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男孩和男人的区别/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雅茹倒是当仁不让,告诉苍浩:“晚上六点来家里,我父亲要请你吃饭。”

苍浩讷讷的点点头:“好。”

“那就这么定吧。”曹雅茹笑了笑:“我要去一下办公室。”

“好吧,我就不送你了……”苍浩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目送着曹雅茹离开,转身想找井悦然,却发现井悦然不知什么时候溜走了,挥一挥衣袖啥也没带走。

晚上,苍浩准时去了曹家,曹家父女全都带着围裙,把佣人打发到一边打下手,亲自下厨做菜。

很快的,菜香飘了过来,苍浩提鼻子一闻,隐隐的赶到了童年的味道。

很快的,一盘盘的菜端了上来,没什么山珍海味,都是最普通的家常菜。

雪里红炒肉丝、锅包肉、地三鲜,这些东北菜在广厦不太容易吃到太地道的。

尝了一筷子地三鲜,苍浩笑了笑:“干爹你做的?”

“你还是叫我干爸吧,这年头,干爹名声不好……”曹志鸿打了个趣,笑着又道:“很高兴你还没忘记我做菜的味道。”

“那么这个锅包肉就是小茹做的了……”苍浩尝了一口,点点头:“比小时候有进步多了。”

曹雅茹摘下围裙,坐在曹志鸿和苍浩中间,笑着道:“这些日子在M国,我可是苦练了厨艺的,你知不知道M国的中餐都变了味道,想找齐所需要的材料多么的困难。”

“看来你们在M国过得很开心。”苍浩当然不会告诉曹家父女,他们两个其实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全赖自己安排了影子部队暗中保护。

“还不错。”曹志鸿的脸色变得郑重起来:“我决定尊重你的意见,不给他们迁坟了。”

曹雅茹跟着说了一句:“我也是这么想,这是我和爸爸商量决定的,就让干爸干妈留在那边吧。”

苍浩笑了笑:“如此最好。”

这个时候,曹雅茹炖的鱼要出锅了,曹雅茹急忙去了厨房。

曹志鸿看着女儿的背影,压低了声音,多少有些无奈的道:“你我都知道,眼下形势越来越复杂,不知道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争斗。所以我觉得,还是让你父母留在那边吧,不要死了都不得安宁。”

“我也是这么想。”苍浩毫不怀疑,以曹志鸿所处的位置,肯定已经收到了一些风声。

不过,曹志鸿不主动说,苍浩也不会去问他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聪明人之间就应该有默契,不需要把所有事情都用语言表达出来,否则就沦为下乘了。

刚好,曹雅茹端着菜回来,曹志鸿的表情重又变得开朗起来:“很多年了,一家人没再坐在一起吃饭,让我恍惚好像有点穿越的感觉。”

说起来,曹志鸿刚回国的时候,也请苍浩来家里吃过一次饭。

可那顿饭吃的不是很愉快,所以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不提起,只是曹雅茹自感有点尴尬:“是啊……这么多年来,一家人又坐在一起了。”

“而且这些菜,都是当年家里经常吃的……”曹志鸿说到这里,感慨的长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虽然穷,但活得很充实,很快乐。那个时候的社会也干净,人也纯净……现在看着满眼的高楼大厦,觉得一切都变了,社会变了,别人变了,自己也变了。”

曹雅茹笑着问了一句:“爸,你怎么突然这么感慨?”

“因为老了。”叹了一口气,曹志鸿亲自开了一瓶红酒:“今晚高兴,来,大家都多喝点。”

这顿饭吃的很高兴,只是偶尔气氛有些压抑,因为回顾起了往事。

苍浩看时间差不多了,起身告辞,曹志鸿非常热情的挽留:“家里有的是房间,你随便挑一间,想住多久都行。”

“不了,我还有点文件要处理,回去得熬夜……”苍浩不是不想留下,而是不能,危险如影随形的跟着自己,只要自己在这里住下来,就可能给曹家父女带来不测。

“还是留下吧……”曹志鸿似乎有些累了,不住的叹气:“过两天,我和小茹还要出门,咱们在一起时间真是不多。”

苍浩一愣:“出门做什么?”

“我朋友在法兰西那边联系了一个项目,我带小茹过去看看……”曹志鸿苦笑两声,说道:“其实,有的时候想想,觉得自己没必要这么拼。但是,人一无所有的时候可以无所畏惧,真的拥有了许多之后反而就要顾虑许多。我要是不拼,只怕就要被别人拼掉,商场比战场残酷……”

苍浩沉重的点点头:“我理解。”

“公司这边已经步入正轨,接下来要开辟新天地,何况有你我很放心……”又叹了一口气,曹志鸿提出:“所以你还是留下吧。”

“真的不行。”苍浩无奈的一笑:“我还有不少事呢。”

“好吧……”曹志鸿见实在留不住苍浩,只好吩咐曹雅茹:“你送他出去吧。”

曹志鸿回了房间休息,这是创造机会让曹雅茹和苍浩单独在一起,也就是他这么一安排,反而搞得苍浩和曹雅茹很尴尬。

原本吃饭的时候,苍浩和曹雅茹已经冰释前嫌,沟通似乎没有任何障碍,此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苍浩也不说自己怎么回去,只是往前走着,而曹雅茹就默默陪在身旁。

不知道走出多远,曹雅茹突然感慨地说了一句:“这么多年,我们都变了……苍浩你变了,变得我不再认识你了。而我自己……也变了。”

苍浩深深的一笑:“是啊。”

“我还是想知道,你在国外那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曹雅茹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就是不说……”

“我不想说,是因为我要保护亲人,还有我的兄弟们。”摇了摇头,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其中当然也包括你!”

曹雅茹有点感动:“真的吗?”

“难道是假的?”苍浩耸耸肩膀:“我为什么要骗你?”

“谁知道你为什么骗我……”曹雅茹轻哼了一声,又道:“自从你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大骗子!”

苍浩翻了翻白眼:“谢谢夸奖。”

“不过嘛……”眼珠转了转,曹雅茹的语气变得柔和了:“另一方面,你变得成熟了……”

“再次谢谢你。”

“我没跟你开玩笑。”曹雅茹非常认真的道:“真的,你变得成熟了,我记忆中的你是个大孩子,总是需要有人照顾。我要帮你打架,甚至还得做饭给你吃,就算这样你经常还被人欺负的哭哭啼啼……但今天的你成熟了,你总是默默的,从来不对别人说什么,不让别人知道你的喜怒哀乐,却把一切都掌握手中。”

“很正常。”

曹雅茹一愣:“正常?”

“你知道男孩和男人的区别是什么吗?”

曹雅茹脸色一红:“我不关心你的恋爱史。”

“你想什么呢?”苍浩非常惊讶的看着曹雅茹:“我说的不是生理方面,怎么现在你的思想这么龌龊?”

“我……”曹雅茹一直觉得,苍浩说话挺龌龊,可是一转眼怎么自己还不如苍浩了:“好,我错了,我想歪了……你能继续说了吗?”

“那我告诉你,这跟年龄没有关系,有的人活到死也是个孩子,男孩和男人的区别仅仅在于是否受过伤。”苍浩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变得无比郑重:“一个男孩,就是突然有一天,他受到了伤害,或者他畏缩退避成为生活的输家,或者就是找个角落默默舔舐伤口,然后重新站起来战到最后。如果,他选择了后者,他就会成为一个男人,并且成为自己人生的赢家。”

曹雅茹听到这话,愣住了,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苍浩也站住了,转过身看着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换句话说,总有一天,会有一道伤疤,把一个男孩变成男人。没有受过伤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我很庆幸,我的人生并不缺憾。所以,你看到我今天这个样子很正常,因为我习惯了满身伤痕也要战到最后。”

“说得太好了。”曹雅茹用力点了点头:“当年你跟爸妈去了M国,他们罹难之后……让你长大了。”

“那时我感到非常茫然,从小到大我从没有独自一个人面对生活,然后我果断的做出了选择,我要做人生的赢家!”说到这里,苍浩的语气不免带上了豪情:“在国外的那些年,我不能脆弱,因为没有人可以依靠,有泪只能往心里流,孤单的时候就蹲下来抱抱自己。也就是那些年,我受了很多伤,同时学会了隐藏自己的伤口,只把坚强的一面表现出来。因为我明白,当你还不够强大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在乎你的感受,你的喜怒哀乐和痛苦与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

“我懂了。”曹雅茹目光深邃的看着苍浩:“所以,你不会提起那些年的生活,因为你不愿意把自己的伤口暴露出来!”

“就是这样。”苍浩默然良久,突然轻笑了起来,语气也轻松起来:“你看,小茹,我现在不再需要你和干爸照顾我,你应该允许我长大!”

曹雅茹听到这话,两行热泪滚滚落下,有那么一刹那,她就要扑倒苍浩的怀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