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老子还不走了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没有动手,而是溜到了孟阳龙身后,从肩膀上探出来脑袋,得意洋洋的看着武警们。(www.ziyouge.com)

这一次,苍浩倒是没说话,可这表情分明就是:“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来我咬我啊!”

“都住手!”孟阳龙怒道:“外人来偷袭不能及时阻击,造成这么大损失,自己人内讧倒是挺有精神!”

听到这话,武警们纷纷把头低了下去,苍浩倒也没再挑衅,只是低声对孟阳龙说了一句:“看来咱们的人已经控制战场了。”

这边苍浩话音刚落,外面快步跑进一个武警,警衔比在场的其他武警都高,来到孟阳龙面前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所有歹徒全部击毙,对不起,我们没及时赶到,让首长受惊了。”

“没什么。”孟阳龙摆摆手:“马上打扫战场。”

“打扫战场” 的主要目的是弄清双方的伤亡情况,搜索参与敌人,当然也包括卫生方面的清理。

结果表明,武装分子被击毙四十二人,而至少有三分之二是苍浩和孟阳龙击毙的。

根据种种迹象显示,苍浩的猜测是对的,这些人乔装改扮从不同方向汇合过来,突然就对武警宿舍和岗哨发动了攻击。

差一点,孟阳龙就要殒命,可让武警警官吓坏了,跑前跑后忙来忙去,汗流浃背。

他不时向孟阳龙汇报最近情况,孟阳龙倒是很淡定:“不用紧张,你们已经尽力了,我知道。”顿了顿,孟阳龙又道:“敌人突然发动袭击,又是在一座繁华都市里,这个是万难防范的。不过,对我们的快速反应能力也做出了考验,以后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加强的地方。”

孟阳龙似乎不怎么在意,武警警官却还是不敢稍加懈怠,首长们的话真中带假,假中有真,端的是很有智慧,这个警官哪里知道孟阳龙是否真的不怪罪自己。

接下来,武警警官吩咐友谊宫的工作人员马上行动起来,重新布置了苍浩的住处。

他们倒是神速,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基本恢复了原状。

所有尸体和血迹都不见了,除了玻璃还有破损之外,一切看起来就跟战前一样。

为首长服务,苍浩做梦都没想到他们的工作效率竟然这么高,这要不是跟孟阳龙住一起,只怕今晚自己就得打地铺了。

“首长放心,我们已经加了双岗,严格戒备……”武警警官一边擦额头上的冷汗,一边报告道:“我保证犯罪分子不会再打进来!”

这个时候,又一个武警跑进来,先是给孟阳龙敬礼,接着又给武警警官敬了一个礼,这才道:“地方上的警察来了。”

这场战斗已经惊动了警察,不过他们不能直接进入友谊宫,被武警挡在了外面。

孟阳龙点点头:“这件事确实应该跟警方沟通一下。”

武警警官傻傻的问了一句:“首长你看……该怎么沟通?”

“你去跟他们打交道吧。”孟阳龙说着,打了一个哈欠:“我累了,要休息了,别打扰我了。”

“是!”武警警官一个立正,马上冲着其他人摆摆手。

只是一转眼工夫,房间里的所有武警和工作人员全都撤了下去,只剩下的苍浩和孟阳龙。

刚才,孟阳龙一直没跟苍浩说话,直到这会才问了苍浩一句:“说说你的战后总结。”

孟阳龙的态度很认真,竟然用了“战后总结”这样严肃的措辞,看来还真是把苍浩当成自己的属下了。

苍浩倒也不在意,直接就道:“总的来说,武警的表现远超我的预期,反应及时快速。如果不是他们及时赶过来,咱们两个能不能冲出去,还真不好说。”

“你这么说,倒让我很高兴。”孟阳龙点点头,又有点遗憾的道:“只可惜啊,当时大家之间没有联络,否则完全可以互相配合,内外夹击这些犯罪分子。结果,武警刚进来增援,还差点发生误会,让你跟他们打了起来。”

苍浩面无表情的道:“其实我知道进来的是武警!”

孟阳龙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那些武装分子穿着软底鞋,因为不想暴露位置,所以走路尽量避免发出声音。”苍浩耸耸肩膀,理所当然的道:“武警冲进来的时候,脚步声不仅很大,还很整齐,跟那些武装分子完全不一样。”

“那就不对了,既然你知道是武警进来,怎么还跟他们打?”

“出口气呗!”

孟阳龙更加不解:“你刚才不是说他们表现的非常好吗?”

“我出气又不是因为这事。”苍浩理所当然的道:“我这段时间被软禁,就是这些武警,二十四小时盯着我在干嘛。我迈出门口半步,他们都要喊上一嗓子,让我马上回去。”

负责监视苍浩的确实都是武警,有便衣也有军装,孟阳龙听到这话无奈的笑了:“你小子啊……”

“还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了。”孟阳龙轻轻摆摆手:“你走吧。”

这一次轮到苍浩不解了:“让我去哪?”

“这几天,把你软禁在这,委屈你了。”孟阳龙深深的一笑:“现在你可以走了!”

“你……这是要把我放了?”

“我本希望这三天,高层能有一个人,不管是谁吧,能下令把你放了。不过我没等来这个命令……”孟阳龙苦笑了几声:“所以,我还是直接把你放了吧,否则明天早晨你自己也会走!”

“如果你没辞职,放了我是你的权力,但你现在辞职了……”苍浩打量着孟阳龙,缓缓说道:“放了我可能会给你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你也说了,仅只是可能,也可能什么事都没有呢。”

“仅只是一种可能,也需要考虑到,如果有人追究你的责任呢?”

“那就让我来负这个责任吧,抓你的时候,我就决定一定保你平安。当然,我可以妥协让步,但我做不到,还是想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孟阳龙又是苦笑几声,再次轻轻摆了摆手:“走吧。”

“真就让我这么走?”

“不然怎么走?让我给你发点盘缠?”孟阳龙乜斜眼看着苍浩:“我告诉你,现在我多少还有点影响力,能把你放走。等我这点影响力都没了,你会落个什么下场,我是半点发言权都没有。”

“你让我走,倒是对得起我了,可反过来说,我对得起你吗?”没等孟阳龙回答,苍浩又道:“应该让我走的时候,你不让我走,现在却是个不该走的时候!”

孟阳龙一怔:“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苍浩躺在沙发上,双手枕在头下:“老子还不走了呢!”

“你真要留下来?”

“对啊。”苍浩乜斜了孟阳龙一眼:“不管接下来出了什么事,咱们一起对付!”

“可你要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怎么样,但你可就不好说了!”

“我说了,你要对得起我,我也要对得起你,不能让你自己承担责任。”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虽然咱们两个的待遇肯定不一样,但事情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能临阵当逃兵!”

“你不怕?”

“你决定软禁我的时候都没怕,到了这个时候我反而怕了?”嘿嘿一笑,苍浩满不在乎的道:“我说过,咱俩还得并肩作战!”

“是啊。”孟阳龙长呼了一口气:“并肩作战……但这一次我们面对的战场,和刚才可是不一样!”

“我懂。”苍浩打了一个哈欠:“困了,睡吧……”

很多时候,孟阳龙不得不佩服苍浩,不管出了多大的事,该吃吃,该睡睡,绝不耽误。

孟阳龙起身,准备回到自己房间,苍浩那边却已经传来了鼾声。

“这心真大啊。”孟阳龙感到,空气中似乎隐隐还有一股血腥味。摇了摇头,他随手拿起一条毯子,盖在了苍浩的身上。

第二天早晨,孟阳龙起床后,想去院子里打太极,这是他的生活习惯。

然而,外面站着一排武警,往周围一看,到处都是武警在巡逻。

远远地,孟阳龙还可以看到,友谊宫外面停靠着许多警车,看来地方上的警察也在附近巡逻。

这些武警见到孟阳龙就敬礼,倒是也不打扰孟阳龙,只是不管孟阳龙做什么,总有两个武警紧紧跟在身后。

孟阳龙自感无趣,也就回了小楼里,而苍浩已经起床了。

“吃饭吧……”苍浩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我已经要了早饭了,有虎皮肘子、佛跳墙、海参……”

孟阳龙问了一句:“一大早晨你能吃得下这些油腻的东西?”

苍浩很认真的点点头:“能啊。”

“那你吃的也太奢侈了……”孟阳龙眼珠转了转:“等等,你在这的几天,都这么吃饭?”

“当然了。”苍浩理所当然的道:“过去杀头之前还要吃顿饺子呢,我这前途未卜的,吃点好的抚慰一下脆弱的心灵,有什么不应该的?”

“你这哪是被软禁,简直就是吃大户!”孟阳龙吩咐过,不管苍浩有什么要求,全都尽量满足,却没想到苍浩还真不客气。

“吃大户又怎么样?”苍浩嘿嘿一笑:“告诉你,要是老子想奢侈点,没准还叫两个小姐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