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阿尔法/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尔法特种部队,联邦安全局下辖最精锐的反恐力量,通常穿着黑色作战服,黑色的护膝和护肘,外表既像是特警,又像是军队。穿越小说

之前,他们与另一支特种部队信号旗联合演练,暂时换上友军的标志性土黄色作战服,就这样直接赶来了战场。

不过,虽然颜色都一样,信号旗的这种作战服跟契卡那种侧面拉链的不同,在设计上参考了西方军队,一眼就可以分辨出。

谢尔琴科决心用突袭打开僵局,手下立即制定了详细作战计划。

阿尔法随即行动起来,他们已经占据有利地形,接到命令之后迅速找到自己的攻击位置。

虽然恐怖分子行动迅速且身份神秘,不过联邦安全局还是获得了一些关键信息,其中包括医院的建筑图纸。

阿尔法时刻做好战斗准备,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就已经选择了合适的进攻位置。

第一分队部署在了医院后身,隔着一道墙壁就是医院的仓库。

第二分队扼守着医院东墙,这里对应医院的手术室。

第三分队则在医院西墙,这里一楼没有窗户,二楼则是临街走廊。

谢尔琴科用对讲机告诉所有阿尔法士兵:“你们的任务是击毙所有恐怖分子,然后营救人质,要尽量避免人质的伤亡。我知道你们会有牺牲,但你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愿上帝与你们同在。”

等到谢尔琴科的动员结束,第一分队和第二分队分别取出一条手臂粗细的橡胶管,迅速粘贴在墙上形成一圈,中间围绕的面积刚好可以让一个人冲进去。

紧接着,两个分队一起按动按钮,橡胶管猛地爆炸起来,按照粘贴的形状在墙上炸出豁口。

这种橡胶管其实就是爆破装置,是特装部队反恐专用的,特点是爆炸威力直前直后,不向周围扩散。

因此在引爆的时候,只要不站在正面或者背面,就算在旁边都很安全。

而且,这种橡胶管分成好几层,在炸药外面有一层是水,在爆炸之后最大程度压制烟尘,便于军警搜索目标。

随着一阵激烈的口令,两个分队全部突入医院内部,与此同时,第三分队也动手了。

两名阿尔法士兵先是从远处发射了两枚RPG,不过这两枚RPG都没有装药,所以不会爆炸。

靠着巨大的冲击力,两枚RPG撞开了堵在窗户上的沙袋,这还是恐怖袭击发生以来,医院里面第一次见到阳光。

紧接着,阿尔法士兵迅速支起两架长梯,攀援而上,从窗户冲进医院。

一场战斗,不管是大规模战役,还是小规模反恐作战,都不是说起来那么容易。

谢尔琴科总揽全局下达命令,参谋们在接到命令之后,要迅速拟定作战计划,呈报谢尔琴科批准。

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三支阿尔法分队采用的战术,全部严格遵照作战计划。

谢尔琴科的命令很果断,参谋制定计划的速度非常快,阿尔法特种部队执行任务也很周密。

只是一转眼,三支分队全部冲入医院,紧接着,医院里面到处响起了枪声。

谢尔琴科用望远镜看过去,透过沙袋的缝隙可以看到不断有火光闪过,这是阿尔法特种部队在跟恐怖分子交火。

突击地点都是经过谢尔琴科同意的,因为在正常情况下,这三个地方都是医院里人最少的。

当然,现在属于非正常情况,没人知道恐怖分子掳掠人质之后怎样安排,很可能偏偏把人质集中关押在这三个地方。

但谢尔琴科没有更好的选择,只有冒险赌一次,他听着枪声的同时不住在内心祷告:“上帝保佑……”

枪声越来越激烈,似乎阿尔法特种部队推进的很顺利,但情况马上发生变化。

那些没有遭受阿尔法特种部队进攻的地方,门窗上依然堵着沙袋,突然之间,沙袋之间预留的射击孔一起喷吐出了火焰。

同样是在这突然之间,枪声变得更加激烈起来,其中包括多种大口径武器,甚至还有格林机枪。

也就是格林机枪,这种博尼最爱的武器,单兵携带实在带不了太多的弹药,在格林机枪惊人的耗弹量面前可能只维持十几秒的连射。

如果固定部署在某个地方,并且有充足的弹药供应,就会变得更加可怕。

果不其然,谢尔琴科亲眼看着几条火蛇从沙袋后面射出,缓缓舔舐着街道上的一切。

顷刻之间,街道面目全非,所有车辆被打出了无数个弹孔,转眼变成一堆废铁。

刚才封锁这里的时候,阿尔法特种部队在内围,警察在外围。

而恐怖分子的攻击马上扩展到了外围,这些警察大都躲在警车后面,

就像那些没来得及撤走的民用车辆一样,这些警车接连报废,后面的警察卒不及防,纷纷被扫到在地。

鲜血混合着分散的汽车部件到处迸溅开,而火蛇依然疯狂,最后竟然对着联邦安全局指挥中心集中攻击。

谢尔琴科立即趴倒在地,几个参谋人员没反应过来,当场被打得肠穿肚烂。

很显然,恐怖分子知道这里,持续射击了一分钟之久。

谢尔琴科始终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等到恐怖分子的射击终于停止,谢尔琴科感到整栋楼似乎都要塌下来。

指挥中心里面一塌糊涂,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弹孔。

谢尔琴科看到这个场面呆住了:“输了……我们输了……”

尽管阿尔法特种部队仍然在战斗,事实上胜负已分,恐怖分子在与阿尔法特种部队交手的同时,竟能对外部警戒线发起进攻,说明他们的人数不仅远超预料,而且有了充足的准备。

换句话说,恐怖分子已经设下圈套,只等着阿尔法特种部队自投罗网了。

很快的,从仅存一部通话器传来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喊声,已经分不清楚是哪个分队了:“敌人数量太多了……我们被包围了!请求撤退!”

谢尔琴科从地上站起来,一个箭步冲过去,拿起通话器喊道:“撤!马上撤下来!”

回答谢尔琴科的是一阵惨叫,片刻之后,通讯中断,枪声很快也停止了,一切回归平静。

谢尔琴科冒着可能被狙击手击中的危险跑到窗前,向医院那边看过去,只见和战斗之前几乎一样,只是那些沙袋和墙面上多了许多弹孔。

“马上回答,山鹰……狐狸……马上回话!”谢尔琴科用通话器徒劳的喊着,呼叫的都是阿尔法特种部队分队的代号,但谢尔琴科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谢尔琴科用力把通话器摔在地上,对着指挥中心的人狂吼着问道:“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这句话的时候,谢尔琴科背对着窗户。

一个特工参谋刚刚站起来,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医院,登时呆住了:“局……局长,你看……”

谢尔琴科转回身看过去,发现二楼有一扇窗户上的沙袋被移开了,看不到窗户里面有人,但马上的,有一样东西从窗户里丢了出来。

谢尔琴科只是看了一眼,登时心就像被揪住了一样疼,因为那是一句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尸体。

马上的,又是一具,接着是第三具,恐怖分子足足抛了十具尸体出来,在地面上堆成了一座小丘。

每一具尸体上面弹痕密布,鲜血淋漓,本来阿尔法特种部队都穿着防弹衣,但恐怖分子使用的重型武器击穿了他们的防弹衣。

很快的,这座尸体组成的小丘下面汇聚起了一滩鲜血,缓缓向四周扩散开来。

场面如此凄惨,却没有一个人赶上前给这些英雄收尸,有两个警察刚刚试图靠到近前,就被恐怖分子躲在暗处的狙击手爆头。

谢尔琴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个人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谢尔琴科猜到了对方是谁,马上把电话接了起来:“你们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

里面传来的声音机械古板,像是经过电子加工的:“没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是你们占领了医院,对吧,你们到底是谁?”

“到了适当的时候,会让你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在眼下你最需要做的不是追问这个,而是拿出专业精神与我们谈判。”冷冷一笑,对方很不屑的道:“从你的声音我能感觉到,你已经完全慌乱了,据说你是联邦安全局最优秀的局长,但你这个表现让我们非常的失望。”

谢尔琴科听到这句话,不仅有些汗颜,不过到了什么时候,自己都不应该失去专业判断和职业能力。他从刚才的愤怒和惊慌中冷静下来,一字一顿的质问道:“说说你们的条件吧。”

“首先,刚才的战斗我们全歼了三个分遣队,他们是阿尔法特种部队的精英。接下来,你可以把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其他分遣队也派上来,对了,联邦安全局麾下还有一支特种部队信号旗,也可以一起来,我保证跟刚才的结果不会有任何区别。”

谢尔琴科听到这话有些惊恐,因为对方太了解自己这一边了。

编制上,阿尔法特种部队有五百多人,组成若干个分遣队。

其实这些编制人员包括了军官,还有负责后勤和训练的,真正的精锐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正是在出现突然事件之后第一时间赶到的这三支。

也就是说,即便阿尔法特种部队其他分遣队继续进攻,也没有意义了。

当然,谢尔琴科手下还有信号旗可用,但信号旗的表现一定会比阿尔法更优秀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