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杀你只因为你太帅/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估计,让刑事侦查局承担部分反恐职能,更多的也是在情报层面,而不是具体行动。

至少在契卡这个案子上,自始至终,真正上阵的不是武警就是军队,刑事侦查局只有围观的份。

不过,也正因为承担情报工作,廖家珺很快就说出了一件让苍浩很感兴趣的事:“最近,其他方面倒是没什么动向,不过机场倒是出了一件怪事。”

苍浩颇有兴趣:“说来听听。”

“有一架航班,上面很多怪人,全都穿着黑西装,不苟言笑的坐在那。一个个跟木偶似的,连动作都很统一……”顿了顿,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那是一架从莫斯科飞来的航班。”

“哦?”苍浩更有兴趣了:“还有其他线索吗?”

“我们在机场码头和各个交通关口都部署了人员,密切监视可疑人物,这些人就很可疑。不过嘛,也就仅此而已了,这些人的身份证件没有问题,入关的手续也完全合法。此外,他们没有做出任何举动,下了飞机之后就不知去向……”顿了顿,廖家珺补充了一句:“我正在让人查。”

“没必要。”

“为什么?”廖家珺对这话很费解:“这些人毕竟形迹可疑,也许就能发现契卡的线索,难道不应该查下去?”

“他们的这种做法,摆明了就是为了吸引眼球,故意让你们注意的。”

廖家珺一愣:“对啊……”

“我估计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故意分散你们的注意力,掩护同伙;至于第二种可能吗,就是他们故意想让你们找到他们。”苍浩耸耸肩膀说道:“无论是哪种可能,你查下去都没有任何意义。”

“有道理。”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果是前一种可能,我更应该注意其他方面是不是有可疑人物;如果是第二种可能吗,我们偏不去找他们,没准他们会主动找到我们头上,我们又何必浪费人力物力去做一件必然有结果的事呢。”

“没错。”苍浩嘉许的点点头:“你越来越聪明了。”

“说的我过去好像不够聪明似的!”

苍浩的目光在廖家珺胸口流连:“你过去主要发育另一个地方了。”

怔了一下,廖家珺才明白苍浩的意思,登时脸色一红:“你……你胡乱看什么呢,信不信我挖出你的眼睛!”

苍浩满不在乎的一笑:“你最近变了!”

廖家珺一怔:“怎么变了?”

“变得成熟了,当然我是说性格,至于身材嘛,早就熟透了。”苍浩说着,又是耸耸肩膀:“我一度有点不太认识你了,直到你刚才这句话,才恢复了过去的本色!”

“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廖家珺脸色更红:“现在说正事呢,我想把那帮黑衣人的情况通报国家安全部门,我觉得他们那边应该能有更详细的信息。”

苍浩点了一下头:“这个可以有。”

两个人又谈了一些话题,匆匆吃过午饭,就离开了饭店。

大家都很忙,没有太多时间闲聊,廖家珺临走前丢过来一句:“保持联络。”

苍浩听到这话,倒是心中一动,因为廖家珺的语气有点怪怪的。

过去,廖家珺从没对苍浩说过类似的话,虽然这话可以理解为廖家珺想从苍浩这里了解更多的情报,可另一方面又表现得好像很希望听到苍浩的声音。

苍浩还没想好怎么回复,从旁边走过去一个男人,廖家珺的目光立即被吸引了:“好帅啊!”

这是一个白种男人,穿着牛仔裤和T恤,斜挎着一个包,打扮得轻松惬意。

苍浩看了一眼,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很帅。

廖家珺从不是色|女,她观察一个人,首先是确定这个人有没有犯罪嫌疑,同时会仔细观察这个人的身材相貌特征,确定是否曾在通缉令上见过。

当然,这是一种职业病,但她从不会在意这个人是否够帅。

能让廖家珺有这样的评价,不知道怎么回事,苍浩的心头泛起一种酸酸的感觉。

也就是留下这句评价,廖家珺就告辞了,去停车场提车。

苍浩看看四下没人注意,冷冷一笑,尾随上了那个白种男人。

白种男人似乎没注意到苍浩,信马由缰的走出一短路,突然往旁边一拐,走入一条小巷。

苍浩立即跟了上去,加快脚步,不断拉近跟这个男人的距离。

直到这个时候,白种男人似乎终于有所觉察,猛然停住脚步,转回身来看着苍浩:“你要干什么?”

开口是纯正的华夏普通话,如果不看那张高额深目的面孔,根本难以觉察到这是一个白种人。

“不干什么。”苍浩嘿嘿一笑,右手突然从腰间抽出金手枪,直接瞄准了白种男人:“你敢动一下,我就给你做个开颅手术。”

白种男人似乎有点惊讶,不过转瞬即逝,微微一笑:“开枪之前,你要搞清状况……”

话音刚落,苍浩发觉身后恶风不善,回头一看,发现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快步走了过来。

这两个壮汉相貌凶恶,身高将近一米九,长得虎背熊腰,身上带着白种人特有的浓厚汗味。

还没等来到近前,两个壮汉齐齐从腰间抽出手枪,瞄准了苍浩。

“你看,如果你对我开枪,自己也会被打成筛子。”这位帅气的白种男人略微有点得意:“你处于劣势!”

“错了!”苍浩一笑,左手猛地抽出另一支金手枪,瞄准了其中一个壮汉:“我这人做事喜欢留一手!”

壮汉没料到苍浩还有一支枪,齐齐的一怔,随后看向那个帅气的白种男人。

白种男人似乎略有点惊讶:“看起来你又占据优势了。”

“如果大家一起开枪,我在被打死之前,可以干掉你们两个人。”苍浩耸耸肩膀:“一比二,我赢了……”

白种男人轻叹了一口气:“可你也死了,不是吗?”

“没错!”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我们当雇佣兵的从来都不怕死,怕死也活不得到今天!”

白种男人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你是雇佣兵?”点了点头,白种男人又道:“这是一个以命相搏的行业”

“所以你不要怀疑我有决心跟你们同归于尽。”

“我不怀疑你的决心。”轻叹了一口气,白种男人嘉许的道:“你这个雇佣兵没有让我失望……我今天是故意出现在你面前的,就是想试探一下你是否会发觉我很可疑,结果你还真注意到了。”

“你错了。”

白种男人一愣:“我怎么错了?”

“杀你只因为你太帅。”苍浩说着,打开了金手枪的保险:“我讨厌一切长得比我帅的男人。”

“是这样啊……”白种男人无奈的笑了笑:“这个理由挺奇特的,我还以为,你注意到我身上带着武器呢。”

这一次轮到苍浩发愣了:“你身上带着武器?”

这边苍浩话音刚落,白种男人突然从腋下抽出一把手枪,速度当真快如闪电,连苍浩都没看清动作。

不过,苍浩的动作同样很快,右手用金手枪的枪柄砸向白种男人持枪的手腕。

白种男人没来得及躲闪,正被砸中,不由的痛哼了一声,差点撒手掉落自己的枪。

一个壮汉冲上来要帮白种男人,苍浩抬脚射向小腹,这个壮汉惨叫了一声,偌大的身躯竟然硬生生被这一脚踢到。

另一个壮汉伸手要夺苍浩左手的枪,苍浩把手腕一沉,紧接着把枪口向上一顶,正顶在壮汉的下巴上。

随即,苍浩打开了这支枪的保险,壮汉立即不敢动了,只能傻傻的看着白种男人。

同一时间,白种男人没有迟疑,另一只手化掌劈向苍浩的脖颈。

苍浩只是一侧头,就躲开了白种男人的这一掌,紧接着把金手枪一挥,正砸在白种男人的太阳穴上。

白种男人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竟然硬撑着没有晕倒,举枪又要瞄准苍浩。

他的手腕依然酸疼无比,只能勉强把枪拿稳,却不防苍浩再次把枪托砸在手腕上。

这一下,白种男人没再能握紧枪,撒手掉落,而苍浩趁机把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

这只是一瞬间,苍浩同时对付两个敌人,颇有点左右手互博的本事。

同样就是这么一瞬间,苍浩稳稳占据了上风,对方三个人对苍浩无可奈何。

“厉害!”白种男人无奈的一笑:“名不虚传!”

“你好像听说过我?”

白种男人没有回答:“我还是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注意到我很可疑,这个很重要。”

“话说,就算我注意到你很可疑,你身上有武器,又怎么样?”苍浩似笑非笑的道:“关我屁事!”

“因为我知道你事实上为华夏国家安全部门工作。”白种男人故作神秘的一笑:“你我都知道,契卡在华夏兴风作浪,你应该会下意识的注意身边任何形迹可疑的白种人!”

苍浩微微一挑眉头:“你知道契卡?”

“我知道很多事,其中有些,可能是你都不知道的。”白种男人轻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可以收起枪,好好跟我谈一谈?”

白种男人说罢,挑衅似的看着苍浩,似乎想知道苍浩有没有这个勇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