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阿尔法全灭/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绑架孟阳龙,翠峰村和多林寺的袭击,都是我临时拼凑的雇佣兵。ZiYouGe.com医院的那件事也只是让我多花一笔钱而已……”抽了一口雪茄,老雷泽诺夫不无得意的道:“你作为雇佣兵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却又没有勇气自杀。你更应该知道,很多人由于种种原因急需弄到一笔钱,甚至为此愿意铤而走险。那么,我就把钱给了他们,满足了他们的心愿。”

原来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古语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其实只要把钱给足了,还能收买死士。

苍浩冷笑着道:“有野心的人都是自己养一支武装,你是到处花钱收买,这样一来,他们只忠于金钱,却不是你本人。但同时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不用担心伤亡和损失,而且事发之后也很难追查到你头上。友谊宫的袭击之后,我们就没从袭击者的身上,发现任何指向你的线索。”

“你说的这些我承认,毕竟临时拼凑的人马,有的时候让他们做事不是很得心应手,所以孟阳龙那边才失手了。”

“话说,我还以为,你会用伟大的理想去感召别人献身。”苍浩有点讥讽的道:“没想到原来是靠钱收买!”

“曲尼玛碧仁波切,相信你知道佛家有这样一段话——先以欲勾牵,再令入佛智。”老雷泽诺夫还真不是吹嘘,对佛家文化确有一定了解:“无论我是使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去死,总之他们的死实现了一个正确的目的,那么他们就是烈士!”

“你的意思就是做事只求结果不问手段,对吗?”

“可以这么说!”

“那么医院那些人质呢?”苍浩冷冷一笑:“他们只是普通百姓,普通的父亲,普通的孩子,普通的医生护士,他们对你的所谓伟大理想不感兴趣,他们也根本不想去死。你收买的雇佣兵全都活腻歪了,但你凭什么让他们也去当烈士?”

“那么这个问题就回到之前我们讨论过的,伟大的事业比要有一定程度的牺牲。” 老雷泽诺夫满不在意的说道:“苍浩,你做雇佣兵的那些年见惯了生死离别,难道所有死去的那些人真的都是想要去死吗?从你的战友到你的对手,他们真的都不想好好生活吗?”

“你这话说的还真挺有诡辩技巧。”冷冷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承认,我们无法杜绝这个世界上的种种罪恶,战争总是会有。我们无法彻底改变,但至少可以让战争不是那么的频繁,也就是说不会有太多的人无辜的枉死。而老雷泽诺夫你的可恨之处就在于,你让战争变得更多了,你让本来很多可以活下来的人也死了。”

“如果他们的死,可以让战争变得更少,你认为他们的死是值得的吗?” 老雷泽诺夫一摊双手,又问:“如果,一千个人的死,可以挽救一千万人的生命,你认为值得吗?”

“你认为自己的恐怖主义行径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和平?”

“当然。”

“能别吹牛B吗?”

“苍浩,你固然很聪明,但你并不了解我……” 老雷泽诺夫笑着摇了摇头:“你也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我也不认为即便为了一千万人,那一千个人就活该去死。”摇了摇头,苍浩冷笑着道:“这个,就是所谓的多数人的暴政,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哲学问题,我们就算在这里讨论三天三夜也未必会有什么结果。”

“这倒没错,这种问题见仁见智,谁都很难说服对方。”

“反正不管怎么说吧,我不管你那所谓的伟大理想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总之就是我不认同。”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老雷泽诺夫:“凭你那些临时拼凑的雇佣兵做梦也都别想实现。”

“友谊宫的一次失败不能说明什么,我有必要提醒你,多林寺和翠峰村是我手下留情了。”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苍浩冲着老雷泽诺夫吐了一个烟圈:“斯巴达战士所剩无几,竟然能被你雇佣来,你还真有能量!”

“谢谢夸奖。”老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来:“如果,我当时多派几个斯巴达战士过去,翠峰村那边也就被铲平了!”

“虽然你手下留情,咱们这梁子也是越结越深,早晚刀兵相见!”

老雷泽诺夫对苍浩这话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苍浩你认为自己是斯巴达战士的对手?”

“我之前向孟阳龙解释过什么是斯巴达战士,不过我不是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斯巴达战士跟血狮雇佣兵之间其实有一段既往。”

“哦?”老雷泽诺夫非常有兴趣:“愿闻其详!”

“想知道答案啊?”苍浩嘿嘿一笑:“自己去找啊,至于我们跟斯巴达战士谁高谁下,也得较量一下才知道不是吗?!”

“这个我认同。”老雷泽诺夫看着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不过,其实就算不出动斯巴达战士,只是临时雇佣兵,也足够你们血狮雇佣兵应付了。因为他们敢死,而且人数众多,正是这些临时拼凑的人马,医院一役全歼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同时还重创内务部部队,所以我相信依靠他们可以实现我的伟大宏图。”

“这么说,这一次恐怖袭击是你一举两得了,打击了俄国政府,还捎带着毁灭了反恐精锐。”苍浩早知道俄国方面损失惨重,却没想到最精锐的阿尔法竟然被全歼,老雷泽诺夫做事不可谓不狠。

老雷泽诺夫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你没有直接毁掉医院,因为你需要凸显政府无能,所以让恐怖分子开出一个政府根本无法接受的条件。更进一步的,本来你可以让恐怖分子直接跟人质同归于尽,可你偏偏让恐怖分子逐个处决人质。这些画面通过媒体向全世界传播开,更显得俄国政府不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当回事……”苍浩冲着老雷泽诺夫一挑大拇指:“你够缺德!”

老雷泽诺夫笑着点点头:“你把我的战术分析的很清楚。”

“我对你这个人也很清楚,你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

“这个你倒错了。” 老雷泽诺夫打断了苍浩的话:“我没有骗过你,我的个人生活经历完全是真的,我对旧克格勃的仇恨也是真实的。你和谢尔琴科理所当然的认为,我跟旧克格勃仅只是派别不同,或者说我所恨的是没有成为迫害者反而被迫害,这些都不对。”

老雷泽诺夫不仅知道谢尔琴科这个人,竟然还知道谢尔琴科对其的评价,看了起来老雷泽诺夫还真是把这几十年来的风云了若指掌。

苍浩不禁有点好奇:“说说真正的原因。”

“因为我的家庭遭遇,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思考周围的人和事,还有这个社会,进而上升到了整个人类文明。”抽了一口雪茄,老雷泽诺夫深深的问道:“你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应该知道西西弗神话吧?”

“这是一个希腊神话故事,西西弗也翻译为西西弗斯,是一个国王。因为他得罪了诸神,诸神就罚他每天把一块巨石推到山顶,但刚推上去这块巨石就会滚落下来,前功尽弃。于是转过天来,他就要重新去推这块巨石,日复一日……”顿了顿,苍浩总结道:“西西弗神话寓意人们在无效而且无用的劳动中把生命消耗殆尽。”

“苍浩,人类文明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从类人猿变成现代智人之后,人类社会就是繁荣几年,然后遇到各种危机,再然后通过战争来解决这些危机。接下来,战争摧毁了一切,在废墟之上人们重新建设,再度繁荣,直到迎来新的危机和战争……”顿了顿,老雷泽诺夫讥讽的道:“人类文明这块石头永远都是刚推到山顶就滚落下来。”

“这和我们讨论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让我继续说下去,你就明白关系何在。” 老雷泽诺夫抽了一口雪茄,继续说道:“你们华夏是文明古国,而你们悠久的历史刚好印证了这一点,那就是一个王朝的循环。一个旧王朝被推翻之后,新建立的新王朝并没有多少社会制度上的进步,而是重复旧王朝的一切,直至再被推翻,循环往复。开国君主英明睿智,创造了盛世,末代君主昏聩无能,危机四伏……从来都是这样!”

苍浩的语气多少有点无奈:“这个我倒不得不认同。”

“所以我才说人类文明就是西西弗神话。”说着,老雷泽诺夫又抽了一口雪茄:“这是一个怪圈,一个跳不出来的死循环,而我这些年来的思考就是如何帮助人类跳出来!”

“恢复克格勃制度?”

“每一次繁荣,都是为危机埋下了种子……” 老雷泽诺夫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前所未有的郑重:“人们可以赚更多的钱,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贪欲无限度扩大直接导致了危机。上升到国家层面也一样,一个国家经济高度繁荣之后发觉自己缺石油,当不能通过正常贸易得到价格合适的石油就会通过战争直接掠夺。换句话说,人们的贪欲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有贪欲也就不会有危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