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正能量是什么玩意/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维金柯先是一怔,片刻后差点哭了出来:“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苍浩叹了一口气:“别废话了,我有事要问你。”

维金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吧。”

“你知道谢尔琴科是谁吗?”

“谢尔琴科?”维金柯毫不犹豫的回答:“从没听过这个名字!”

“你好好想想。”

“怎么想都没用,干情报这一行的,都说不清有多少个假名字。”摇了摇头,维金柯又道:“说名字是没用的,你最好形容一下这个人的体貌特征。”

苍浩倒是被这句话给提醒了,急忙尽可能详尽的描述了一下谢尔琴科,不过说了跟没说一个样,维金柯还是摇头:“我不知道这个人。”

“好吧。”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没什么事了。”

“那我挂断电话了。”维金柯顿了顿,很小心的补充了一句:“下次联系之前,一定要确保安全。”

“知道了。”苍浩挂断电话之后,一个人坐在那发呆。

看起来,这个谢尔琴科还真不是自吹,他就是这么的神秘,各方面都没有关于他的信息。

过了一会,苍浩接到电话,被叫去会议室开会。

这只是一个普通会议,苍浩没回来上班的时候,没人通知苍浩开会,苍浩一回来,会议名单自然就加上苍浩,大家都觉得苍浩这个官当得太霸道了。

在会上,王延辉提出,为了策应新楼盘的推出,搞两次宣传炒作活动,并且进一步提出:“就以正能量为主题!”

并雪有点好奇:“什么正能量?”

“最近不是流行冰桶挑战吗,这个活动规定,被邀请者要么在24小时内接受挑战,用冰水浇遍全身,要么就为对渐冻人捐款一百美元。”顿了顿,王延辉介绍道:“该活动是从国外流行进来的,旨在是让更多人知道被称为渐冻人的罕见疾病,同时也达到募款帮助治疗的目的,目前有很多商界巨头都接受了挑战。我估计不久之后我也会被商圈里的朋友点名,我看借这个机会咱们公司内部也可以开始……”

没有人出声,而是一起把目光落在苍浩身上,好像是在等着苍浩做最后决断。

连王延辉都问了苍浩一句:“苍总你怎么看?”

苍浩正在寻思谢尔琴科的事,注意力根本没在会上,张嘴就来了一句:“我觉得吧,我们更应该发起一个粪桶挑战,凡是被点名的人,要用粪水浇遍自己的全身,以此唤醒社会对痔疮和便秘患者的关爱。”

一语出口,满座皆惊,王延辉更是非常尴尬:“这个……苍总啊,我不是说你这个提议不好,我就是觉得吧……这口味太重了,我实在玩不起啊!”

“我可没让你玩。”苍浩收回注意力,笑了笑道:“王总,我这话不是针对你,我就是非常反感‘正能量’这个词。在我看来,这玩意要么是精神毒品,要么就是精神麻醉机,反正只能制造精神问题就是了。”

井悦然皱了皱眉:“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还就是这么严重。”苍浩冷笑一声:“不说别的, 就说我刚才看到的一条新闻,一个出生刚五天的小男孩,因为身患十几种疾病无法救治,他的父母决定把他的器官全部捐献出去……实事求是的说,这对父母确实是英雄,但作为正能量典型到处宣传就有问题了。”

王延辉很好奇的问了一句:“怎么讲?”

“人体器官的捐献,合法主体应该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个人,未成年人和精神病患者皆不在此列。他们有权利能力,也就是自己作为公民享受的一切,却没有行为能力,也就是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应该用他们的器官进行移植,当然这种行为确实救了不少人,但月球还有另一面……”又冷笑一声,苍浩接着道:“这对父母的行为树立了太高的道德标杆,以后谁家孩子要是救不过来,想留个全尸就很难了。更可怕的是,会不会有人为了获取移植而故意杀婴呢,只是想一想都让人感到恐怖。”

苍浩这话一说出口,众人纷纷点头。

“所以我很恶心正能量这玩意。”苍浩又道:“做企业就如同做人一样,适当的包装炒作是需要的,但走路还是要踏踏实实。”

“说得对!说得对!”王延辉连连点头:“好,这个话题翻篇,咱们讨论下一个问题!”

确定了相关工作之后,会议很快结束了,苍浩正准备起身出去,被王延辉招呼了一声:“苍总,等等。”

苍浩停住脚步:“有事吗?”

等到其他高管全都出去,王延辉关上会议室的门,冲着苍浩非常难看的笑了笑。

苍浩登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个……王总啊,我刚才只是有啥说啥,我可不是故意顶撞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王延辉又是一个劲的点头:“还有一个事,刚才会上人太多,我不太方便说,所以单独把你留下……”

“原来是工作上的事情啊……”只要不是搞基,苍浩就放心了,大大咧咧的坐下来,点上了一根烟:“说吧!”

“你是不是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好像有人要在公司股价上搞文章。”

苍浩还真记得这事:“没错。”

“近期,这个迹象越来越明显了……”王延辉拿出笔记本,调出近期公司股价的线图给苍浩看,随后仔细分析了一番。

其实,苍浩对证券懂得不多,不过在王延辉的解释之下,也发觉近期股价有异动,而且迹象越来越明显。

“有人在做局搞我们。”王延辉总结道:“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看来是很了解公司的,每一招都有针对性,目的看来就是要收购公司了。但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到谁有嫌疑,苍总你怎么看?”

“除了收购之外,还有一种可能……”苍浩耐人寻味的一笑:“对方想要搞垮我们公司!”

“搞垮?有什么好处?”王延辉很费解:“就算是竞争对手,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吧,损人不利己啊!”

“从商业角度来说呢,确实是损人不利己,不过这个世界上任何一样事物都不是单独存在。”

王延辉还是不明白:“怎么讲?”

“商业跟政治或者个人恩怨有着紧密联系,同样,分析政治问题,也需要考虑商业利益或者个人恩怨,这些事物互为表里。”苍浩摇了摇头道:“如果真的只是在商言商,就未免太幼稚了。”

“有道理啊!”王延辉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苍总!高!”

“谢谢夸奖。”苍浩非常谦虚地说了一句:“继续……”

王延辉还真就继续了,滔滔不绝的恭维了一番苍浩,这才把话题回到正事上:“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有人因为个人恩怨,或者其他原因要搞垮公司。”

“目前这只是一种可能,但还是要重视起来。”苍浩此时对王延辉说话,简直就像上级对下属:“动用你所有的社会资源,寻找每一条线索,把幕后主使挖出来!”

王延辉把胸膛拍得嗵嗵直响:“没问题!”

跟王延辉又交代了几句,苍浩找了工作上的借口,提前下班了。

刚路过前台那里,苍浩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是有些日子没见的曹雅茹。

曹雅茹回来了,穿着紧身牛仔裤,上身是带着金字的T恤衫,看起来非常休闲,而她极少会穿成这样。

曹雅茹正跟初晴交代什么,苍浩直接走了过去,她一侧头看到苍浩就是微然一笑:“最近公司怎么样。”

“这事应该问王延辉,我只是个第二副总裁……”苍浩很想说,一段时间没见,曹雅茹更漂亮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或许经过之前那一连串的冲突摩擦和冰消雪融,这对青梅竹马之间仍然有隔阂。

曹雅茹似乎也感到了这种隔阂,说话语气有点不自然:“这个吗……公司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回头我会让王延辉提交一份详细的工作汇报。”

苍浩点点头:“好!”

“还有,你晚上要是没事……”曹雅茹看来是要约苍浩,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井悦然来前台取快递,正好看到了曹雅茹的背影,因为曹雅茹基本不会穿成这样,结果井悦然竟然没认出来。

不过,井悦然还是看出来这是一个美女,立即走过去,亲热的挽住了苍浩的胳膊:“亲爱的,晚上咱俩吃点什么?”

苍浩快哭了:“又来……”

曹雅茹看了一眼井悦然,大大方方的打了个招呼:“这不是井总吗,你今天的鞋子很漂亮。”

井悦然看清了是曹雅茹,登时愣住了:“你……曹总?”

“去了M国一段时间,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井悦然连忙道:“不是……不是……只是你变得更漂亮了。”

曹雅茹看了一眼苍浩,又看了一眼井悦然,问了一句:“你们两个晚上有约。”

“没有!绝对没有!”井悦然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那样子简直就是要把苍浩免费送给曹雅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