深吸了几口气.发现自己的身体沒有异样.只是胸口略有点憋闷.

苍浩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我跟你说过有一样叫氢氟酸的东西.”

“原來这就是氢氟酸.”孟阳龙吓了一大跳:“那么……你和我……”

“我站出來之前已经吃了解药.给你的也是解药.所以咱俩沒事.”

“这个我知道.”孟阳龙黑着脸道:“我是问你.为什么你身上会带着这东西.你要干什么.”

苍浩嘿嘿一笑:“你说呢.”

孟阳龙觉得其实自己多余问这个问題.如果苍浩手下有化学战方面的专家.那么苍浩肯定要准备一些化学武器以便保命.

问題的关键是.表面看起來苍浩是被解除武装了.但苍浩真的想要从这里逃出去.虽然不能只是指望这一罐毒气.但这毒气显然会给看守人员造成很大伤亡.

孟阳龙在软禁苍浩之前进行搜查.根本沒发现这样东西.

这倒也正常.正常來说谁都会注意枪支和匕首.却不会想到一个小小的玻璃瓶竟也是武器.

孟阳龙长叹了一口气:“也就是说.如果今晚沒有这些人的偷袭.明天早晨你就会把这东西用到自己人身上.”

“那倒未必.”苍浩微微笑了笑:“就像你说的.毕竟是自己人.我不愿用这东西对付.我相信自己能离开这.但如果万不得已的话.我用起毒气也不会有顾忌.毕竟我首先要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说得好.”孟阳龙又叹了一口气:“我早就知道.你苍浩能在这里老老实实呆上好几天.其实只是给我孟阳龙一个面子.”

苍浩直接就道:“沒错.”

“想一想真挺可笑的.”孟阳龙目光观察着外面.苦笑两声道:“本來我以为能保住你.沒想到啊.连自己都保不住……”

“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尽力了.”

孟阳龙越想越憋屈:“我真特么啥也不是.”

苍浩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沒错.”

“喂.”孟阳龙回头看着苍浩.一瞪眼睛:“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

“你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大柄在手这么多年.现在突然去职肯定有失落感.”耸耸肩膀.苍浩满不在意的道:“不过.坏事变好事.这倒也是个机会让你加以检讨.一直以來.你专注于对付外界的敌人.其实最大的对手往往就在内部.”

孟阳龙先是一愣.旋即沉重的点了点头:“沒错.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还有就是.你刚刚被免职.今晚就有人來偷袭.这个时机有点耐人寻味.”

“你的意思是说……”孟阳龙试探着问:“自己人干的.”

苍浩笑了笑.沒有回答.

“我在政治上确实有几个对手.如果今晚这是他们干的……”孟阳龙说到这里.额头青筋暴起.双手紧紧攥着枪柄:“我一定让他付出沉重代价.”

“应该如此.”

“话说.不考虑这些人的來头.你分析一下他们是怎么出现的.”

“你注意到了吧.他们穿着黑色紧身衣.沒有战术携行具.那么我推测……”苍浩掏出一根烟想要点上.马上想起这是在战场上.抽烟容易暴露目标.于是又把烟放了回去:“他们有可能是乔装改扮.从不同方向汇合到友谊宫这里.然后突然袭击.这种紧身衣可以穿在任何衣服里面.至于武器也很容易伪装携带.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沒有太多弹药.”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孟阳龙恍然大悟:“他们之前已经侦察过这里.了解了全部情况.今晚如果不是你也在.只怕老夫就要挂了.”

“一般來说.用这种方式进行突击.风险非常大.因为火力不持久.所以只能务求一击必胜.”又耸耸肩膀.苍浩很认真的道:“你还真得感谢我.”

孟阳龙哼了一声:“你倒是一点不谦虚啊.”

两个人说着话的同时.外面的枪声越來越弱.直至完全消失.

孟阳龙向外面看去.黑暗中再无火光.

经过了那么激烈的战斗.突然之间.这个地方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寂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孟阳龙更紧张了.警惕的观察着周围.虽然始终沒有一个敌人冲进來.然而却也看不到援兵.

在这种寂静之中.时间过得特别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孟阳龙低声问了一句:“我们怎么办.”

“想要冲出去.刚才还有机会.但现在不行.”摇了摇头.苍浩说道:“看起來.肯定有一方获得了胜利.如果是对方的话.外面现在肯定有狙击手.我们只要出去就会被爆头.”

“难道在这里死等.”

“不然怎么办.”苍浩反问了一句.又道:“你放心.他们沒有重型武器.炸不掉这座小楼的.否则咱俩早就完蛋了.”

听到苍浩这句话.孟阳龙多少才有些安心.沒再说话.

于是.房间再次陷入寂静.甚至听的到外面的蛙鸣.

即便是这样一场战斗.依然沒有打扰到青蛙们的生活.这让孟阳龙突然有点羡慕这些两栖动物.它们活得比人自由.而做人活得太危险.

孟阳龙的眼睛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再次抬头向外面看去.只见外面静悄悄的一片.

远处其他小楼依旧灯火通明.只是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

附近看不到一个人影.也不知道人都去哪里了.地上散落着一些黑乎乎的物体.孟阳龙仔细看了一番才分辨出是尸体.

但到底是哪一方的尸体却又辩不出來.孟阳龙不住的摇头.只有和苍浩继续在这里等待.

有那么一刹那.孟阳龙下定决心.只要自己能或者离开这里.一定亲手枪毙了罗清武和刘双胜.

不过.他很快又冷静下來.如果今晚这次袭击真的跟这两个人有关.收拾他们根本不用自己动手.

突然.外面再次传來枪声.而且非常密集.近在咫尺.

就在这栋小楼的外面.枪声很快靠近.听起來已经到了走廊里面.

片刻之后.枪声停息下去.很多人快步向房间这边冲过來.

他们似乎根本不屑于掩盖自己的脚步声.发出沉重的“哗哗”声.转眼來到门外.

苍浩站起來.闪身躲到了门侧.紧接着.在黑暗中可以看到.两个人迈过那道尸体垒成的胸墙进了房间.

苍浩举起枪托砸了下去.正中其中一个的后脑勺.那个人一声不吭倒在地上.

另一个人转过身要对付苍浩.苍浩一拳打落他手中的枪.另一只手额住他的喉咙.就像对付刚才那些黑衣人一样.闪身躲到了后面.

马上的.更多人冲进來.高喊:“举起手來.”

孟阳龙发现冲进來的这些人全都穿着橄榄绿色的制服.马上喊了一声:“自己人.都别开火.”

随后.孟阳龙打开开关.一时间房间里面灯火通明.

孟阳龙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冲进來的这些全是武警.

不过苍浩却沒有停手.放开那个人的喉咙.转而抓住胳膊.突然转过身去.一个过肩摔给撂倒在地.而这个人也是一个武警.

其他武警火了.纷纷上來要抓苍浩:“你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