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这世界属于疯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不同地方,横跨了好几个时区,同时用不同手段发动袭击……”苍浩说着,苦笑着摇了摇头:“面对这种情况,就算全世界所有大国,华夏、俄国、M国和欧盟携手合作,只怕也是防不胜防,我们又能如何?!”

赵轩也苦笑起来:“那我们也不能等死啊……”

“说到等死……”冷瞳意味深长的提出:“当年雷泽诺夫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肯定不会预料到我们的出现,换句话说,我们他这个计划的意外因素。(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但是,今天三起袭击,我们这边竟然占了三分之二,看来老雷泽诺夫是把我们看做眼中钉啊。”

“这确实是个问题。”李崇的眉头皱了起来:“我觉得老雷泽诺夫过度重视我们了。”

“你什么意思?”万鹏不服不忿的质问:“我们血狮雇佣兵难道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劲敌?”

“乌鸦,你别忘了,我们仅仅是一支雇佣兵……”缓缓摇了摇头,李崇意味深长的道:“老雷泽诺夫的这个计划,涉及到了这个世界最庞大的国家俄国,而且必将影响到另外两个大国华夏和M国。单只是一个俄国,就不是老雷泽诺夫能对付的,如果另外两个大国也把老雷泽诺夫看做威胁而合力绞杀,恐怕老雷泽诺夫连渣都剩不下。在这种情况下,老雷泽诺夫最应该做的是在大国间纵横捭阖,当然也可以制定其他计划,何必动用这么庞大的资源对付我们呢?”

万鹏不得不承认李崇说的是对的:“也许我们让他吃了苦头,所以他想要出口怨气呢!”

“不可能。”这个时候,苍浩说话了:“老雷泽诺夫在我们这边没吃什么亏,就算吃了一些亏,他是一个非常善于韬忍的人,能在那个小岛上委身二十多年之久,如今不可能为了一口怨气破坏全盘计划。”

万鹏奇怪的问:“老大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李崇说得对,但也不对。我们都已经意识到的事情,老雷泽诺夫不可能不清楚,既然他冒天下之大不韪敢开罪所有大国,必然已经有了成熟的设想。至于我们……”冷冷一笑,苍浩缓缓说道:“很显然,他临时修改了计划,他这样攻击我们肯定另有原因!”

万鹏倒吸了一口凉气:“会是什么原因?”

苍浩无奈的摇摇头:“这就要问他自己了。”

“不管怎么说,就算他再怎么有钱,想要统治一个超级大国,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万鹏轻哼一声,态度多少有点不屑:“我觉得他是坐牢做糊涂了!”

“我看你才糊涂。”苍浩乜斜了一眼万鹏:“西汉末年,有一个落魄少年看到街上走过官员的行列,非常感慨的说了一句:‘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执金吾是负责保卫京城的宫城的官员,这个落魄少年后来倒是没当执金吾,而是直接做了皇帝,他就是汉光武帝刘秀。”

万鹏愣住了:“这……”

“人们平常听到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会依据常理去推断,这事可能或者不可能。而这‘常理’仅仅源自本身的生活经验和知识积淀,毫无疑问,这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这个世界上经常会发生你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顿了顿,苍浩接着道:“很多时候,偏偏是那些看似疯狂的想法,反而还真就有实现的可能。反倒是表面顺利成章的事情,往往会中途出岔子……”

李崇点点头:“我赞同老大的观点。”

“兄弟们,好好想想吧,这个老雷泽诺夫卷走了克格勃一百亿美元,然后借助华夏和M国之手摧毁了克格勃。一个人能够在默默无闻之中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如果不是亲眼见识到,连我都很难相信这是真的。”深吸了一口气,苍浩非常感慨的说道:“仅仅从老雷泽诺夫过去的经历,我毫不怀疑他有能力实现自己的野心,只不过我们还不知道具体手段而已。”

万鹏挠挠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苍浩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对了,你们听过毛竹的典故吗?”

万鹏摇摇头:“毛竹怎么了?”

“有一种毛竹,种下去之后,开始的五年时间里几乎看不到生长。但到了第六年,每天生长六十公分,很快就长到三十米高。人们看不到的是,在过去着五年时间里,毛竹生长出了连接起来长达几千米的根系。正是因为这发达的基础,决定了它惊人的生长速度。”苍浩顿了一下,不无忧虑的道:“现在我们知道了,老雷泽诺夫避难那些年,一直通过某些途径跟外界保持联系,我们无从知道他都做过什么,只不过,我相信他现在突然发难不是没有原因的。很可能就是过去这些年里,他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基础,可以把计划付诸实施了。”

“没错。”李崇再次点头:“可能有人觉得老雷泽诺夫是个疯子,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属于疯子的!”

提起那段历史,连赵轩都不得不对老雷泽诺夫这个人带上敬佩的语气:“他可真是个人物,想要统治克格勃,就干脆摧毁克格勃,然后重新建立……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以他当时的能力和地位,完全可以进入最高决策层,又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搞出这样的计划呢?”

“我推测可能有这样的原因……”苍浩尽量让自己代入到老雷泽诺夫当年所处的环境中,试着分析道:“老雷泽诺夫并不仇恨克格勃,只是认为克格勃走入歧途已经溃烂,所以制造了他的家庭悲剧。即便他当年进入最高决策层,肯定也要受制于其他政治寡头,但如果重新建立那就是自己说了算。某种程度上,制造一样新的东西比修理一样旧的东西更容易,所以他做出了这种选择。”

几个兄弟对视了几眼,随后一起点头:“有道理。”

“事实求实的说,老雷泽诺夫是个人物,他所具有的这份坚韧和深谋远虑……”苍浩无奈的笑笑:“我承认自己没有。”

赵轩急忙道:“老大你怎么可以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们对自己和敌人都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妄自尊大。”顿了顿,苍浩深深地说了一句:“因为老雷泽诺夫比我强,所以我很高兴能有这个对手!”

“我也这么想。”冷瞳在很多事情上都能跟苍浩想到一起去:“我们应该感谢这样的对手,因为他们能让我们学到很多东西,帮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反正我喜欢虎一样的对手,如果总是跟猪打交道,自己也会变成猪的。”

对冷瞳的这番话,几个兄弟有一点不同意见,不过没有一个人对眼下的形势感到畏惧,甚至还有人摩拳擦掌为即将到来的大战感到兴奋。

兄弟们在那讨论起如何干掉老雷泽诺夫,苍浩又刷了一下微博。

这年头,微博是信息传递最快的渠道,让所有传统和网络媒体黯然失色。

这个时候,已经有刚好身处事发地的记者进行实时报道,更有好事的网友远距离围观。

现场传回来大量图片,苍浩仔细分析了一下,初步判定这所医院地处闹市区,是一栋四四方方的建筑物。

从纯粹军事角度来说,这栋建筑四面临街,无险可依,而且窗户非常多,难守易攻。

但苍浩认为,这反倒是犯罪分子的高明之处,闹市区街道狭窄且人口密集。医院周围又有很多高价值建筑物或其他固定资产,警方为了避免附带损伤,不便于展开火力。

眼下,窗户都已经被沙袋给堵上,还留下了很多射击孔,估计是武装分子胁迫人质干的。

俄国警方和特种部队已经在外围来开警戒线,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似乎还有谈判专家在向医院里面喊话。

在某些照片当中,可以隐约看到有一些军人,身穿土黄色,脑袋带着黑色头套。也有一些没戴头套,而是戴着黑色的头盔,头盔前方安装着夜视仪。

这些军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阿尔法特种部队,他们已经布置好狙击位置,占据了有利地形,只要上面一声令下,就能迅速突入医院。

苍浩无法看到医院内部的情况,恐怕阿尔法特种部队也不了解,如果真的就这样硬攻进去,只怕人质要蒙受惨重伤亡。

显然,联邦安全局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可能是等谢尔琴科回国做决断,所以暂时没有下令,场面就这样僵持着。

一般来说,恐怖主义分子都有政治目的,或者是干脆大开杀戒,或者是挟持人质。

如果是后一种情况,他们必定会向政府提出要求,比如索要赎金,又或者要求释放同伙。

但这些武装分子却没有传递出半点信息,医院里面静悄悄的,死一般寂静。

根据一些外围消息来看,俄国方面也是一头雾水,既不知道这些武装分子的目的,甚至连他们的人员数目和武器配备也不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