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注定牺牲的人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狮雇佣兵及其兄弟部队地狱伞兵在华夏的存在,确实是一个难解的结,一方面,这种存在不合法,另一方面,国家安全确实需要。/class-2-1.html

听孟阳龙的语气,似乎是已经找到了办法,这倒让苍浩感觉很欣慰。

孟阳龙性子耿直,不会忽悠人,更不会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忽悠人。

只是,要把血狮雇佣兵和地狱伞兵的存在合法化,这个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小。

反正苍浩想来想去,自己是找不到合适的办法。

既然孟阳龙不肯多说,苍浩索性也就不问了,只是道:“还有事就回头再说吧,我太累了,要休息了……”

劳累的一天,苍浩睡的很香。

发生恐怖主义袭击的那所城市,时区与广厦相差不多,此时也是入夜了。

但谢尔琴科却不敢休息,也睡不着,来来回回在残破的指挥中心走来走去,等着恐怖分子提出条件。

八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谢尔琴科的手机响了,正是恐怖分子打来的。

跟上次一样,恐怖分子说话带着电子合成的声音,语气波澜不惊:“希望你睡了个好觉。”

“你认为我有心思睡觉吗?” 谢尔琴科摇摇头,一字一顿的道:“是不是可以谈条件了!”

“可以。”

“那好……”谢尔琴科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恐怖分子有所要求,这件事情就有和平解决的希望:“我承诺过,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你们的要求我都会同意,我甚至可以保证你们安全离开,但前提是你们不能伤害人质……”

对方打断了谢尔琴科的话:“我知道,联邦安全局有一整套反恐方案,从如何与恐怖分子谈判,如何设定突击计划,到如何营救人质,都有准备。不过,时代变化的很快,你们的官僚主义作风却让你们忘记了完善和修改这个方案,所以你现在还是省省吧,你们那种老掉牙的套路对我们不管用。”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免去废话……”谢尔琴科多少感到有些尴尬:“直接说出你们的条件!”

“一百亿美元。”

“什么?”谢尔琴科吓了一大跳,原本也知道恐怖分子会索要巨额赎金,不过一两个亿也就是上限了,却没想到恐怖分子如此狮子大开口。

“一百亿美元,没听清楚吗?”恐怖分子冷冷冷的道:“我们提供一个瑞士银行的账户,一个小时之内,必须把钱打入。”

“你们知不知道一百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联邦政府怎么可能拿出来这么多钱?”

“要是嫌贵的话,那我们就只有处决人质了,几百个人呢,足够杀上一阵子了。”

“如果所有人质都死了,你们也得偿命。”

恐怖分子毫不犹豫的道:“我们既然敢来这里,就不怕牺牲。”

谢尔琴科咆哮着问了一句:“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钱!”对方顿了一下,一字一顿的道:“一百亿美元,一分都不能少!”

“等等,万事有商量……”谢尔琴科被对方的态度震慑了,急忙缓和了语气:“就算联邦政府同意,筹集这么多钱也需要很长时间,怎么可能一个小时就搞定!”

恐怖分子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那是你们的问题!”

“还有,这件事不符合常理……”摇了摇头,谢尔琴科试探着道:“你们要知道,现在瑞士银行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安全,他们可以向其他国家政府提供客户信息……”

“你认为我们在动手之前没有做过充分准备?”恐怖分子冷冷一笑:“瑞士加入银行间自动交换信息新标准,确实可以提供客户信息,但要在2015年生效,我们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可一百亿美元这么大的数额,一旦发生转移,无论如何都是有迹可寻的,难道你们不怕暴露自己?”

“不怕。”

“我觉得你们应该分散到几个账户里才对。”

“用不着。”对方有点不耐烦:“怎么把一个账户里的巨额资金转移出去,这个是我们的问题,不需要你费心,你的问题就是尽快支付这笔钱。”

“好吧……我向上级请示一下……”

“看来你权力很有限。”对方的语气戴上了一丝挖苦:“好吧,随便你请示谁,总之我们要在一个小时内收到钱,否则每隔十分钟我们就会枪决一个人质。”

丢下这句话,对方中断了通话。

谢尔琴科不敢耽误,立即给二号人物打去电话,如实汇报了情况。

“一百亿美元是吗。”二号人物的声音始终平静如水,就像那帮恐怖分子一样不掺杂任何感情:“你应该知道,现在我们的财政状况不是很乐观,可就算是在我们预算最充裕的时候,也不可能拿出来这么多钱。”

“那你的意思是……”

“我说过,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看起来这话要应验了。”

谢尔琴科心头一凉,知道二号人物的意思是要牺牲这些人质:“我该怎么做?”

“调集所有阿尔法特种部队再次强攻。”二号人物停顿了一下,毫不犹豫的继续下令:“考虑到阿尔法特种部队在先前战斗中损失惨重,我将会调派内务部部队支援,不惜一切代价全歼恐怖分子。”

简单来说,联邦安全局麾下有两支特种部队,阿尔法主要对内,信号旗主要对外。

此外,俄国还有一个内务部,职能近似于联邦安全局,麾下有一支二十多万人的武装力量。二号人物所说的“内务部部队”就是指此,相当于华夏的武装警察部队,介于军队和警察之间,同样属于二号人物的派系。

在联邦安全局和内务部之外,就是联邦国防军了,而这也是俄国最强大的力量,只不过这支力量却属于总统的山头。

由于国防军主要承担对外作战,职权并不包括反恐,所以没有参与这次事件。

二号人物的顾虑就在于,如果事件不能迅速解决,总统可能会调动国防军,这样一来他的权力就会被削弱。

谢尔琴科能揣摩到二号人物的心思,可还是有些顾虑的问:“这样做……合适吗,毕竟那里有几百个人质,如果恐怖分子开始杀人……”

“我明白你有些心软。”二号人物微微笑了笑,缓缓说道:“首先我们要明确,联邦不可能支付这笔钱,那么结果就是恐怖分子逐个处决人质。所以我们还不如主动出击,当然人质会有伤亡,但只要能救出来一个,总要好过那个结果。我也为人质感到惋惜,可惜他们注定要牺牲,也只能怪他们在错误的时间去了错误的地方。”

“也许他们只是虚张声势。”谢尔琴科急忙道:“如果人质全死了,恐怖分子又该怎么离开医院,他们会被愤怒的士兵和警察撕成碎片,我不相信他们宁愿死在这。”

“又也许他们真的愿意死在这呢。”二号人物摇摇头,语气重又变的冰冷起来:“谢尔琴科,我们不能去赌恐怖分子的心思,否则一旦输了,后果不堪设想。”

谢尔琴科一时无语:“这……”

“就这么办吧。”二号人物长呼了一口气:“尽快结束战斗。”

谢尔琴科放下电话后,垂头丧气站在那里,片刻之后,对着手下低吼了一声:“准备战斗!”

再说苍浩这一边,起床之后没做别的,直接去了多林寺。

刚来到寺门没多远,苍浩突然感到身后恶风不善,下意识地一低头,一块板砖紧擦着后脑掠过。

苍浩伸手掏出黄金手枪,枪柄冲着身后一砸,只听一声惨叫。

苍浩转过身来一看,发现原来是穿着一身道袍的封禅子,刚才这一枪托正砸在他的鼻梁上。

封禅子捂着鼻子后退好几步,鲜血从手指缝隙刷刷往外喷。

苍浩侧头看着封禅子:“怎么又是你?”

“我……我跟你没完!”因为鼻梁骨折了,封禅子说话瓮声瓮气:“我要是不灭了你,以后在道上怎么混!”

“十块钱也能让你这么拼命。”苍浩听到这话明白了,想来是上次的事让封禅子事后感觉很没面子,所以这会跑来暗算自己。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面子问题……”封禅子说着,突然左手一样,一股白烟喷向苍浩。

有那么一瞬间,苍浩怀疑这位封禅子是不是得道成仙了,能从丹田祭出一把飞剑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不过,等到这白烟飘到近前,苍浩才发觉其实没那么复杂,只是一把石灰。

背后里拍板砖、扬石灰,这货简直就是韦小宝的徒弟,不过《鹿鼎记》没告诉他的是,石灰在户外被风一吹很容易就会散开,没什么杀伤力。

何况苍浩的反应速度比他快多了,只是一低头,就躲了过去。

不过,等到苍浩抬起头来,整个人却老了四十岁,因为头发全白了。

封禅子自以为得计,张牙舞爪向苍浩扑过来:“你去死吧!”

苍浩抬手一记耳光抽在封禅子的脸上,刚好两个杨梅大疮破了,脓水从里面流出来飘洒在空中,与封禅子掉落的两颗后槽牙共飞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