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基洛夫巡洋舰哗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通讯士官走过去,确定舰长已经死亡,随后吩咐同党:“让我们的同志继续执行原计划!”

马上的,偌大的巡洋舰到处响起枪声,哗变官兵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武器,到处开火。

很多正在岗位上工作的官兵,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军中同袍一枪毙命。

很快的,哗变官兵开始逐步控制战舰,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副得到了哗变消息。

大副距离武器库最近,先是拉响了警报,随后指挥忠于自己的官兵冲向武器库。

打开武器库后,大副把枪支弹药分发给每一个官兵,不断的叮嘱:“祖国母亲在看着我们,要让那些叛徒知道我们的厉害!”

大副固然坚毅果敢,却也无法力挽狂澜。

哗变官兵早就已经部署好,突然然之间一起发难,多数官兵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击毙。

武器库的枪支弹药刚分发完,哗变官兵已经冲了过来,随着一阵密集的“哒哒”声,几个忠于大副的士兵被打成了浑身是血的筛子。

大副的手下迅速还击,把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哗变官兵直接爆头,鲜血和**迸溅得到处都是。

但这些哗变官兵根本不在乎牺牲,他们甚至不屑寻找隐蔽处,一边开枪,一边继续冲锋。

大副的手下抵抗不住,纷纷往后退去,而每后退一步,都要留下一具战友的尸体。

交战是在狭窄的过道里面,大副在队伍的最后面,没有办法正面对抗哗变官兵。

一急之下,大副掏出一颗手雷,越过手下的头顶向哗变官兵扔了过去。

手雷在狭小的空间里爆炸,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巨响。

弹着点刚好是哗变官兵正中间,一时间血肉横飞,至于大副这一边,最前面的两个士兵也被弹片击中。

然而,很多距离弹着点比较远的官兵,也发出了一声惨叫,捂着耳朵蹲了下来。

强烈的声波无法扩散出去,只能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对人的耳膜造成了极大伤害。

大副也感到一阵阵目眩,头疼的几乎要炸开,不过仍然强撑着,重新打开了武器库大门:“进去,都躲进去……”

无论如何,哗变官兵的攻势被遏制住了,大副带着手下躲进了武器库,这里有着厚重的大门,只要哗变官兵不动用重型武器,根本冲不进来。

同一时间,那架神秘的直升机在甲板上缓缓降落,还没等完全停稳,一个身影从上面跳了下来。

是阿芙罗拉,穿着一身深红色紧身皮衣,充分展现出了一直让苍浩垂涎三尺的大胸和大屁股。

只不过,此时阿芙罗拉的表情却没有身材那么性感,满是杀气。

通讯士官快步跑过来汇报:“我们已经控制战舰的大部分……”

“大部分?”阿芙罗拉打断了通讯士官的话:“那小部分又是怎么回事?”

“大副带着一帮人躲进了武器库,我们暂时没有办法把门打开……”咽了口唾沫,通讯士官非常紧张的道:“我保证,十分钟之后,我一定可以找到办法……”

“不用了。”阿芙罗拉再次打断了通讯士官的话,同时从身后抽出一把手枪,对准通讯士官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通讯士官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具尸体,阿芙罗拉看了一眼从头部向甲板上流淌的鲜血,冷冷的说了一句:“既然这次哗变是你领导,出现任何问题,都由你负责!”

冷笑一声,阿芙罗拉提高了嗓门:“接下来谁负责?”

“是我!”轮机长胆战心惊的跑了过来,在这次哗变中,他是通讯士官的助手,通讯士官这么一死,他也就自动升级了。

“现在开始,一切听我指挥。”阿芙罗拉丢下这句话,迈步就去解决大副了,不过她没去武器库,而是来到了指挥中心。

接下来,阿芙罗拉接通了武器库内部的广播,拿起喊话器缓缓说道:“大副同志,首先,我要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在我们周密策划之下,你竟然还能带领忠诚的官兵负隅顽抗,体现出了一个优秀军人应有的素质。”停顿了一下,阿芙罗拉继续说道:“其次,我要向你们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芙罗拉.雷泽诺娃。之前,你们当中有人跟我是见过面的,因为我在这艘军舰上执行过任务。不过,那个时候我身份不同,隶属于联邦安全局,而现在我只是我自己。”

无从知道大副听到这些话之后有何反应,反正武器库那边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

“再次,我需要向你们解释一下我的目的……”深吸了一口气,阿芙罗拉郑重说道:“我们并不是敌人,而是战友,请你们相信,我像你们一样忠于自己的祖国。但的祖国已经沦陷,现在被叛徒控制了,所以需要把祖国拯救出来,我有一个完整的计划达到这个目的,而这艘军舰就是这个计划不可或缺的环节。我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如果有幸得到你们的加入,我们的计划将会进行得更加顺利。”

阿芙罗拉放下了通话器,这艘巨舰再次陷入沉默,就如同哗变爆发前的一刻。

过了足足有十分钟,大副在武器库接通了通讯,告诉阿芙罗拉:“我记得你,你曾经指挥这艘军舰去打击契卡,而那个时候我们确实是战友。”

阿芙罗拉呵呵一笑:“我很荣幸。”

“但那是过去,而现在我们是敌人。”大副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计划,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作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卫这艘军舰不被敌人占领,不管是外部的敌人,还是内部的。”

“好吧,那我换一种方式,你们马上给我投降,否则就全部下地狱去吧。”

大副的语气依然坚定:“我们已经做好了牺牲准备!”

“我知道你们不怕死,只可惜,你们不是为了伟大的理想而献身。”阿芙罗拉的语气变得不耐烦起来:“你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放下通话器,阿芙罗拉把轮机长叫过来,低声吩咐道:“用炸药,把大门给我炸开,然后里面的人一个不留!”

“这……”轮机长有些意外:“你不是说他们有十分钟的时间吗?”

“华夏人有一句话——兵不厌诈。”看了一下时间,阿芙罗拉催促道:“哗变现在还没有暴露,如果拖的时间长了,大副就会想办法跟外界联络,到时我们可能会被整个太平洋舰队围攻。”

轮机长本来还想争辩什么,可是想到了通讯士官的下场,只好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答应了一声:“是……”转身去执行任务了。

接下来,阿芙罗拉接通了另外一个通讯,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恭敬:“我亲爱的爷爷,如同你计划的一样,只差一步,我们就可以控制这艘基洛夫巡洋舰了。”

通话对面正是七号囚犯,也就是老雷泽诺夫:“另外那一步又是怎么回事?”

没等阿芙罗拉回答,突然舰体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隐隐传来了许多人的惨叫声。

阿芙罗拉得意的告诉老雷泽诺夫:“就在刚刚,那最后一步已经跨越过去,这艘军舰现在是我们的了。”

“很好。”老雷泽诺夫嘉许的道:“你没有让我失望。”

“谢谢爷爷这么说。”

“现在哗变还没有暴露,接下来要继续保持,不能让太平洋舰队和联邦安全局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顿了顿,老雷泽诺夫一字一顿的叮嘱道:“等待我下一步指示!”

“是!”

“暂时你先留在舰上吧。”

“那爷爷你呢。”

“我会留在华夏……”说到这里,老雷泽诺夫呵呵一笑:“我知道,你在清理北极基地之前,跟苍浩有过通话。”

“这……”阿芙罗拉愣了一下:“爷爷你监控我?”

“你是我的孙女,我当然要关心了。”老雷泽诺夫没有正面回答,又道:“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

阿芙罗拉咽了口唾沫,解释道:“我们毕竟共事过,现在大家的立场发生转变,我觉得有些话应该说清楚。”

“没有必要说清楚,越是不说清楚,越是对我们有利。”老雷泽诺夫耐人寻味的笑了笑,接着道:“其实真正原因是你对那个苍浩有好感,对不对?”

“不……不是这样的……” 阿芙罗拉急忙解释道:“爷爷你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老雷泽诺夫缓缓摇了摇头:“我相信自己的智慧,和看人的眼光……”

阿芙罗拉不知道还能怎么解释:“我……”

“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怪你……”说到这里,老雷泽诺夫的态度柔和了许多:“你的一生都在为一个伟大的理想而奋斗,却没有个人生活,但你毕竟长大了,也到了恋爱的年纪。有的时候,爷爷自觉对不起你,没有让你过上正常女孩的生活……”

“不……”阿芙罗拉突然有点想要哭:“爷爷,我不后悔,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祖国和人民。”

“好吧。”老雷泽诺夫叹了一口气:“你这么说倒是让我放心了。”

丢下这句话,老雷泽诺夫中断了通讯,连一声“再见”都没有。

阿芙罗拉傻傻的看着通话器,有那么一刹那间,开始怀疑自己的整个人生。

从小,她就很少得到家庭的温暖,再加上父母先后离世,总有种孤零零的感觉。

她知道在遥远的国度,隐藏着自己的爷爷,经常期望如果爷爷能来到自己身边,或许可以带给自己久违的亲情。

然而,刚刚通话的那边就是自己的亲爷爷,除了最后几句略有愧疚的话之外,没有给阿芙罗拉带来一丝温暖。

或者可以说,老雷泽诺夫的思想中根本没有“亲人”这个观念,几十年来,他所想着的只有自己的那个宏图,所有人在他眼里只分成两种,一种是可以帮助建立宏图的,一种是为了宏图必须消灭的。

“爷爷啊……”阿芙罗拉痛苦的摇了摇头:“你有没有想过,用我们整个家族的牺牲换来的那个结果,到底值不值得……”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通话器响了,是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发来的,要求基洛夫巡洋舰对不明直升机作出解释。

阿芙罗拉急忙吩咐手下:“告诉那边,就说是雷达出故障了,实际上没有任何不明直升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