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下了好大的一盘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次、你们可能会采用玉石俱焚的方法,用精确制导武器或者空中打击直接摧毁整个医院,但我希望你要明白我们有很多人质……” 对方冷笑着道:“无论是你还是你的上级都不可能承受这样的代价。穿越小说

“我们不会再派分遣队进攻,更不会摧毁医院。”谢尔琴科斩钉截铁的道:“现在说出你的条件吧!”

“你果然表现出专业技能,开始准备谈判了……”呵呵一笑,对方一字一顿的道:“等着吧!”

丢下这句话,对方中断了通话,而谢尔琴科只能茫然地站在那里。

很快的,谢尔琴科的手机再次响起,谢尔琴科看到号码就是一惊。

来电的是俄国总|理,就是之前与华夏方面打成合作协议的那位俄方二号人物,也是谢尔琴科的靠山。

谢尔琴科急忙把电话接起来,直截了当的汇报了一下经过。

“损失很惨重是吗……”二号人物的声音非常有磁性,情绪波澜不惊:“根据你的经验,推断一下对方的要求什么。”

“很难说……”谢尔琴科摇摇头:“既然恐怖分子动用了这么庞大的资源,我怀疑……”

“直接说!”

“他们可能不是普通的恐怖分子。”谢尔琴科说到这里,额头有些冒冷汗了:“总|理阁下,我们遇到的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情况,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你认为与老雷泽诺夫有关系吗?”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谢尔琴科深吸了一口气,很小心的回答:“阁下已经知道血狮雇佣兵与老雷泽诺夫之间的恩恩怨怨了,这场恐怖袭击爆发的同时,血狮雇佣兵在华夏境内也遭到袭击。我认为这不是巧合,可能所有这些事情正是老雷泽诺夫一手策划,但我们无从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沉吟片刻,二号人物缓缓说道:“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也就是付出一定程度的牺牲。”

“你的意思是……” 谢尔琴科心中一惊,急忙问:“那些人质……”

“如果牺牲几百个人,可以保证几百万人的安全,我认为是值得的。”顿了顿,二号人物一字一顿的又道:“如果,所有这些袭击,真的是老雷泽诺夫一手策划,我们就只能做这样的打算了。”

“明白了。”

“我们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但是没有办法……”说完,二号人物中断了通讯。

再说苍浩这一边,回到家里后,刚洗了一个澡,孟阳龙打来了电话。

这一次,孟阳龙那边没有枪炮声做背景,通话总算顺畅了许多。

孟阳龙直接就问:“看新闻了吗?”

苍浩马上就明白了:“俄国那边的医院人质事件有新进展了?”

“阿尔法特种部队发动强攻,结果三个分遣队全部阵亡……”停顿了一下,孟阳龙斩钉截铁的道:“我十分肯定这事是老雷泽诺夫策划的!”

“恐怖分子提出什么要求了吗?”

“没有。”孟阳龙摇摇头:“谢尔琴科下令强攻,显然冒失了一些,不过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关键在于,这一次伤亡这么惨重,人质却一个都没救出来,这会导致联邦安全局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进而可能会危及到俄国总|理。”

“跟俄国总|理有什么关系?”

“这个涉及到政治……”叹了一口气,孟阳龙多少有点无奈的道:“俄国有两大政治派系,总统是一派,总|理是另一派。这两派有分歧,也有合作,如果你关注国际局势就知道,这两个人唱起二人转把持了政坛。几年前,总统为了稳固自己的位子,向总|理输送了一些利益。原则上来说,国家安全工作原本应该由最高首长负责,在当时总统却把这个权力转交给了总|理。”

苍浩明白了:“原来是怎么回事。”

“谢尔琴科年纪轻轻就能上位,完全是得到了总|理这个二号人物的支持,换句话说,谢尔琴科属于二号人物这边的派系。”顿了顿,孟阳龙继续说道:“如果这一次事件不能妥善处理,很难说总统方面是否会发难。搞不好,二号人物会丢掉负责国家安全的权力,甚至还有可能付出更沉重的代价。”

苍浩哈哈一笑:“这么说起来,所有这些袭击,还真就是老雷泽诺夫一手策划的!”

孟阳龙也是聪明人,马上就道:“因为老雷泽诺夫就是要让俄国政坛陷入内斗。”

“没错。”苍浩点点头:“俄国内部越是混乱,老雷泽诺夫越是可以浑水摸鱼,这样一来,他的计划脉络也渐渐清楚了,那就是摧毁现政府然后取而代之。”

“够狠啊。”孟阳龙倒吸了一口凉气:“通过这样的方法控制一个国家,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每次改朝换代都要死很多人,我之所以不认同老雷泽诺夫是因为……”冷冷一笑,苍浩说道:“政权变更造成的死难多数是因为由此引发的战乱,但也有那么一些人,为了杀人而杀人,老雷泽诺夫就是这一种。在他计划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会死很多人,然而仍然无情的执行这个计划,这种人我只能用‘恶魔’来形容。”

“那么也就是说,这一次的医院恐怖主义袭击,不会得到解决?”

“我断言所有的人质都会死!”

孟阳龙长叹了一口气:“还有呢?”

“还有就是……”苍浩想到种种可能性,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恐怖主义袭击会接二连三的发生!”

“你这个猜测和我一样。”孟阳龙倒是当仁不让,反正也没人知道,他之前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样分析:“从我们两国的合作出发,我应该让俄方注意一下,但我知道就算把证据摆在眼前,他们也会怀疑我们是不是别有用心。更不用说,现在我们没有证据,仅只是推测而已。”

孟阳龙的意思很明白,尽管已经预料到时间接下来的走向,也不会说出来。

换句话说,孟阳龙会眼睁睁看着那些人质死在医院里。

尽管苍浩不认识那些人质,甚至从没有听说过发生恐怖袭击的那座城市在哪,想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要这样罹难,还是感到很心痛。

但苍浩没有办法,在这件事情面前,苍浩做不了什么。

这就是政治,血腥无比的政治,生命可能是政治当中最不重要的东西。

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这还不算完,我总觉得……老雷泽诺夫还有大招!”

孟阳龙急忙问:“什么大招?”

“暂时我不知道。”苍浩无奈的摇摇头:“不管怎么说,可以肯定的是,老雷泽诺夫想要摧毁俄国政府,而只靠一连串恐怖袭击还不够,可能这些都只是餐前小菜!”

“我有责任……”孟阳龙苦笑两声:“认识了老雷泽诺夫这么多年,被骗了这么多年……”

苍浩直接来了一句:“连我都没看穿,更别说你了!”

孟阳龙佯装愠怒的质问:“你的意思是你比我高明?”

“当然不是了。”苍浩一个劲的摇头:“前几天,中央电视台在微博上教导我们说,‘不要在上司面前显示自己的聪明’。你知道,我一直是中央电视台的粉丝,尤其是《新闻联播》这个节目,每天都能给我带来幸福的三十分钟。既然央视都这么说了,我自然要学的聪明一点……”

孟阳龙总觉得苍浩话里有话:“你真这么想?”

“我只是嘴上这么说,然后在心里认为,我确实比你高明。”

“你……”孟阳龙好像要发火,不过旋即却哈哈大笑起来:“臭小子,你这张嘴啊……得了,我认输,我说不过你。”

“那咱们就接着说老雷泽诺夫吧……”苍浩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沉重起来:“我们无从知道,老雷泽诺夫在那个岛上避难的那些年里,为自己经营起了一个怎样庞大的网络。我倒是知道,旧苏解体的时候,各种武器大量流失,甚至包括战舰和核武器。以老雷泽诺夫对旧苏军事体系的了解,手头又那么有钱,搞出一支军队不是问题。”

“让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孟阳龙的语气同样变得很沉重:“就像你说的一样,旧苏解体的时候,由于管理混乱、军人腐败,连核弹头都丢了不少。当年我们如临大敌,唯恐这些武器造成威胁,但这些年过去,还真没见到旧苏流失的武器造成太大影响,当然小规模的危害还是有的。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武器,尤其是核弹头,去哪了?由于多少年不出事,我们已经把这事给忘了,难不成落到老雷泽诺夫手里?”

“但愿没有。”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如果今天这些袭击真跟老雷泽诺夫有关,毫无疑问,在友谊宫偷袭你的也是他,我们之前的分析都是正确的。绑架了你,一定程度上影响华夏高层决策,老雷泽诺夫下了好大一盘棋。”

孟阳龙无话可说,只有叹一口气。

苍浩继续说道:“也就是这一连串袭击,涉及到了庞大的军事资源,我觉得老雷泽诺夫控制的武装力量可能远超预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