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你好,七号囚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尔琴科收起手机,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搜救队伍,希望至少能够找到一个生还者。ZiYouGe.com

然而,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所有人死了,现场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

参与搜救的人根本没见过这么惨烈的场面,很多人甚至坐在废墟上嚎啕大哭起来。

谢尔琴科茫然的在废墟里走着,跌跌撞撞,不住的祈祷上帝让自己能听到一声:“救命。”

二号人物说十分钟后把电话打过来,事实上过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重新跟谢尔琴科通话。

谢尔琴科想起刚才电话里那声古怪的响,急忙问:“出什么事了?”

“就在刚才,红场发生汽车炸弹爆炸……”二号人物长呼了一口气,情绪似乎受到了一些影响:“伤亡不明,不过据估计,应该有上百人死伤……”

谢尔琴科完全傻住了:“怎么……会这样……”

“谢尔琴科,接连两起恐怖主义事件,联邦安全局表现得太过被动了。”二号人物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刚刚,克里姆林宫的大人物们又开了一个会,讨论当下的形势。”

克里姆林宫坐落于莫斯科河畔的博罗维茨基山岗上,始建于十二世纪,是全世界最大的建筑群之一,从沙俄时代时代开始到旧苏联再到今天,这里一直是俄国政治中心。

毫无疑问,二号人物本身也是克里姆林宫的大人物,只是这一次,他与其他大人物之间有了摩擦。

谢尔琴科对此已有预料,毫不犹豫的道:“我会承担责任的。”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二号人物无奈的苦笑两声:“没错,总统方面有一些人,提出应该罢免你的职务。我刚刚看了一下互联网,各地民众表现得非常愤怒,指责我们无能,联邦安全局更是众矢之的。看起来,想要平息民意,你是最合适的替罪羊。”

“我明白。”谢尔琴科点点头:“我确实有责任的,我主动要求辞职。”

“辞职?”二号人物呵呵一笑:“不,你想的太简单了,如果让你辞职,会显得你这个人很有风度。所以,那帮人不会允许你辞职的,而是一定要把你撤职,甚至可能追究你渎职,一定要把你搞臭才行。”

“这……”谢尔琴科发现,在政治面前,自己想的确实太过简单了。这两起恐怖主义袭击已经不止是国家安全问题,还成了国内政治斗争的导火索。

“你放心,是我让你当上局长的,没有我的允许,没有任何人可以罢免你。”顿了一下,二号人物斩钉截铁的道:“就算你自己想辞职都不行!”

“谢谢……”谢尔琴科再次苦笑起来,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什么。

“你应该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你辞职,联邦安全局就会被总统的人马控制。如果是他们把你免职,结果会更糟糕,在你之后被搞臭的就是我本人……”二号人物不愧是搞政治出身的,一眼就能看穿当下局势:“所以你必须留在这个位子上。”

“可是……我还能做什么?”

二号人物毫不犹豫的道:“把老雷泽诺夫逮捕归案。”

提起所有这些案件的始作俑者,谢尔琴科的斗志熊熊燃烧起来:“我一定!”

“情报显示,老雷泽诺夫仍然在华夏,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深吸了一口气,二号人物冷冷的道:“眼下,我们跟华夏方面建立了还算不做错的合作关系,你马上回到华夏全力缉捕老雷泽诺夫,这是我们翻盘的唯一机会。”

“那克里姆林宫那边……”

二号人物一字一顿的道:“我会帮你顶住一切压力!”

事实上,就连二号人物都把局面看得过于简单,压力岂止来自于克里姆林宫和互联网。

两个小时后,在多个城市爆发群众集会,要求联邦安全局对恐怖袭击负责,甚至还有极端的要求现政府下台。

同一时间,在万里之外的华夏,血狮雇佣兵仍然通过网络关注着事态进展。

苍浩跟两个假和尚喝了一会茶,转回身进来,很随意的问道:“怎么样了?”

赵轩第一个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苍浩听罢就是冷冷一笑:“发动连串恐怖袭击,让政府陷入被动,蒙受舆论压力……老雷泽诺夫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但也太过残暴了!”

赵轩很感慨的道:“咱们都是见惯了血雨腥风的人,不过在医院倒下去的那一刻,连我都感觉实在太惨了。媒体分析,死亡人数至少在一千五百人以上……老大,难道我们之前真的就不能做点什么吗?”

“如果现在给你机会穿越回历史,你去告诉希特勒不要发动斯大林格勒战役,否则会损失四分之一的德军。或者去告诉慈禧太后,不要对全世界宣战,否则八国联军会占领京城……”苍浩无奈的笑了笑:“你认为他们会听吗?”

赵轩垂头丧气的说了一句:“虽然只是假设,但我也知道肯定不会,这二位都是极度刚愎自用的人。”

“这就对了。”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这一次,跟我们当年干预种族屠杀不一样,当时我们有能力决定一切。但这件事情的决定权不在我们手里,如果我们想要挽救更多的人,就必须拥有更大的权力。”

“眼下拥有这个权力的是谢尔琴科。”冷瞳摇摇头,若有所思的道:“看来他麻烦大了。”

“有二号人物力保,暂时他应该不会出问题……”说到这里,苍浩想到一件事,吩咐李崇:“你马上看一下国内新闻。”

“你认为这件事会影响国内?”李崇立即打开网页,结果发现头条新闻是广厦本地的,大意是说近期警方将会在全市范围内普查外来人口和非法滞留的外国人。

新闻的语气很严肃,而且占了很大版面,让人能从中嗅出点什么来。

广厦本是一座移民城市,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都是外来人口推动的,所以国内其他城市清查的时候,广厦这边大都只是走个形式。

另外,广厦还有很多外国人,其中很多签证已经过期了,甚至还有很多干脆不具有合法入境手续,这也就是为什么广厦成为境外犯罪分子活动的胜地。

一直以来,警方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对这些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大规模彻查还是第一次。

“一个城市彻查外来人口,竟然占了新闻头条……”赵轩挠挠头,很费解的问:“这到底几个意思?”

“难道你不明白?”冷瞳呵呵一笑:“考虑到俄国跟华夏的关系,既然老雷泽诺夫很可能还躲在华夏,俄国方面肯定请求华夏协助了。过去,老雷泽诺夫是两国之间不愿意戳破的西洋镜,俄国方面明知道这个人在华夏,却也从来没要求什么。现在,老雷泽诺夫把事情搞到这个地步,这个西洋镜也只有戳破了。”

赵轩摇摇头:“那我更不明白了,彻查外来人口既然是为了抓捕老雷泽诺夫,为什么要公开报道,这不是给他提醒了吗?”

这个问题是苍浩回答的:“这种彻查本身就只是起到震慑作用,不可能真的把老雷泽诺夫挖出来,这条老狐狸的行踪非常隐秘。自从知道他的真实图谋之后,国家安全部门一直在抓他,尚且没有抓到,当然不能指望警方有收获。这条新闻本意是敲山震虎,如果老雷泽诺夫觉得风声太紧躲出去一段时间,那么必然搞乱了他的原计划,也算有所收获。”

赵轩终于明白了:“原来如此。”

“我就猜到国内会有所动作,没想到这效率还挺高的,比联邦安全局靠谱多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告诉几个兄弟:“你们聊吧,我去一趟翠峰村,看看那边情况。”

多林寺这边的戒备已经提升,翠峰村那边更胜一筹,地狱伞兵正在构筑工事。

在当下这个风口浪尖上,苍浩必须稳住自己的队伍,尤其对地狱伞兵多做安抚,毕竟他们的损失最大。

虽然把他们牵扯到这场战争,让苍浩多少有些内疚,但平心而论,苍浩还真不愿意让他们离开,那意味着自己少了左膀右臂。

这段时间,苍浩没坐公司的专车,不管去哪都是打车。

海山寺这一带有好几所寺庙,因为海山寺在其中最为出名,所以整个地区以此为名,而这个地区又以海山寺广场为中心。

总的来说,海山寺地区呈三角形,下面的一条边是公路,此外的一条边是山峦,另一条边是大海,山峦和大海夹着一个角,而这个角就是多林寺。

也就是说,多林寺在海山寺地区最深处,相当于在死胡同里。

正由于位置特殊,周围非常幽静,附近没计程车经过,所以苍浩必须走到外面才行,这样一来就路过海山寺广场。

广场分为几大块,有不同的功能,其中有一片靠海的地方是休闲区。

这里支着许多大型遮阳伞,下面是一张小桌,游客们累了就会来这里喝一杯椰汁或者咖啡,同时还能听到海浪声,很是惬意。

苍浩刚好从这些遮阳伞中走过,无意间注意到有一把遮阳伞放得很低,几乎快要触到桌面。

隐约可以看到,在遮阳伞下有一个人正在喝咖啡,不过看不到相貌。

苍浩经过这把遮阳伞,刚走出没几步,又转身回来,直接坐到了遮阳伞下面:“你好,七号囚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