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曹家父女短暂归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曹雅茹最后没有这样做,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井悦然。

没错,苍浩如今有女朋友了,就是那位职场OL,尽管苍浩和井悦然似乎闹了点矛盾,但曹雅茹必须面对的现实是她跟苍浩的关系再不是当年那样。

“你知道吗……”曹雅茹非常感慨的长叹了一口气:“你早就应该对我说这些!”

苍浩耸耸肩膀:“你没给过我机会。”

“没错,我确实没给你机会解释……”曹雅茹泪眼朦胧的看着苍浩:“可是,就算我给你机会,你愿意解释吗?”

苍浩愣住了:“我……”

“苍浩,今天的你成熟了,却走了另一个极端。”曹雅茹痛苦的摇了摇头:“过去的你太软弱,今天却又太过坚强,什么都不愿意告诉别人。”

苍浩不太自然的笑了笑:“你说得对。”

“可能因为我们都长大了吧……”又摇了摇头,曹雅茹非常无奈的道:“你不愿解释,我不愿听你解释,于是我们之间有了隔阂……”

“无论如何,隔阂消除了,我很高兴……”苍浩觉得自己不能再留下去,童年的感觉不断被唤醒,再这样聊下去,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于是,苍浩看了一下时间,装作有点着急的道:“我该走了。”

曹雅茹深深的一笑:“再见。”

果然,曹家父女只是短暂回国,两天后,就启程去法兰西谈新项目。

与上一次匆匆出行不同的是,这一次所有高管都知道父女两个去哪里做什么,而且全部到机场送行。

过安检之前,曹志鸿语重心长的对苍浩说道:“公司有你,我很放心……”

正说着,曹志鸿目光不经意瞥见王延辉,这位第一副总裁站在苍浩后面,讪讪地笑着。

要不是看这么一眼,曹志鸿还真忘记了,王延辉才是公司二把手。

正因为王延辉毕竟是二把手,所以公众场合下还是要给些面子,曹志鸿对苍浩又补充了一句:“你要辅佐王总好好工作。”

苍浩点点头:“我知道。”

说起来,曹志鸿多余补充这么一句,因为之前那句话已经让高管们认定,苍浩才是公司真正的掌舵人。

至于王延辉自己,很清楚苍浩和曹家父女的关系,哪里敢争权夺势,只有一个劲点头:“董事长,总裁,请你们放心,我一定尽可能听取苍总的意见。”

“好。”见公司内部一团和气,曹志鸿非常满意:“我很高兴你们都这样豁达开明。”

曹雅茹笑了笑,告诉众人:“我们要过安检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稍等一下。”

来人竟是姚军辉,带着一干离职高管,包括张玉杰和陈广龙在内。

曹雅茹有点意外:“你们怎么来了?”

姚军辉很自然的反问了一句:“不欢迎吗?”

“当然欢迎。”曹志鸿急忙说了一句:“只是不知道你们会来,有点意外。”

曹雅茹补充了一句:“应该说惊喜吧。”

“你们别有惊无喜就好。”姚军辉哈哈一笑,把手里拎着的一个袋子递给曹志鸿:“上一次你们去M国,我是事后知道的,这一次提前知道了,于情于理都应来送机。也没别的,知道董事长爱喝茶,这是上好的生普,在国外可是买不到的。”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法兰西?”曹志鸿嘿嘿一笑:“你小子,不会已经离职了,还在公司安插着眼线吧?”

“对啊。”姚军辉很正经的道:“公司到处都是我的人。”

一语落地,大家哈哈大笑起来,没人当真,可要是在几个月前说这样的话,只怕大家就要剑拔弩张了。

矛盾冰消雪融,话都说开了,大家现在成了极好的朋友,往日的恩怨当真成了过眼云烟。

“这一次项目很庞大,不知道要在那边待多久……”曹志鸿长呼了一口气,有点伤感的道:“我会想念大家的。”

众人又聊了几句,曹家父女去过安检了,一个小时后,飞机直刺云霄,飞向远方国度。

苍浩看着飞机离去,喃喃说了一句:“我也会想你们的……”顿了顿,苍浩又道:“不过,你们离开也好,只有你们不在,我才能放开手脚。”

同一时间,几万公里之外,在烟波浩渺的太平洋上。

俄国海军太平洋舰队正在进行演习,这一次演习具有很强的政治意义,要在西方的制裁之下展示俄国的军力。

全球仅存的两艘核动力巡洋舰,也就是两艘基洛夫巡洋舰,原本隶属于俄国北方舰队,为了这一次演习也临时调拨给了太平洋舰队。

事实上,这两艘基洛夫巡洋舰原本也是承担演习职责,还是临时得到通知,在阿芙罗拉的指挥下开往广厦外海,准备劫走雷泽诺夫。

契卡基地沉没之后,阿芙罗拉真实身份曝光,俄国高层震动,不过这跟军人没直接关系,基洛夫巡洋舰回到太平洋继续演习。

基洛夫级巡洋舰个头实在太大了,满载排水量接近三万吨,已经是轻型航母的体积。

普通驱逐舰或护卫舰在基洛夫巡洋舰面前,就如同婴孩和巨人一般的差别。

所以,这一次基洛夫巡洋舰承担成为假想敌的职责,要扮演成M国的航空母舰。

当年,基洛夫巡洋舰计划造五艘,实际造了四艘。

从1980年首舰下水迄今为止,能够出港的只剩两艘,其中真正有作战能力的只有一艘,另一艘基本上只是个能开动的空壳子。

正是在这艘有作战能力的基洛夫巡洋舰上,舰长正认真的下达一系列指令,为下一步演习做好安排。

也就在这个时候,雷达士官突然报告:“一架直升机正掠海飞过来。”

舰长急忙看了一下,发现确实有这么一架直升机,因为是掠海飞行,之前雷达竟然没发现。

舰长下令:“马上跟上级核实,是不是我们的人。”

上级很快回复:“不是。”

“马上跟对方联系,到底是什么人……”舰长隐隐有一种预感,来者不善,额头不禁有些冒冷汗了。

然而,直升机却根本不回应基洛夫巡洋舰的联络,只是快速靠近。

舰长有些坐不住了:“卡什坦系统准备。”

卡什坦是一种弹炮结合的近防系统,既有近程防空导弹,又有射速高达每分钟万发的机关炮,用来对付直升机之类的目标再合适不过。

舰长拿出了俄国海军一贯骁勇:“只要继续靠近,就给我打掉他,不管他是哪来的,都送他下地狱!”

舰长的决心固然坚定,不过直升机上的人显然不知道,还在加速靠近。

很快的,直升机突破了警戒线,距离基洛夫巡洋舰的船舷已经不远了。

从理论上来说,直升机如果携带武器,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几乎是百发百中。

当然,一架小小的直升机能够携带的武器,之于基洛夫巡洋舰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就是蚍蜉撼树。

但这不能改变事情的性质,如果基洛夫巡洋舰真在海上遭到进攻,就是太平洋舰队集体失职和无能。

舰长果断下令:“开火。”

原本舰长以为,马上就可以听到机关炮特有的“咚咚”声,然而,一分钟的时间过去,偌大的战舰竟然没有一点反应。

周围静悄悄的,一片死寂,只是偶尔能听到海浪冲击船舷的声音。

“怎么回事?”舰长愣住了,看了看手下:“你们搞什么?”

下属军官环绕周围,此时分成为截然不同的两种,一种是静悄悄的呆立原岗位上,对舰长的话没有一点反应。

另一种则是很惊讶,如同舰长一样奇怪为什么战舰没有开火,他们看看呆若木鸡的那帮同事,又看了看舰长,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舰长用力砸了一下指挥控制台,咆哮着质问:“你们要哗变吗?”

武装力量突然哄闹或者造反,被称为“哗变”,这是相当严重的指控,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也就是舰长这句话刚说出口,通讯士官突然回过头看着舰长,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

舰长反应速度很快,马上就要拔出随身携带的自卫手枪,然而另一个士官马上冲过来,一拳打掉了自卫手枪。

与此同时,通讯士官掏出手枪,对准临近自己最近的一个士官扣动了扳机。

只听“啪”一声,子弹洞穿了这个士官的脑袋,带着鲜血和**迸溅在舷窗上。

紧接着,其他士官纷纷动手,开枪击毙了另外一些官兵。

所有开枪的,都是刚才呆若木鸡的,而所有被击毙的,都是像舰长一样不明就里的。

严格来说,海军官兵的武器要统一存放保管,至少在指挥中心这里,除了舰长有自卫手枪之外,其他官兵或士官不能携带武器。

舰长猛然之间明白了,自己刚才无意间说对了,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哗变。

短促的密集枪声响过之后,地上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领导哗变的通讯士官一字一顿的告诉舰长:“从现在开始,我们接管这艘军舰。”

舰长拿出平生最快的速度,抢过通话器对全舰喊话:“有人哗变……”

话音刚出口,通讯士官举手一枪,正中舰长的胸口。

舰长的身体撞在后面的控制台上,随后缓缓滑坐在地,目光渐渐变得无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