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领冷冷一笑:“之前,正是因为我没来,才搞的一塌糊涂。”

手下干笑两声,没敢再说话。

“更重要的是,局面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不出面也不行了……”首领长感慨的呼了一口气:“有些事情,真是做梦都想不到,现实比梦境更精彩!”

再说苍浩这一边,就这样恢复了自由,回公司上班了。

虽然说,这些日子一直跟公司保持联系,但考虑到之前《不诚勿扰》上的表现,苍浩估计自己回公司之后一定会受到一番热情欢迎。

甚至苍浩开始设想,大家会用什么样的马屁来拍自己,文小海会如何露骨直白,刘亚南会如何婉转含蓄。

然而,苍浩真的进了公司之后,大家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一如平日苍浩来上班的样子。

只有前台的初晴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苍总你在节目上表现的太棒了!”

这让苍浩很讶异,按说那次节目完全可以成为舆论焦点,怎么竟然无声无息了呢。

很快的,苍浩才明白怎么回事,因为新的舆论焦点又出来了,眼下大家都在忙着讨论房祖铭吸毒那事。

有人翻出了房祖铭他爹程龙当年说的一段话,说其父亲曾经教导他不吸毒、不赌博、不加入黑社会,他也这样教导儿子。

苍浩进办公室的时候,吕嘉琦正在程龙微博下评论:“可惜你爹没教导你不许玩女人!”

别说,这一次,苍浩和吕嘉琦还真想到一块去了,张嘴就说了一句:“敢玩你得敢认账,放着亲生女儿十几年不闻不问,这跟禽兽没什么两样了!”

“呀?苍总?”吕嘉琦回头一看是苍浩,吓了一大跳:“苍总啊,你是敢玩敢认账的,对吧?”

苍浩脸色一怔:“那当然……不对,你胡说什么呢,我玩什么了?!”

“苍总啊,你那天在《不诚勿扰》上的表现,我们可都看到了……”吕嘉琦干笑两声:“你还真是有情有义!”

“真的吗?”终于有人提到那期节目了,苍浩眼睛一亮:“这么说我的表现很好了?”

吕嘉琦干笑两声:“其实你的表现就是个渣男!”

“你说什么?”苍浩火了:“你刚才不是还说我有情有义吗?

“虽然说我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吧……”吕嘉琦轻叹了一口气,又道:“凡是不舍得为女人花钱的男人都是渣男,这是如今这个社会的价值取向!”

苍浩听到这话就火大,差一点要把微博页面调出来,给吕嘉琦看一下自己的求艹团。

不过想到求艹团里面很多是男人,苍浩又只能把这口气咽下去。

熟料,吕嘉琦对网上的那些事,掌握的比苍浩更清楚,主动就说了出来:“不过啊,苍总,你的这种观点很符合当下男人的心理,你没看网上有很多男人求你艹吗?”

这种话让苍浩说出来都有点脸红,可吕嘉琦竟然毫无忌惮,继续评论了一下求艹团,只听满耳“操”字在办公室飞来飞去,引得同事们把目光纷纷投过来。

最后,苍浩实在没有办法,长叹了一口气告诉大家:“她脑残!”

求艹团还在继续闹腾,搞得苍浩都不敢在认证微博上说话,不过《不诚勿扰》那个节目上的事又有了后续。

苍浩在现场被军人带走,引得网上议论纷纷,广厦警方的官方微博@平安广厦 发布了一条消息,大意是说,苍浩是一起涉及国家安全案件的目击证人,因而被带去协助调查,本人并非罪犯,现已回家。

毫无疑问,这条信息是孟阳龙授意发布的,目的是还苍浩一个清白。

大家都知道,如今这年头有一种现象,不管官方说什么,大家都要反过来理解。

结果,@平安广厦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反而让很多人认定,苍浩本人就是罪犯。

苍浩也懒得理会网上言论了,只要真实身份不被曝光就好,自己实在难以堵住悠悠众口。

上午工作结束后,苍浩不想去食堂,准备到外面吃饭。

刚来到大堂,正碰见井悦然,这位职场OL依然是一身职业套装,只是今天腿上的这双丝袜有点特别。

豹纹丝袜,极为性感,充分衬托出了井悦然一双靓腿。

金色漆皮高跟鞋,职业装又是黄色的,跟丝|袜的颜色倒是很搭。

苍浩看在眼里,随口说了一句:“井总今天穿的漂亮啊,远看跟奥斯卡小金人似的!”

井悦然冷冷的来了一句:“有鉴于我们已经分手,因此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我不想再跟你说什么。”

苍浩非常尴尬的点点头:“哦。”

整个大堂,除了苍浩和井悦然之外,就只有初晴了。

初晴发觉井悦然心情不美丽,再加上人家说的还是私事,于是一猫腰躲在了桌子后面,她可不敢触井悦然的霉头。

不过,井悦然却注意到了初晴,说话偏偏提高了嗓门,故意给初晴听:“如果你对我还有什么话,我希望你一次性全说出来,以后不要再找机会搭讪,我没精力应付你,懂吗?”

“我……这……好吧,其实我有一个问题……”

井悦然看了一下时间:“说吧!”

苍浩叹了一口气,很认真的问:“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有病吧你!”井悦然翻了翻白眼,转身就要离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一个人,是穿着便装的廖家珺。

廖家珺作为刑警,经常要穿便装,今天就是一条牛仔裤和白色衬衫,很简单,却又不失靓丽活泼。

只是,苍浩觉得廖家珺还是穿警服更好看,尤其胸前那两块肉在制服的包裹下,实在是太诱人了。

“苍总啊……”廖家珺笑着走了过来:“有些日子没见了,如今你可是网络名人啊。”

“你别挖苦我了……”苍浩一边寻思着求艹团里有没有廖家珺的马甲,一边随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在附近办案,正好路过你这里,过来看看。”

“哦。”苍浩觉得自己跟这朵巨胸警花还真挺有缘,要是廖家珺早路过这里一天都见不到自己,因为自己正被软禁呢:“既然来了,一起吃个便饭吧。”

廖家珺马上答应了:“好啊。”

本来井悦然要走了,听到这话,突然转回身来,非常亲热的挽住了苍浩的胳膊:“亲爱的,你刚才说咱们去哪吃午饭?”

苍浩愣住了:“我……跟你吃午饭?”

“是啊……”井悦然根本无视廖家珺,手指慢慢划过苍浩的胸口:“我想吃石斑鱼火锅……”

廖家珺倒是很坦然:“既然你有约了,那我回去了,改天联系。”

廖家珺转身就要离开,也就是与此同时,井悦然脸色一变,立即离开了苍浩。

苍浩很认真的问了一句:“哪有石斑鱼火锅?”

“我看你像石斑鱼!”井悦然翻了翻白眼:“别跟我说话,烦着呢!”

丢下这句话,井悦然转身离去,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好听的踏踏声,两条包裹在豹纹丝袜里的美腿交错前行,渐渐消失在苍浩的视野里。

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出公司,刚好廖家珺没走远,于是追了上去:“一起吃饭吧。”

“咦?”廖家珺不太明白:“你不是有约了吗?”

“我俩吃不到一起去……”苍浩想起刚才井悦然的话,苦笑两声:“你知道我吗,我是东北人……”

“我知道你祖籍东北,怎么了?”

“从小到大,东北的孩子想要买什么,自己长得就像什么。比如说跟老爸说,我想吃冰激凌,老爸通常会来一句‘我看你像的像冰激凌’。跟老妈说,我想买辆玩具火车,老妈通常会来一句‘我看你长得像火车’……”耸耸肩膀,苍浩有点无奈的道:“刚才我重温了童年的感觉!”

廖家珺还是不明白苍浩到底要表达什么,不过料想到了是苍浩跟井悦然有了矛盾,所以也没细问,只是笑着道:“附近开了一家山东菜馆不错,我请你,去尝尝!”

就这样,两个人去了山东菜馆,刚刚坐定,没有任何铺垫,直接进入正题。

廖家珺直接就问:“你的事情了结了?”

“什么事?”

“到了我这个级别呢,高层的一些动向,还是能掌握到的。”笑了笑,廖家珺有点无奈的道:“ 幸好你平安归来!”

“谢谢关心。”苍浩早知道,廖家珺来找自己,绝对不会只是简单的吃饭:“对了,你最近怎么样?”

“还是那样,忙着各种案子……”廖家珺说到这里,眉头拧了起来:“红魔集团……真的就像是消失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找不到。你知道吗,最近广厦的涉毒案都少了许多,我真希望这个组织就此人间蒸发。”

“怕的是他们卷土重来。”摇了摇头,苍浩问了一句:“你不会只忙红魔一个案子吧?”

“当然不,你我都知道,如今广厦事实上就是不设防城市,要因各种敌对势力进来然后围歼。”轻叹了一声,廖家珺神色尽显疲惫:“这样一来,我们刑事侦查局还多了一样职能,就是反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