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真理永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我自己的故事……我小的时候,生活在一座非常美丽的村庄里,我相信你可能没有听过那里,因为那并不是一个很著名的地方。”叹了一口气,谢尔琴科非常感慨的道:“这些年来,走遍了世界各地,不过在我情感中,最美的仍然是家乡。”

苍浩点了一下头:“继续说。”

“如同你们华夏人说,那是一个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似乎从来不被外界干扰。春天,我们播种。夏天,我们维护庄稼。秋天,我们收割庄稼,同时制作奶酪、腌制酸黄瓜,还自己酿伏特加。等到了冬天,我们就可以吃着酸黄瓜,喝着伏特加,看着外面漫天的雪花。很遗憾,在我的家乡,冬天总是很漫长,所以我们都很抗冻,一年四季都会在屋子外面烧烤,最冷的时候也敢凿开河面跳进去游泳……” 谢尔琴科说着,表情带上微然笑意,似乎完全沉浸到了对家乡的回忆:“不过,即便是在这么美好的地方,却也有一点不和谐音。在我童年的时候,村子里有一个精神病患者,他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他从来不伤害别人,只是拿着一根棍子在垃圾堆里翻来翻去,嘴里还念念有词……”

苍浩还真有点被故事吸引了:“你真正要讲的是这个精神病患者的故事吧?”

“没错。”谢尔琴科的表情突然悲怆起来:“我小时候很害怕他,不敢接近他,直到有一天,我从大人那里知道了他的故事……他曾经是一个杰出钢琴家,他对贝多芬《月光曲》的诠释,曾经被全球音乐界公认为最优秀的。后来,克格勃开始大清洗,没来由的怀疑他是叛徒,就割断了他的两根手指。他还是很幸运的,因为实在没有证据证明他是叛徒,所以克格勃最后没有杀他,但他还是疯了,再也不能弹钢琴。于是我知道了他为什么要去翻垃圾堆,因为他想要找回自己的手指,重拾自己的音乐梦想……”

“这个故事的结尾是什么?”苍浩有点感慨:“我想这个人一定是死了!”

谢尔琴科怆然一笑:“没错。”

“你杀了他?”

“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 谢尔琴科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来:“知道了他的故事之后,某天晚上,我装起胆子走到他面前,对他说了一句话——一切苦难终将过去,唯有真理永存……他笑了,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他笑的很清爽,很安详,也很平静,就像一个钢琴家应有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我毫不怀疑在那一瞬间,他终于变回了曾经的他。然后,第二天早晨,人们发现他死在草丛里,脸上依然带着那种笑。死人还在笑,本来这是很恐怖的,但大家却一点都不害怕,而是认为他终于得到了上帝的怜悯,被接到天堂了去了。”

“这么说,不是你杀了他,而是你让他解脱了。”

“这就是我的故事……” 谢尔琴科说着,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与之前那个风度翩翩的男神,或者刚才那个跟苍浩针锋相对的神秘来客,完全不一样:“许多年以后,克格勃土崩瓦解,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为祖国感到骄傲。但是,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我的祖国刚刚被碾压过,现在才刚刚站起来,老雷泽诺夫竟然想要开倒车,我奉送两个字——不行!”

苍浩鼓掌起来:“说得好!”

“那么你应该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

苍浩摇摇头:“还是不知道。”

谢尔琴科拿出一个证件交给苍浩:“看看吧。”

苍浩只是一打眼,就惊叹:“果然来头不小!”

谢尔琴科有点惊喜:“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值得你合作!”

“合作你个头!”苍浩突然变脸,指着那个证件,冷冷的道:“我特么根本不认识俄文!”

那个证件制作非常精美,上面有俄国的国徽,这个苍浩倒是能认出来,此外真就是一大堆俄文。

谢尔琴科有点尴尬:“那个……我来解释一下吧。”拿回证件,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告诉苍浩:“我是联邦安全局局长。”

“你是什么玩意儿?”

“我是俄国联邦安全局局长,你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当然明白。”苍浩冷冷一笑:“只不过嘛,我小时候觉得特工这一行非常神秘,如今才发现没什么大不了。俄国联邦安全局,名头倒是挺唬人,可也不值钱了。先是接二连三出叛徒,接着在我们境内被契卡血洗,再接着出了一个更大的叛徒阿芙罗拉……我觉得特工工作做到这个份上,联邦安全局可以关门大吉了!”

“我虚心接受你的批评,过去的工作我们确实有很多疏漏,不过……”顿了顿,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道:“我没有开玩笑,我是俄国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涉及到俄国国家安全的事务全部都由我处理。”

“官倒是不小,相当于我们国家省部级干部?还是更高点,副|国级?”

谢尔琴科看得出来,苍浩没把自己的这个身份放眼里,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我是阿芙罗拉的老师。”

“哦?”苍浩皱起眉头:“这个倒是让我有点意外!”

“没错,就是我,当初发觉阿芙罗拉是个好苗子,吸收她加入了联邦安全局。同样是我,一路培养提拔,让她最后坐到了很重要的位置上……”哭笑着摇摇头,谢尔琴科再次落泪:“我把她看做掌上明珠!”

表面看起来,谢尔琴科很年轻,不过从他语气和神态透出的沧桑,还有他说出的那段故事涉及到的历史背景,事实上他应该是有些年纪了。

苍浩明确感到,他对阿芙罗拉饱含着一种父亲一般的感情,而且是很纯粹的感情,绝对没有掺入杂质,跟华夏人那种“干爹”完全不同。

“阿芙罗拉很懂事……”长叹了一口气,谢尔琴科又是摇摇头:“加入联邦安全局后,她为了能够更好的锻炼自己,又加入了联邦安全局旗下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表面从事与乐业,专门跟各国上层人物打交道套取情报,可以想见必然要牺牲色相。本来我是不愿意让她去的,可她非常坚持,我只能妥协。”

苍浩掐灭烟蒂,重新点上一根烟:“然后呢?”

“然后就是,在娱乐公司那两年,她不仅学习到了很多知识和经验,更是为自己营建起了庞大的情报网。更重要的是,她没有为此牺牲过自己……”只有说到这里的时候,谢尔琴科才多少有些安慰:“这让我为她骄傲!”

“那就不对了。”苍浩冷冷一笑:“阿芙罗拉跟我聊过这个话题,她说自己先是被星探骗取了一家演艺公司,然后被迫加入联邦安全局。因为她不肯牺牲色相,所以前途坎坷,正准备去当警察……”

“她是这么跟你说的?” 谢尔琴科掏出一根雪茄,切掉一头,点上之后吸了一口:“说起来,这倒在预料之内,这种撒谎的技巧也是我教她的。”

“继续说然后。”

“然后就是她回到联邦安全局总部之后,因为表现出色,逐步被提拔到要职,不过表面身份仍然只是普通特工。”顿了顿,谢尔琴科神色复杂的说道:“她的主要职责就是打击契卡,这也是把她派来华夏的原因,万万没想到其实她自己就是契卡!”

“更正一下,虽然有契卡身份,但她真正效忠的是他的爷爷。”

“我知道,我更没想到的正是,她竟然是老雷泽诺夫的孙女……”谢尔琴科掏出手帕,非常优雅的擦拭了一下眼角,拭去了刚才留下的泪痕:“这一次,我直接接受俄国总理的派遣来到华夏,我的目标就是把老雷泽诺夫和阿芙罗拉缉拿归案。另外,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多年前老雷泽诺夫叛逃时,卷走了多达上百亿美元的资金。据信,这些年过去后,这笔资金已经有了惊人的增长,而这笔钱是俄国的国家财产,必须追回。”

“于是你来找我合作?”

“我十分肯定老雷泽诺夫就潜伏在华夏,无论他接下来的行动到底是什么,一定会危害到华夏国家安全。” 谢尔琴科非常认真的说道:“这次合作对我们是双赢的!”

“缉捕老雷泽诺夫和阿芙罗拉,对我们当然有用,但那百亿美元毕竟是你们自己的问题。”苍浩耸耸肩膀:“我不会做没有好处的事情!”

“我代表俄国政府和人民感谢你!”

“你的感谢我心领了,不过我还是想见到点更实在的东西。”

“我认为你是一个为理想奋斗的人,从一开始你对抗契卡到后来,也不是为了钱。”

“那是因为之前那堆事没钱可赚,但现在既然涉及到钱,我就得考虑一下利润问题了。”苍浩理所当然的道:“毕竟我是个生意人!”

谢尔琴科颇为不屑的质问:“你真的是想着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