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曲尼玛碧仁波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遮阳伞下坐着的人正是七号囚犯,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高尔夫球装,正悠闲地品着咖啡。|ziyouge.com|

就像上次一样,他这一次也乔装改扮过,头发剃得很短,染成了黑色。

眼睛带着染色的隐形眼镜,结果瞳孔也变成了黑色,再加上其他化妆技术,他看起来有点像事业有成的华夏中年男人。

“你的警觉性很高,没有让我失望。”老雷泽诺夫笑着耸了耸肩膀:“但我更希望你称呼我老雷泽诺夫,毕竟七号囚犯是过去式了!”

苍浩点点头:“如你所愿,我可以这么称呼你,不过我打赌不久之后你还得回去坐牢,而这一次你别指望还能跟外界联系继续操弄你那小小的阴谋。”

“这是小阴谋吗?” 老雷泽诺夫喝了一口咖啡,笑着道:“不,你错了,这可是改变人类世界的伟大宏图!”

“牺牲了许多人的宏图?”苍浩反唇相讥:“你知不知道,华夏和俄国政府发了疯一样想要抓到你,当然还包括我们血狮雇佣兵!”

“我当然知道。”老雷泽诺夫淡然说道:“我毫不怀疑,多林寺和翠峰村的两场袭击,已经让你恨透我了。”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谢谢你的夸奖,至于我这么做的目的,则是希望你也能有自知之明。”意味深长的一笑,老雷泽诺夫又道:“多年来,血狮雇佣兵纵横全球各个角落,从来没遇到过对手,而我需要做的就是让你们知道终归有你们对付不了的力量。”

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老雷泽诺夫:“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了。”

“谢倒不用。” 老雷泽诺夫掏出一根雪茄,很优雅的用刀子切掉一头,然后叼在嘴上用火机来回烤着。等到雪茄点燃,老雷泽诺夫悠然道:“你看,苍浩,其实我很了解你,我知道你过去的经历,我知道地狱伞兵的驻扎地,我还知道你派了影子部队暗中保护曹家父女……”

苍浩打断了老雷泽诺夫的话:“我估计有一件事你是不知道的。”

“什么?”

“其实我还是密宗活佛……”苍浩双手合十,说道:“法号曲尼玛碧仁波切!”

“哦?这我还真的不知道!” 老雷泽诺夫饶有兴趣的道:“我对佛学还真有些兴趣,不知道你这位活佛,悟出了什么?”

“悟出了曲尼玛碧呀!”

“没明白……等等……” 老雷泽诺夫狐疑的看着苍浩:“你是不是在骂我?”

苍浩冲着老雷泽诺夫一挑大拇指:“聪明!学会抢答了!”

“汉语不是我的母语,语言上的较量,我肯定不是对手。” 老雷泽诺夫轻叹了一口气:“我们倒可以在其他方面比试一下。”

“你又要搞什么鬼?”没等老雷泽诺夫回答,苍浩又道:“多林寺和翠峰村的袭击,已经认账了,医院的恐怖袭击和汽车炸弹,是不是也应该算你头上?”

“是的。”老雷泽诺夫坦然承认了,随后看了一下时间,又道:“就在咱俩交谈的同时,第三起袭击已经发生了,这一次目标是联邦安全局总部!”

苍浩早就料到,老雷泽诺夫会发动一连串袭击,只是没想到竟然连联邦安全局自身也会成为目标。

摇了摇头,苍浩不无敬佩的道:“你干出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竟然还有胆子来见我,佩服之至!”

“我是做了充足准备才来的。” 老雷泽诺夫指了指头顶上的遮阳伞:“相信你已经注意到了,这一顶伞跟其他的有区别,看起来似乎很厚实。这是因为是用凯夫拉防弹纤维制成的,我知道一直有狙击手暗中跟踪你,不过在这么远的距离上,没有任何狙击步枪的子弹能击穿这把伞。”

苍浩点点头:“还有吗?”

“还有就是,这个广场周围有四辆车,后备箱里装满了炸药。” 老雷泽诺夫抬起手来,把手腕上的一块电子表给苍浩看:“这个是控制装置,如果你试图在这里抓捕我,就要有几百人为你的行为殉葬。”

“见鬼!”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套路了!”

“哦?”

“第一次,是个毒枭,不过她的技术可比你更先进,炸弹引爆器直接跟脉搏相连。如果她心跳停止,炸弹就会爆炸……”苍浩冲着那块电子表努了一下嘴:“你的技术已经过时了!”

“不管是不是过时,反正只要好用就行。” 老雷泽诺夫丝毫不感到尴尬:“我来见你,主要是想和你谈谈,如果你希望我们的谈话愉快的进行下去,最好告诉暗中跟随你的手下不要轻举妄动。”

“没问题。”苍浩拿出一个小型对讲机,呼叫了今野晴:“我这边有点事,你先撤下去吧!”

其实,苍浩不知道今野晴此时是不是在远处盯着自己,而这一声呼叫倒是给今野晴提醒了。

至于这台对讲机,则是血狮雇佣兵内部专用,当年在南美丛林就开始使用,如今来到国内之后进行了技术升级,信号更强的同时,电池续航更久。

老雷泽诺夫对这个对讲机很感兴趣:“看起来很先进。”

“当然。”苍浩很随意的把对讲机放到桌子上,跟着又看了看周围:“你好像还带了几个手下。”

“哦?”老雷泽诺夫一挑眉头:“说说他们在哪?”

在左边的一定遮阳伞下,有一个黑人,正在看英文报纸,苍浩一指他说道:“他的牛仔裤裤口隆起太高,显然是在鞋子里插了一把枪。”

在右边的一定遮阳伞下,有两个华夏面孔的男人正在交谈,两个人面前放着两个黑色公文包,苍浩又一指这两个人:“他们的公文包侧面有很奇怪的开口,应该是在里面藏了枪,正瞄准着我。”

“聪明。” 老雷泽诺夫鼓了几下掌:“准确的说,你的洞察力很敏锐,没有让我失望。”

“你相不相信我可以在零点一秒之内同时干掉他们。”

“相信。”老雷泽诺夫点了一下头:“我带他们只是以防万一,防止我们的谈话受到不必要的影响,没指望他们真能对付你!”

“是吗。”苍浩微微一笑:“那么我们的谈话可以正式开始了?”

“是的。”老雷泽诺夫长呼了一口气:“首先,我还是要对你的洞察力表示赞赏,因为你及时看穿了我的真实企图。”

“我不能居功自傲,其实看穿你的,不止我一个人。”摇了摇头,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阿芙罗拉在执行任务之后突然失踪,而且之前行为有些诡异,联邦安全局方面很偶然的发现原来她是你的亲孙女。接下来,联邦安全局找到了当年散佚的一些档案,发现有一笔多达百亿美元的秘密资金被你贪墨。当年你是带着这笔钱投诚到华夏的,但你没有告诉任何人,那么很显然大家都被你给骗了。再根据其他线索和迹象,很显然你才是真正的克格勃,你之所以摧毁旧克格勃仅仅因为你们派别不同。”

老雷泽诺夫深深的笑了:“我相信,这不全是你自己的分析,阿芙罗拉也告诉过你一些事,不是吗?”

苍浩也笑了,没出声。

“无论如何,我成功了,没人能阻止我。应该说,当年旧苏解体,我就已经成功了一半。”顿了顿,老雷泽诺夫略有点遗憾的道:“我唯一失算的是没能成功绑架孟阳龙。”

“这么说,友谊宫的那次袭击,也要算到你头上。”

“没错。”老雷泽诺夫承认得依然很坦然:“以孟阳龙的身份地位,如果能掌握在手里,华夏方面以后对我肯定有所顾忌。如果我再用一些手段,没准还能挖出来很多情报,可惜我的如意算盘被你给搅合了,翠峰村和多林寺的袭击也算是对你小惩大诫。”

“你知不知道我死了四个兄弟?”

“我知道你们雇佣兵非常在意兄弟之情,不过要是准确的说,应该是你的兄弟损失了几个兄弟,而不是你自己。”抽了一口雪茄,老雷泽诺夫又道:“其实,不管是那两次袭击,还是试图绑架孟阳龙,都不是我的本意。毕竟我跟孟阳龙这些年来是结下了友谊的,但为了成就伟大的事业,就必须有人牺牲。”

“医院里的那一千多人也是必须牺牲的了?”

老雷泽诺夫的语气没有丝毫愧疚:“我要让俄国现政府陷入被动,在民众看来高度腐败无能,就只能这么做了。”

“说起来,我倒有点佩服你,你自己疯狂还不够,竟然能说服一帮恐怖分子跟着你一起疯。”顿了顿,苍浩斩钉截铁的道:“从一开始我就预料到,这件事情必然会是这么个结果,那些恐怖分子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苍浩你虽然很聪明,这一次你却错了。” 老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来:“为我办事的人都是我花钱收买的!”

“哦?”苍浩饶有兴趣地问:“你花钱让别人为你的事业去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