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人物谢尔琴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过,因为童年的经历,我立志加入联邦安全局,并且一直为此做准备,在当上副局长之前我已经有了理论功底。/class-0-1.html” 谢尔琴科笑了笑,语气更加自豪了:“当上副局长之后,我用那三年时间里学习了全部特工技能,并且为自己培养出了丰富的经验。尽管我不是做特工出身的,我的外貌也不适合做特工,但这不意味着我并不是一个优秀的特工。”

苍浩依然举着枪:“你特么是不是想说自己其实是个天才?”

“我确实是天才。” 谢尔琴科目光深邃的看着苍浩:“苍浩,你本来是个很懦弱的孩子,身体素质又不好,你这样的人天生跟军旅绝缘。但你却偏偏用很短的时间,成为了雇佣兵之王,这说明你也是一个天才!”

“你要是跟我说这个……”苍浩非常认真的道:“我还真不能跟你犟!”

“你看,这个世界有很多天才,只是往往他们可能不引人注意,只要遇到合适的机会才会爆发才干。”谢尔琴科抽了一口雪茄,耐人寻味的说了一句:“既然你和我都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你还会怀疑我?”

“我从不怀疑你才是真正的大人物,更重要的是……”苍浩由衷地说了一句:“你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

“谢谢……”

“先别急着感谢我。”苍浩说着,把枪往前顶了一下,枪口几乎快要触到谢尔琴科的额头了:“你的演讲非常精彩,但如果只靠着口才,似乎很难说服我!”

“可是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不是吗?”

“可是你还是没能证明,你跟老雷泽诺夫不一样,你不是一个骗子!”

“有道理。”谢尔琴科哈哈一笑,一边抽着雪茄,另一只手拿起了沙漠之鹰。

苍浩对这支沙漠之鹰却是满不在意,只是稳稳举着自己的金手枪,似笑非笑的看着谢尔琴科。

谢尔琴科把枪对准了苍浩,突然,却是把枪口偏向旁边,旋即扣动了扳机。

随着“砰”的一声,谢尔琴科的一个手下被直接爆头,鲜血混合着**喷射在后面的墙上,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紧接着,谢尔琴科对着另一个手下也扣动了扳机,马上的,这个手下也变成了一具尸体。

其他手下全都愣住了,不知道谢尔琴科为什么这样做,有几个下意识的举起枪要瞄准谢尔琴科,可想起这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只得又把枪放了下来。

谢尔琴科没有停手,接着又是三枪,击毙了自己三个手下。

这个时候,谢尔琴科才算停手,把沙漠之鹰放回到桌子上,然后把雪茄也放在一旁,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自己的双手,同时用俄语吩咐了一句什么。

做完这些,谢尔琴科重新拿回雪茄抽了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

接下来,谢尔琴科的手下们行动起来,先是把几具尸体拖了出去,随后用毛巾沾着清洁剂开始清理墙面上的鲜血和**。

这些手下不仅动作迅速,而且非常熟练专业。

苍浩毫不怀疑,只怕用不了多一会,这个地方就会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根本看不出任何痕迹。

回头望了一眼正在忙碌的手下,谢尔琴科问苍浩:“现在相信我了?”

苍浩有些明白了:“这几个都是契卡的卧底?”

“只有两个是。” 谢尔琴科撇了撇嘴:“另外三个,不是我的亲信,是其他高官派到我这边来监视我的嫡系。”

“可你就这样干掉他们,回头怎么交差?”苍浩饶有兴趣的问道:“就说他们死于老雷泽诺夫?”

“没错,这样他们能享受烈士待遇,每到节假日还有人去公墓给他们献花。”谢尔琴科点点头,又道:“今天,我的话说的有点太多了,这么多年来我从没对人讲过这么多自己的生活,所以他们必须得死。其实我早就想干掉他们了,今天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罢了。”

“那契卡卧底呢?这么杀掉岂不可惜?”

“不久之前,我发现他们经常通过一些隐秘途径对外界传递信息,这才觉察到他们的真实身份。可也就是在我发现之后,他们的信息传递中止了。由此我认定,契卡内部发生巨变,所以留着他们也没什么用,不可能挖掘到什么有用的情报。”顿了顿,谢尔琴科一字一顿问道:“那么你现在可以相信我了?”

苍浩把枪放下了,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谢尔琴科,没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苍浩的烟抽完了,掐灭了又点上一根,可还是不说话。

谢尔琴科的雪茄倒是很耐抽,不过被苍浩怎么看着,他有点忐忑:“你在想什么?”

还没等苍浩开口,苍浩的手机先响了,是孟阳龙打过来的。

苍浩瞥了一眼谢尔琴科,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我先接个电话。”

谢尔琴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等你。”

苍浩走出门,看了看四下无人,这才接通手机。

也就是电话一接通,传来的不是孟阳龙的声音,而是一声爆炸,紧接着又是一声,隐隐的好像还有机枪连射的声音。

过了一会,孟阳龙才说话:“现在说话方便吧。”

苍浩叹了一口气:“方便倒是方便,只不过我被吓了一跳,以为你刚刚被炮弹炸飞了!”

孟阳龙火了,张嘴就是一句:“臭小子你特么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接起电话就是枪炮声,正常人谁能受得了?”

“我在指挥演习……”孟阳龙还没说完,又是“砰”的一声闷响,把孟阳龙的声音打断了。

过了一会,里面的枪炮声有些弱了,孟阳龙这才接着道:“原则上,我现在不应该跟外界联系,这还是事情特殊才给你打电话。”

“什么事?”

“你见到谢尔琴科了吧。”

“哦?”苍浩似笑非笑的问:“你知道这个人?”

“他受俄国总理指派,专程来国内抓捕老雷泽诺夫和阿芙罗拉,还有就是追回当年老雷泽诺夫侵吞的那笔巨款……”

苍浩试探着问了一句:“然后呢?”

“什么然后?没有然后了!”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听着,原定于他昨天到,没想到这小子提前几天来了。广厦警方反应给国家安全部门,在一架来自莫斯科的航班上发现一些行踪古怪的人,结果调查了一下才知道就是他。”

“哦。”苍浩只是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从孟阳龙的这几句话里,基本可以判断两个事实,一是廖家珺确实汇报了飞机上神秘人,谢尔琴科因此才暴露了行踪,当然他本来也没打算匿踪;二是,孟阳龙似乎不知道谢尔琴科要给赏金的事情。

“之前,我们跟联邦安全局有许多芥蒂,一度闹得很不愉快。但这一次情况不一样……”停顿了一下,孟阳龙接着道:“这一次,不再只是联邦安全局跟我们合作,而是俄方的行动直接受到总理的指挥。另外,谢尔琴科跟那帮官僚也不一样,这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干将,多年前我访俄的时候跟他有过接触,留下的印象非常好。”

苍浩依然只是应了一声:“哦。”

孟阳龙对苍浩的这个态度有点奇怪:“你不想说点什么?”

“既然我们都是军人,我给你讲点军事史吧,如果你以前听说过是最好的,如果没听说过,正好现在了解一下……”抽了一口烟,苍浩缓缓说道:“我们都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使人类军事水平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无论武器装备还是战略战术都有了飞跃,之前的所有战争都无法与这次战争相比。这是一场综合国力的比拼,经济、工业能力等等,但如果只从生产武器装备来讨论这场战争就失之偏颇了,从那些普通物资的生产更能够体现出问题所在。”

孟阳龙不解:“你到底想说明什么?”

“美国和德国都是工业很牛B的国家,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陆军订购了五亿多双袜子和两亿多条裤子,供给前线的士兵;那么德国呢?只是在一九四三年一年里,就生产了四百四十万把剪刀和六百二十万盒印泥,而生产这些东西干什么用呢?因为军队要处理各种文件并在文件上盖章!”冷冷一笑,苍浩缓缓说道:“因为德国军队有严重的官僚主义传统,各种繁文缛节,做事要遵循各种复杂的程序。就这样一支办一点事情都需要盖好几个章的军队,就算有再多的坦克和火炮,也注定输掉这场战争。换句话说,二战德国之败,可以说是战略失误,也可以说是因为不义,其实这些因素就算都不存在,德国也一定会败于其体制。”

“我……可能明白你的意思了。”

“回到我们眼下的问题,从第一次见到楚科维奇,就能深切感受到联邦安全局被怎样的官僚习气所困扰,后来的事情不断加深了我的这一印象。所以,我一直不太热衷跟他们合作,因为我相信在这场战争中他们占不到上风。”吐了一个烟圈,苍浩非常傲慢的道:“没有联邦安全局,我们完全可以干掉老雷泽诺夫,正相反的是,有了他们反而可能是猪队友!”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你也要知道,他们毕竟比我们更加了解那段历史和老雷泽诺夫。还有就是谢尔琴科这个人真的不一样……”

“很多人在没做事的时候,也是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结果银样镴枪头。这就好比有些男人,动辄吹嘘自己十**公分长,时间有多么持久,等到真上了炕却是还没等进门就缴枪了……”苍浩打断了孟阳龙的话:“等到了他惹出麻烦就晚了!”

“你说的道理倒是没错,不过你能不能……别打这样的比方?”孟阳龙多少有些习惯苍浩说话的风格了,倒也没过多指摘什么:“那么你就是不想合作了?”

苍浩义正词严:“没错!”

“听着,其实我真想把谢尔琴科打发走,没准那一百亿美元真的追回来,就成了咱们国家的财政外收入。但是……”摇了摇头,孟阳龙提醒了一句:“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笔巨款,俄国人不会轻易放弃的,一定要用各种方法干预我们工作。现在他们主动提出,也算是给了我们面子,还不如借坡下驴。到时遇到危险,可以让他们冲锋在前,咱们的人省了当替死鬼!”

苍浩冷笑一声:“我就怕他们一搅合,死的人反而更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