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求草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场危机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很多国家对俄国表示愿意提供帮助,但到底怎么帮,又没人说得清楚。/class-3-1.html

很快的,四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局面没有一点改变。

联邦安全局通过喊话,给人质个人手机打电话,还有其他种种方式,试图与武装分子取得联络。

只要能够取得联络,那么就可以谈判,和平解决这场危机就有可能。

然而,所有联络都宣告失败,医院里面仍然是死一般寂静。

继续关注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意义,苍浩也就不再看了,随手在微博上打了一个字:“哎……”

苍浩没多想,只是感慨一下,却忘了此时打开的是自己实名认证微博。

结果就是求艹团蜂拥而至:“老公,艹我!”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一件事情发生后往往应该有顺利成章的结果,然而这个结果根本没有出现,整件事情滑向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方向。

苍浩在《不诚勿扰》上的那一番话,从常理上来说,肯定是要遭到很多女性批评甚至谩骂的。

现实却是,批评和谩骂确实有不少,但因为有人莫名其妙把苍浩分析称隐形土豪,结果导致了求艹团这个群体的诞生。

正因为求艹团,苍浩已经不怎么敢在实名微博上说话了,而求艹团显然又是一些网络闲人,苍浩这微博刚发出去,“她们”就知道了。

苍浩很无奈,随后在第一条评论下面回复了一句:“好啊。”随后就退出了实名微博。

求艹团规模这么大,真要是挨个艹一下,只怕得用上好几年的时间。

只不过,这种“求艹”的表现未必真的是愿意被艹,也无从知道求艹团这些人长什么样,或者是男是女。

当然,苍浩看过其中一些人的头像,倒确实是女的,姿色可人,乃大屁圆。

只不过,当下全球风云际会,亚洲出现了四大骗,分别是韩国人的整容、泰国人的变性、东瀛人的化妆和华夏人的自拍。

你无从知道每一张网络美女照片的背后,是一个怎样的抠脚女汉子,这是残酷并赤果果的现实,反正苍浩是毫不怀疑其中很多会让自己看见了就掉头便跑。

然而,尽管苍浩很英明的没有把求艹团当真,但有人把苍浩的行为当真了。

苍浩收起手机,正准备回家,井悦然的电话打了过来:“苍浩你太缺德了!你不怕遭报应吗!”

苍浩被骂得晕头转向:“我怎么了?”

“网上很多女孩没有社会阅历,甚至还可能是未成年人,你竟然骗泡……”

苍浩吓了一大跳:“我怎么骗泡了?”

“你刚才在微博上说什么了?”

“我就是叹了一口气!”

“你叹气之后又干什么了?”

苍浩这才想起来原来是那条评论惹的祸:“你关注我微博了?”

“我……”怔了一下,井悦然急忙解释道:“我就是闲着没事看了一眼,公司同事的微博我都有关注。”

“他们上我这来胡闹,我随口说了那么一句,有问题吗?”

“她们都是孩子,她们可以胡闹,你不可以。”井悦然的语气无比郑重:“苍浩,如今你也是网络名人,还是曹氏地产的高管,算是公众人物了,你能不能对自己的言行多加检点?”

“我还就言行不检点了,怎么滴?!”苍浩有点火了:“我还就告诉你了,井悦然,我这辈子就是放荡不羁嬉笑怒骂,我才不管自己是不是什么名人,我就这幅德行了,你看爱的不看!”

“好,苍浩这是你说的,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我为什么会忘了呢?”苍浩反驳:“井悦然经理,咱俩已经分手了,你没有任何权利干涉我的个人生活!”

“我才不是干涉,我是维护社会的公序良俗,这是作为公民应尽的义务!”

“你倒是挺热心啊,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啊,我还真庆幸咱俩分手了……”冷哼了一声,苍浩挖苦道:“我现在一脑门子官司,你不关心一下还跑过来兴师问罪,咱俩这也就是分手了,要是真结婚了,我一天天被你这么絮叨,能活过五十岁都是个生命的奇迹。你造吗,井悦然,我要是五十一岁那年死了,都特么算喜丧!”

井悦然一直自以为口才了得,这一次却被说的哑口无言:“我……”

“你要是没事了,我要去忙了,拜拜。”奉上这句话之后,苍浩直接挂断了电话,起身向寺门外走了出去。

这一天太累,苍浩想回去休息,可也就是刚离开多林寺不远,发现迎面走过来一个道士。

多林寺附近有几座寺庙,但没有道观,在这里看到道士倒是很新鲜。

这个道士年纪不大,二十来岁的样子,中等身材,头上扎着一个发髻,穿着藏青色道袍,打着白色绑腿。

按说,修道之人就算不是仙风道骨,至少气质看起来也要超然,但这个道士给人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猥琐。

他的额头上有个黑色的痦子,痦子上还有一根黑毛,而这根毛实在太长了,迎风招展颇为飘逸。

说起来,自从认识了不信和格桑两个酒肉朋友,苍浩对形形**的宗教骗子也习以为常了,不过还是不由得多看了这个道士两眼。

也就是多看了这两眼,引起这个道士的注意,走过来对苍浩双手合十:“无量天尊。”

“这位真人啊,虽然我不太了解道教,不过也听说过道教以左边为大,所以行礼的时候都是左手单掌……”苍浩很好心的提醒:“双手合十是和尚的礼仪!”

“啊……这……释道合一吗。”道士干笑几声,又道:“贫道封禅子是也。”

“你有事吗?”

“贫道来自彩云之南,曲靖人也,近期,我们那里遭受罕见的泥石流,贫道特意出来募捐,为家乡灾民求个机缘。”这一次,封禅子倒是很注意,没有双手合十,而是左手单掌作揖:“这位善人,三百五百不嫌少,三万五万不嫌多,就看您的善心有多大了。”

“张嘴就是三五百,你被红十字还黑啊。”苍浩仔细打量了一下封禅子,刚才封禅子双手合十的时候,给了苍浩很大的启发。

一个人的一双手竟然有这么大的区别,右手壮硕,骨节粗大,右手倒是白嫩纤细像个女孩,想来是夜里做多了某种运动的结果。

可能也是憋坏了,脸上除了杨梅大疮还涨了好几个痘痘,一副五行缺逼,命里欠艹的样子。

封禅子挺失望:“这是做善事……”

苍浩冷笑一声,懒得跟这个骗子道士多废话,转身就要离开。

熟料,封禅子认定苍浩是头肥羊,非要宰上一刀,竟然迈步跟了上来。不过,这一次他换了一种方式:“失主,就算你不肯募捐,咱们也可以聊聊吗……我看你愁眉不展,像是有心事,能否对贫道讲讲?”

苍浩想起刚才井悦然骂自己缺德,张嘴就是一句:“如何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这个好办。”封禅子变戏法一般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十元。”

这本书破破烂烂,上面因这三个字“道德经”,这让苍浩很佩服:“果然有道德啊。”

“当然了。”封禅子见苍浩终于赞扬自己,不仅非常得意,脸上的两个小包跟着跳动了几下,苍浩觉得那两个包有点像是杨梅大疮。

“十元太贵了。”苍浩摆摆手:“那可是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什么?比我还穷?”封禅子怀疑苍浩是在耍自己:“失主你能拿多少?”

“我告诉你哈,贫僧最近也在募捐,咱俩是同行。”苍浩不耐烦地摆摆手:“你找错人了。”

封禅子愣住了:“你……贫僧?你是和尚?”

“我是密宗活佛,法号曲尼玛勒歌碧仁波切,目前正在多林寺双修。”

“啊……”封禅子愣了一下,马上又回过神来:“这样啊,不过没关系,释道合一吗。”

“是吗,那你去卖书给别人吧,本活佛要去双修了……”

“等等……”封禅子再次追上来:“虽然你不肯买书,不过……施主你最近一定是遇到愁心事了,我可以帮你看一下手相,点拨你几句,或许你就能找到解脱之道。”

苍浩开始觉得这个道士挺有意思:“我们密宗不信这个,再说了,如今都讲星座了!”

“星座也好,紫微斗数也好,万法归一。”封禅子再次作揖:“佛本是道吗。”

“你真会看手相?”

“当然了,我可是手相专家,凡是跟手相有关的事,你都可以来问我。”

“好。”苍浩把左手伸向封禅子:“你先说点跟手相有关的事吧。”

“但我们不能白说的……”封禅子嘿嘿一笑:“失主要先对三清有份供养,这样我才能说手相之事,否则会折我阳寿的。”

“多少?”

封禅子马上道:“十元。”

很显然,封禅子已经觉察到,刚才开价太狠把苍浩给吓住了。

本着薄利多销的原则,封禅子决定从苍浩身上少弄点,不过从几百元一下子跌到十元,这落差让苍浩有点难以接受。

无论如何,苍浩还真掏出十元钱给了封禅子,很郑重的问:“你都能说出什么手相?”

被苍浩这么一问,封禅子被振奋了精神,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东瀛首相是安倍晋三,英国首相是卡梅伦,西班牙首相是拉霍伊……”

“我艹!”苍浩惊呆了:“你还真特么是首相专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