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童话都是骗人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十分肯定的点点头:“没错。言情小说无弹窗无广告阅读

“这……”犹疑了一下,谢尔琴科有点不太情愿的道:“本来,我想最后再告诉你,不过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么我现在就说了……”

苍浩眼睛一亮:“你要说什么?”

“如果成功追回这笔钱,我们将计提百分之十给你,作为酬劳。”

就算只有一百亿美元,百分之十也就意味着十亿美元,苍浩强按住激动的心情,非常平静的说了一句:“太少。”

“这个……”谢尔琴科无奈的摇摇头:“这是事先商定的,如果你认为少,到时我会把你的意见转呈给我国政府,也许他们愿意把百分比提高一点。”

“到时候的事情谁能说准。”苍浩轻哼一声:“到时你们把钱带走了,应该给的那份都不给我,我该怎么办?杀到莫斯科去?”

“我们俄国人言出必行,用华夏人的话说——吐口唾沫是个钉!”谢尔琴科不仅中文说得好,对华夏的俚语和口头禅也非常了解,可以说是华夏通了:“请你相信我们的真诚!”

“如果我不相信你们呢?”

“那么也至少请你相信我,我不是其他任何人,不是布塔什、不是维金柯,我是谢尔琴科!” 谢尔琴科说到这里,表情变得非常郑重:“我一定要把老雷泽诺夫绳之以法,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请你一定相信!”

“哦。”苍浩不咸不淡的应了这么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还有,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是一次国家间的合作,也就是我这一次来贵国,贵国的有关部门是知道的。”谢尔琴科看着苍浩,非常郑重的说道:“从理论上来说,我应该直接跟华夏安全部门合作,但我考虑到你更有能力,而且还能在某种程度上调动华夏安全部门,所以才选择跟你合作。这一点,华夏高层也是知道的,也同意了,但他们却不知道这笔赏金的事情。”

苍浩一愣:“哦?”

“你看,如果我跟华夏安全部门直接合作,这笔赏金不会给你。如果我跟你合作的同时让华夏安全部门知道赏金的事,这笔赏金未必会全给你……”谢尔琴科笑着摇摇头:“这笔赏金实在是为了表达诚意私下给你的。”

苍浩似笑非笑的问道:“那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有诚意呢?”

“之前的战争中,你的表现最出色,远远超过华夏安全部门,当然也要超过我们。而且,在华夏安全部门中,你是唯一跟阿芙罗拉有深入接触的人,同时你也见过老雷泽诺夫,其他人没有这样的条件。”顿了顿,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道:“我很清楚,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果你想有所得,就要有付出。所以我采用赏金换取你的合作,我不是在拍你的马屁,事实就是我确实只能靠你。”

从一开始到现在,苍浩始终把握着谈话的主动权,牢牢地占据着上风。

不过到了此时,主动权开始向谢尔琴科那边倾斜了,因为苍浩被巨大的利益吸引了。

如果真能拿到十亿美元,甚至更多的酬劳,不仅矩阵计划可以继续,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谢尔琴科看着苍浩,又道:“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我雇请血狮雇佣兵追捕老雷泽诺夫,不过我只能拿出一张远期汇票,没有办法给你现金。”叹了一口气,谢尔琴科无奈的说:“虽然说,过去这些年,这笔钱可能增值了,但也只是可能。同样,还可能因为管理不善蒙受损失,甚至可能被老雷泽诺夫给挥霍掉了……如果真的出现这些情况,我会想办法用其他方式补偿你。”

“没错,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忧,那就是这笔钱已经花干净了……”苍浩嘿嘿一笑:“既然你主动说出来了,说明你这人还是很实诚的……”

谢尔琴科欣喜地问:“那么你同意合作了?”

“同意……”苍浩微微一笑,突然从桌子上抓起一把金手枪,瞄准了谢尔琴科的额头。

那帮黑衣壮汉齐齐掏出枪来,正准备对苍浩开火,谢尔琴科用俄语向他们喊了几句什么,马上的,这些黑衣壮汉的动作定格了,拎着枪站在那里继续扮演雕像。

谢尔琴科转过脸来,看了看苍浩手中的金手枪:“好枪。”

“谢谢夸奖。”

“难道你这是向我炫耀武器?”

“当然不是。”苍浩冷冷一笑:“很早之前,老雷泽诺夫给我讲了一个秋天里的童话,一个非常伤感的童话。再然后就是,我发现自己被他给骗了,这就像歌词里唱的一样——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而且你还真特么是哭着对我说的,那么我倒要问你,如何让我相信你?”

“我知道老雷泽诺夫的一切,你能给我讲一下那个童话吗?”没等苍浩回答,谢尔琴科又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得到,让我来讲一下吧……”

随后,谢尔琴科用着悠扬的语调,就像诗歌朗诵一样,果真说出了老雷泽诺夫的往事,而这些往事跟苍浩当初在那个小岛上听老雷泽诺夫亲口讲出的那些完全一样。

“没错。”苍浩点点头:“当时他是这么说的。”

“他没有说谎……”谢尔琴科缓缓摇了摇头:“某种程度上,我跟老雷泽诺夫的经历有些相似,我们都是被那个时代伤害过的人。区别只是,他的年纪和我父亲一样大,所以经历的比我要更多。更重要的是,他受到的伤害是直接的,而我则是间接的……你懂吗,我是间接的被一个人影响到,决定了我这一生应该去做什么!”

苍浩笑了笑:“继续编!”

“这不是编造,而是事实。” 谢尔琴科缓缓摇了摇头:“我的故事是真实的,老雷泽诺夫的故事也是真实的,这都没有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今天我们两个之所以不同,是因为我们对自己的人生阅历有不同的解读……”

苍浩又是深深的一笑:“详细说说。”

“老雷泽诺夫受到伤害之后,他认为这不是克格勃本身的错误,而是因为克格勃走入错误路线。换句话说,他真正愤怒的不是自己被迫害,而是自己竟然没有机会去迫害别人。我和他不同,当我看到那个疯癫的钢琴家死去,我在自己的心里就埋下了一个信念……”深吸了一口气,谢尔琴科斩钉截铁的道:“作为一个俄国人,我无比热爱自己的祖国,而我希望自己的祖国是这个样子的——那就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我们可以大声的让别人知道自己对某件事情不高兴,却不需要担心半夜被人抓走。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无论他是官员、农民、工人抑或只是流浪汉,他都拥有免于饥饿和免于恐惧的权力。”

苍浩目光深邃的看着谢尔琴科,没说话。

“这是我心中的祖国,也是值得我骄傲的祖国,那些已经被扫进垃圾堆的东西就不要再从垃圾堆里出来了!” 谢尔琴科顿了一下,豪情万丈的补充道:“我一生都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

“于是你加入了联邦安全局?”

谢尔琴科点了一下头:“没错。”

“那么我就不明白了……”苍浩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谢尔琴科:“一般来说,女特工是越漂亮越好,但男特工却要求外表平凡,最好是扔进人群找不出来的那种。谢尔琴科你长得太引人注目了,为什么你会成为联邦安全局的局长?”

谢尔琴科不无得意的笑了笑:“谢谢你对我的夸奖。”

“好吧,帅哥,解释一下为什么联邦安全局会招收你这样的人。”苍浩晃了一下枪口:“否则你会死得很不帅!”

“很简单,我不是特工,严格来说……其实我是官僚。”

苍浩有点明白了:“你是专业当官的?”

“没错。”谢尔琴科点了点头:“大学毕业之后,我想加入联邦安全局,却始终没机会,于是去了其他政府部门。由于我工作出色,所以获得提升,然后调去了其他部门,再然后再度获得提升……我在俄国所有政府职能部门都担任过职务,正因为我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最后我才申请调去联邦安全局。说起来,我当时职位很高了,算是平级调动,当上了联邦安全局副局长。”

“原来是这样。”

“我一直知道,外界认为联邦安全局有着非常严重的官僚习气,很多时候做事不是基于工作要,而是政治考量。所以,他们竟会让外行来管理内行,选择根本没当过特工的人去管理特工。可也就是借助这种官僚习气,我才去了联邦安全局,我必须承认当时付出了很大努力,甚至搞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 谢尔琴科义正词严的道:“但历史终将证明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原来你本是副局长,那么怎么当上局长的?把前任干掉了?”

“不是我干掉的,他自己死于心肌梗塞,当时我在联邦安全局工作了三年,方方面面表现得都非常出色,所以顺利成章的接任了局长的位子。” 谢尔琴科提起这些事,语气颇为自豪:“还有问题吗,如果没有了,请你把枪放下。”

“不。”苍浩带着一抹残酷的冷笑,打开了金手枪的保险:“上一个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却产生了——既然你只是一个职业官僚,又为什么会有阿芙罗拉这样优秀的特工学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