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单刀赴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赶到蓝调咖啡馆的时候,谢尔琴科已经到了,悠然坐在那里品着咖啡,身后站着十几个黑衣壮汉。

这些壮汉真的很壮实,站在那如同一堵墙一样,一个个面无表情。

他们的身上,散发着高级古龙水和伏特加混合的味道,这就是嗜酒成性的俄国人,即便执行重要任务之前也不忘记喝两口。

除了谢尔琴科之外,这里再没有其他客人,也不见这里的服务生。

“我把这里包场了。”谢尔琴科看到苍浩,放下咖啡杯,看了一下时间:“你迟到了,遵守时间是一个好习惯,但你显然没有。”

“我能来见你,已经给你面子了。”苍浩大大咧咧坐到了谢尔琴科对面:“你还想要什么好习惯?!”

谢尔琴科向苍浩身后看了一眼,有点意外:“你只有一个人?”

“你觉得我应该把兄弟们全带来?”苍浩不屑的笑了:“这么点小事,根本犯不上兴师动众!”

“你……不怕我对你有威胁?”

“你可以试试看!”苍浩说着,把两支金手枪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那些黑衣壮汉见苍浩掏枪,马上就要冲过来,不过被谢尔琴科使了一个眼色拦住了。

苍浩就这样把枪放在那,却也不去碰,谢尔琴科微微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告诉你,我确实是一个人来的,而且只有这两把枪做武器!”苍浩冷冷一笑,又对谢尔琴科说道:“如果你试图对我不利,我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我就会把这两把枪拿起来,把你和你的手下全部送进地狱!”

“用华夏人的话说——你很耿直!”谢尔琴科说着,从腋下掏出一把沙漠之鹰,同样放在了桌子上:“这也是我的武器,我保证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是你我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既然你是这样单刀赴会,我也不会让我手下介入的,只是我很遗憾没能看到血狮雇佣兵的风采。”

两个人面对面而坐,各自武器就在面前,这是最有绅士风度的决斗。

当然,决斗是否真的会发生,还要看两个人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谢尔琴科很为苍浩这种坦诚和无谓所打动,只不过却不知道,苍浩其实不是一个人来的,今野晴正躲在远处密切注意着这里。

苍浩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你到底要跟我谈什么事?”

谢尔琴科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难道你在谈事之前,不想知道我是谁?”

“可能你只是一个小人物,某个黑手党组织或者毒贩子,又或者军火商,故意装的神秘兮兮……”苍浩把兄弟们的推测说了出来,又道:“可能你想找我合作生意,但我没什么兴趣!”

谢尔琴科摇摇头:“你说的这些,都对,但也都不对!”

“什么意思?”苍浩微微皱起眉头:“你身份这么复杂?”

“听着,我的来头很大,绝对不是所谓的小人物。而且,我找你也不是为了生意,而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又摇了摇头,谢尔琴科接着说道:“我非常相信,其实你对我的真实身份是很好奇的,你在来这里之前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打听过。”

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没出声。

“但是,你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所以你才要从我嘴里听到答案。”叹了一口气,谢尔琴科略有点讥讽的道:“你可以回忆一下,我已经提醒过你,你根本无从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好吧,我承认,之前我对你确实很好奇,也就像你自己说的一样,似乎没什么渠道能挖出你的真实身份!”苍浩说着,就要站起身来:“你确实很神秘,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不过我眼下对你的身份不感兴趣了。既然咱俩已经见过面,那就拜拜吧……”

谢尔琴科愣了一下:“你要走?”

“你还想让我请你吃饭?”苍浩撇了撇嘴:“抱歉!咱俩没那么熟!”

“就算你对我的身份不感兴趣,可你就这样走了,也就没办法知道我为什么来这个国家,又要做些什么!” 谢尔琴科轻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隶属于华夏国家安全部门,搞清我的来意应该是你的职责吧!”

“我们可是一个大国,你们要是敢惹事,有的是人收拾你们!”苍浩摆摆手:“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别犯法就行,你可以去找别人跟你合作,反正我没兴趣!”

“可是,我不了解我,我却知道你的故事。难道你不觉得,如果不搞清我的身份,对你来说是一种威胁?”

“你了解我什么?”苍浩满不在乎的道:“了解我是雇佣兵之王,知道我曾经叱咤风云,这些吗?”

“不止这些……”谢尔琴科的语气既有些讥讽,同时还带上了一丝得意:“比如说吧,我知道你刚跟女朋友分手,说起来,你女朋友真的很漂亮,就这样分手未免可惜。”

“怎么的?你要帮我追回来?”

“如果能帮上忙,我当然愿意。”

“还是算了吧,好马不吃回头草,因为回头的时候已经没有草了。”苍浩耸耸肩膀:“她那个条件,很多人追的!”

“我相信,她离开你,仅仅是因为有一些隔阂,她还是爱你的……”

“够了!”苍浩不耐烦地打断了谢尔琴科:“我知道自己的生活是怎么回事,我不需要任何人到我这来当情感专家,一打开微博就看见路奇在那BB已经够受的了!”

“陆琪?是谁?” 谢尔琴科很认真的道:“在我的情报当中,不知道你身边有这么一个人。”

“简单的说,路奇美其名曰是著名情感作家,事实上就是靠给树墩子一样的女人溜沟儿赚点钱的LOW逼!哪个女人要是听了他的话,一辈子都只能当树墩子……”耸耸肩膀,苍浩更不耐烦了:“我身边可没有路奇这路货,我只是想告诉你,这年头情感专家太多了也太不值钱了。我对自己的生活和感情有着自己的态度,不需要你上这来教导我应该怎么做!”

“好吧……”谢尔琴科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我只是想告诉我,我真的很了解你……”

“我再多说一句,我跟井悦然之间的事,但凡在曹氏地产有个朋友,都很容易能打听到。”冷笑一声,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要是想证明自己确实有大来头,得说出点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才行!”

“那么,你之前曾短暂失去自由,血狮雇佣兵和地狱伞兵全被武装力量监控起来。有那么一度,华夏高层几乎就要把你秘密处理掉了,为此还引发军方高级将领之间的杯葛……” 谢尔琴科的笑容变得耐人寻味起来:“这个很少有人知道吧?”

谢尔琴科还这没说错,这些事情始终是高度保密的,而谢尔琴科竟然知道,说明这个人或许真的大有来头。

苍浩对谢尔琴科的来头还真挺有兴趣,不过表面上依然装作满不在乎:“再多说点别人不知道的!”

“再说就是……”谢尔琴科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你知道老雷泽诺夫和阿芙罗拉的真实目的吗?或许你已经有了许多猜测,但我掌握的信息绝对更加准确!”

“哦?”苍浩看着谢尔琴科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你能说出这两个名字,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

“或许你真的不在乎我的身份,又或者你只是装出来的……” 谢尔琴科果然精明,竟然看出苍浩一直在演戏:“但如果你今天真的就这样走了,不仅很多事情再也无从知道,更重要的是,你或许错过了一个击败对手最好的机会!”

“这么说我们是友不是敌了?”

“当然。”谢尔琴科点点头:“或许你很奇怪,为什么要对你进行这么周密的调查,原因很简单,我决定合作之前,必须确定这个人值得合作!”

“好……”苍浩在位子上坐定:“兜了这么久的弯子,你现在可以直说了,你到底是谁?”

谢尔琴科似笑非笑:“你有兴趣了?”

“从现在开始,如果你有一句话让我感觉索然无味,我转身就走。”

“现在可不是使性子的时候。”

“这不是使性子,而是我要占到这次谈话的上风……”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冲着谢尔琴科吐了一个烟圈:“咱俩的谈话,是你有求于我,而非相反!但你却卖关子,这让我不太高兴!”

“为什么是我有求于你?”

“不管老雷泽诺夫和阿芙罗拉到底要干什么,肯定是要对俄国下手,哪怕他们有征服世界的野心,俄国也是第一个目标。而你,正是俄国人,你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国家主动见我,跟俄国人过去那种傲慢截然不同,这只能说明形势对你们来说已经是火烧眉毛了。”又抽了一口烟,苍浩接着道:“所以,我完全没必要听你在这嘚吧,如果我现在转身离开,你也必须马上追上来。”

谢尔琴科听到这些,有些冒冷汗了:“你比我预期的精明……”

“那么你可以端正态度好好跟我谈了?”

“在说出我的真实身份之前,我要先对你讲一个故事……”深吸了一口气,谢尔琴科非常郑重的说道:“你可以不听,可以马上走开,但我保证你听过之后绝对不后悔,这个故事也有助于你理解为什么今天我有这样坚强的决心要打倒老雷泽诺夫!”

苍浩点点头:“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