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女朋友都不如娃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问题。”苍浩坦然收起了金手枪,只是上下打量着白种男人,却不去看那两个壮汉,似乎根本不担心那两个壮汉从背后偷袭。

而那两个壮汉还真没偷袭,互相搀扶着站起来,目光落在白种男人身上,像是在等待下一步指令。

白种男人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告诉苍浩:“我说过,今天我是故意出现在你面前,我想试探你是否能觉察到我很可疑。而我之所以这么做吗……是因为我对华夏国家安全部门很失望。”

苍浩有点好奇:“为什么这么说?”

“我带着手下,穿着统一服装,乘坐同一架航班从莫斯科飞过来,我本来以为肯定会被国家安全部门注意到……”呵呵笑了笑,白种男人略有点鄙夷的道:“不过,好几天过去了,甚至都没个警察找上我。”

“哦。”苍浩点点头:“原来那架航班上的僵尸就是你们啊。”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你真的以为华夏安全部门那么无能?”苍浩冷冷一笑:“之所没去调查你们,是因为我已经料到了,你们肯定主动找到我们头上!”

“你这么肯定?”

苍浩反问:“你们这么高调,不就是因为了引起我们注意吗?”

“没错。”白种男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好吧,我必须承认,无论你本人,抑或华夏国家安全部门,都没有让我失望。”

“说了这么多废话,你还没自我介绍呢。”苍浩微微一挑眉头:“你是哪位?”

“谢尔琴科。”白种男人伸过手来,非常优雅的跟苍浩握了一下手:“很高兴认识你。”

“听名字你是俄国人?”

“没错。”谢尔琴科说着,冲着那两个壮汉点了一下头,那两个壮汉立即收起枪退到一旁。

“那么,你又是什么来头,总不会是契卡吧……”没等谢尔琴科回答,苍浩摇了摇头:“我多余这么问,因为契卡肯定已经完蛋了,这个组织可以划上一个句号。”

“你的这个判断跟我非常接近。”谢尔琴科微微点了一下头:“虽然你我素未谋面,但我对你可是久仰,今天见面果然没让我失望。”

“你已经不止一次说到‘失望’这个词了,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近期没有受到严重挫折,是不会把这个词挂在嘴边的。”

“没错。”谢尔琴科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又道:“今天我见你,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让你知道我到了,也是想看看传说中的你实际是什么样子。不过,我眼下还有点事,没有太多时间和你聊。三天以后,多林寺附近的蓝调咖啡馆,不见不散。”

“你就这样走?”

谢尔琴科反问:“你没有耐心等我三天?”

“我非常感兴趣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苍浩说着,捏了一下拳头:“或者我们换一个方式,我把你扣留下来,打到你开口为止!”

“固然你战斗力很强大,但你应该知道武力从来不是唯一解决之道,让我主动把所有事情告诉你不是更好?”谢尔琴科似笑非笑看着苍浩:“难道你真的连三天耐心都没有?”

苍浩深深打量着谢尔琴科,良久之后突然笑了:“好!等你三天!”

“那就三天后见了!”

苍浩满不在意的点点头:“再见。”

谢尔琴科正准备转身离开,刚走了没几步,回过头来又说了一句:“这三天时间里,你可以调查我,不过我可以保证你无法发现任何线索。”

“真的?”

“无论你们的国家安全局,联邦安全局,还是国际刑警组织,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说出我是谁。”谢尔琴科得意地笑了笑:“除非我主动告诉你!”

“好吧,你很神秘,很低调,我对你也很有兴趣呀……”苍浩看了一下手表,不耐烦的道:“下午上班时间要到了,我得回去工作了,不能继续陪你扯淡。”

“再见。”这一次,谢尔琴科没有停步,带着两个壮汉快步离开。

尽管苍浩表面上满不在乎,事实上还真对谢尔琴科这个人产生了兴趣。

一个任何地方都无法提供详细资料的神秘男人,突然出现在广厦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是敌是友。

回到公司,苍浩直接给廖家珺打去电话,廖家珺接到电话有点意外:“不是刚见过面吗……难道出事了?”

“想你了呗。”

“你……别……胡说。”廖家珺的语气变得非常不自然:“你都有女朋友了。”

苍浩张嘴就是一句:“我那个女朋友都不如个充气娃娃。”

廖家珺急忙道:“别说你们两个的事,我不想听……”

“好吧,那就说点正事……”苍浩语气一变:“你能不能接入国际刑警组织数据库?”

“能啊。”廖家珺疑惑的问:“你要干什么?”

“帮我查一个人。”

“动用国际刑警组织数据库查一个人?”廖家珺的语气变得有些兴奋:“什么人?国际恐怖组织吗?是不是契卡?”

“我现在也说不清楚,总之你先帮我查吧。”

“到底是什么人?”廖家珺不依不饶,非要让苍浩回答自己。

苍浩有些头疼,不过另一方面,倒多少也能理解。

廖家珺一直向往刺激热血的生活,打击契卡,她没能做什么,估计一直遗憾在心。

以苍浩对廖家珺品性的揣摩,这丫头绝不会放过今后任何参战的机会,但苍浩还真就不能把事情告诉廖家珺。

很简单,这件事情太危险,一不留神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相比之下,廖家珺去抓捕毒贩和杀人犯还要安全些。

“你先查吧……”苍浩打了个哈哈:“能查出来,我就告诉你。”

“好。”廖家珺马上道:“叫什么名?”

“谢尔琴科。”

“俄国人?还有呢?”

“没了,就知道这么多……”苍浩大致描述了一下谢尔琴科的体貌特征,告诉廖家珺:“你在数据库不管检索到什么,全都告诉我。”

“好。”廖家珺马上答应了:“十分钟之后,我把电话给你打过去。”

苍浩原本以为,就算廖家珺查不到那个“谢尔琴科”到底是谁,至少能在数据库里找到一些线索。

然而,十分钟后,廖家珺把电话回过来的时候,语气却是相当无奈:“一无所获。”

“哦?”

“谢尔琴科,我用中文、英文、俄文,甚至还有法文,试图拼写出这个名字,然而在数据库里什么都没检索到。”摇了摇头,廖家珺告诉苍浩:“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苍浩笑了笑:“还挺神秘。”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查这个人?”

“其实也没什么。”苍浩顺口扯了个谎:“就是偶然听到过契卡提起这个人,怀疑可能是契卡重要人物,所以查一下。”

“契卡仅仅是提起?”廖家珺马上猜测道:“如果只是提起,没有正面或者负面的评价,那么这个人可能不属于契卡,或许是联邦安全局也说不定,或者是国际刑警,又或者是其他国家的情报机关。”

廖家珺是有很强推理能力的,不过不只是从工作中来,而是看多了侦探小说。

有些时候,小说很有用,苍浩觉得至少廖家珺的这句话很有道理:“谢谢你提醒。”

“既然这样的话,我建议你跟国家安全部门联系,或许他们那边有更详细的线索。”

挂断廖家珺的电话之后,苍浩急忙给孟阳龙打去电话,然而孟阳龙那边却联系不上。

孟阳龙复职之后,第一项工作就是重新组织演习。

虽然这场演习本是高层为孟阳龙刻意安排,但公告已经发出去了,各方面资源都已经调动起来,假戏就只能真做。

否则,内部矛盾会暴露在外界面前,而这是相当危险的。

估计孟阳龙这会正在演习场上,不可能对外保持通讯畅通,苍浩只能放弃了。

叹了一口气,苍浩转念一想,如果谢尔琴科真的是联邦安全局的人,那么维金柯肯定会知道。

于是,苍浩又把电话给维金柯打了过去,维金柯接起来之后非常紧张:“那个……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你能答应吗?”

“什么?”

“以后我们能不能确定用某种方式,在固定时间段内联系?”维金柯小心翼翼的道:“你说打电话就打过来,这样我很容易暴露啊,你知不知道我这才刚刚跟联邦安全局的人开过会。”

苍浩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哦。”

“可能你会感觉很麻烦,但情报工作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不留神就可能暴露真实身份。你知不知道,虽然我每天都检查手机,可我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联邦安全局趁我不注意在里面安装了窃听器,而我还没来得及重新检查一遍……”长叹了一口气,维金柯胆战心惊的道:“如果我的身份暴露了,对你们也没好处,不是吗?”

“你看,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其实你完全可以当做正常的朋友交谈,不会暴露出来什么重要信息。”叹了一口气,苍浩张嘴骂道:“可你嘚吧嘚吧说了这么一大堆,要是真有人窃听听了你的手机,你个傻B是把自己给暴露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