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又是你快刀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孟阳龙吓了一大跳:“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现在没心情给你开玩笑……”苍浩正要说下去,几个武警冲了上来,把苍浩按倒在地。ziyoUge.com

苍浩没有反抗,因为越是反抗,可能带来的麻烦就是越大,所以苍浩只是跟对方喊道:“让我把电话打完!人命关天!”

武警不知道苍浩是谁,也根本不相信苍浩的话,一个武警举起枪托向苍浩后脑砸了一下去。

苍浩只感到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还有一个呢?”一个武警警官赶过来,看了一眼苍浩,然后对武警们下令:“我看到有人跟他在一起,马上把这个人抓起来!”

说着话,武警警官掏出枪来,对准了苍浩。

另一个武警警官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他是危险的恐怖分子。”武警警官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注意,这才道:“要是让他醒过来,咱们都得死!”

“这……恐怕不符合原则啊。”另一个警官坚持道:“我们应该等他醒过来,然后审问!”

“这里我说了算!”这个武警警官不是别人,正是吴东晨:“你马上去抓其他嫌疑犯,这里我来负责!”

另一个警官级别没吴东晨高,很不情愿的转身离开,带领其他武警去搜索了。

这边只剩下吴东晨一个人,他看着昏迷中的苍浩,冷冷一笑:“机会难得啊,苍浩,你要是醒着,我哪里是你的对手!”

吴东晨要求抓捕的另一个嫌疑犯当然就是快刀手了,只不过快刀手趁着武警对付苍浩,已经溜走了。

快刀手并不总是个傻B,其实还是非常机灵的,否则也不可能有名的杀手。

他先是翻身跳到一个花坛后面,脱掉上衣把刀裹起来塞进花坛,然后混入慌乱的人群,武警和警察竟然都没能发现他。

这个时候,武警和警察正指挥疏散游客,快刀手低着头,装出一副非常惊恐的样子,跟着一起跑出了爆炸声现场。

等到离开一段距离,快刀手抬起头来看着海山寺广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刀手不敢久留,匆匆离开,他没去别的地方,而是去找周大宇了。

周大宇狡兔三窟的手法越发娴熟,跟手下们建立了许多隐秘的信息渠道,还建立了许多隐秘的据点。

所以,即便在周大宇被雷泽诺夫绑架走的那段时间里,手下们也知道该做什么,去哪跟周大宇会合。

快刀手也是周大宇的手下,自然知道怎么找到周大宇,只是周大宇都快把这个人给忘了。

快刀手来的时候,周大宇正在书房处理文件,其他手下没让快刀手直接进来,而是先通报给周大宇。

周大宇当时就愣住了:“快刀手?郑跃军介绍给我那个杀手?”

“这小子还活着。”短斧手冷冷的道:“我特么以为他已经被苍浩给杀了。”

周大宇把文件扔到一旁,冷冷的道:“让他进来吧。”

快刀手进了周大宇的书房,表情非常尴尬:“老板,对不起……”

也就是看到快刀手的同时,周大宇立即换上了一副表情,十分关切的问:“这些日子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

“跟苍浩几次交手,我受了点伤……”叹了一口气,快刀手非常无奈的道:“我不好意思见你,躲起来养伤了。”

周大宇一挑眉头:“然后呢?”

“然后我又去杀苍浩了。”

“再然后你又受伤了?”周大宇非常认真的道:“失手不要紧,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可不希望你们全当烈士。”

“我倒是没受伤,不过现场出了些状况……”快刀手把当时的情况叙述了一遍,又道:“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苍浩最近卷入了一场很大的麻烦……”周大宇对情况的了解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没做太多解释:“让我惊讶的是,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竟然还想着干掉苍浩!”

“这是我的任务!”说到这里,快刀手的表情有些尴尬:“很抱歉,我一直没能完成,不过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能行!”

短斧手冷笑一声:“你之前不只一次说过类似的话!”

快刀手毫不犹豫的道:“下次一定能行!”

“但愿如此吧。”周大宇很认真的问道:“你跟苍浩交手几次,总应该总结了一些经验吧,能介绍一下吗?”

“我的经验不适用于别人,只适合我自己。”快刀手撇了撇嘴:“话说,我觉得苍浩这个人虽然可恨,不过人品很正直!”

“是吗。”周大宇微微一笑:“好了,没什么事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我让人给你安排个房间,如果有事我会招呼你的。”

快刀手转身出去了,周大宇看着他的背影,脸色突然一变:“妈的……”

短斧手似笑非笑的问:“怎么了?”

“他竟然说苍浩这个人很正直。”周大宇一摊双手,气呼呼的质问:“如果苍浩很正直,那岂不是我不正直?”

“你确实不正直。”短斧手嘿嘿一笑:“你是个混蛋。”

“或许吧。”周大宇一指短斧手:“不过你也一样,你也是个混蛋。”

“我觉得你现在最需要做的不是讨论咱俩的人品。”掏出一根雪茄点上,短斧手悠然抽了一口:“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快刀手这小子到底怎么找上我们的!”

“他毕竟也是我的手下,我告诉过他,如果出现突发情况,怎么跟我联系……”周大宇说着,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真正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让这小子去杀苍浩,他竟然一次接一次失败。偏偏他又是小强的命格,按照苍浩的性子,早就应该把他干掉了,可他每次竟然都能活下来。”

“也许……”短斧手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你觉得有没有这样的可能,那就是他跟苍浩达成某种协议。”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周大宇点点头:“之前,他消失了好多天,到底干什么去了?”

“他自称是去养伤!”短斧手吐了一个烟圈:“反正我是挺惊讶,他竟然还有脸回来!”

“如果不是养伤呢?”周大宇的面容变得更加阴冷:“这么多天,已经足够让一个人叛变了,谁特么知道这小子到底干什么去了!”

“你也怀疑快刀手可能被人收买了?”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周大宇点点头:“也许他回来是因为负有秘密任务。”

短斧手点了一下头:“没错,有这个可能。”

“就算他是冤枉的……”周大宇说着,表情扭曲起来,看着分外狰狞:“我都快把这个人给忘了,他突然又冒了出来,还在执行干掉苍浩的任务。一个杀手失败了这么多次,如此无能,我觉得可以自杀谢罪了。”

短斧手弹了一下烟灰:“你说吧,该怎么做?”

周大宇没有正面回答:“从一开始我就不喜欢这小子。”

“我也一样。”短斧手似笑非笑的点点头:“咱们两个混蛋又想到一起去了。”

“干掉他。”周大宇长呼了一口气:“不管他是被人收买了,还是真的因为无能,留着这个人早晚是个麻烦。”

短斧手懒洋洋的站起身来:“我现在就去。”

“干净点!痛快点!”周大宇点点头:“别让我听到什么声音!”

“好。”短斧手点点头,离开周大宇的书房,叫上了几个手下,直接去快刀手的房间了。

短斧手吩咐手下埋伏在房门两侧,只要快刀手从里面出来就直接按倒在地,然后短斧手会亲自砍下快刀手的头。

接着,短斧手连门也不敲,直接闯了进去。

快刀手刚刚安顿下来,看了一眼短斧手,非常不满:“难道你不会敲门吗?”

“事情有点急……”短斧手非常优雅的抽了一口雪茄, 又道:“周老板有急事找你,刚才给忘了。”

“什么事?”

“你去问他啊,我怎么知道。”短斧手嘿嘿一笑:“也许是给你发赏金呢!”

“任务失败了,赏金我是不好意思要的,估计周老板也绝对不舍得给我。”快刀手上下打量着短斧手:“我倒觉得给我抚恤金的可能性比较大!”

短斧手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你是来杀我的,不是吗?”

短斧手非常古怪的笑了:“为什么这么说?”

“咱们认识也有些日子了,我知道你有一个习惯,每次杀人之前都会表现得很兴奋。”快刀手指了指短斧手那张脸:“你现在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表明你很兴奋!”

“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短斧手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抽着雪茄,另一只手从后腰抽出一把短斧:“你已经逃不掉了,是让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快刀手逃离海山寺广场的时候脱掉了外套,这样比较不容易辨认出来,同时还把两把刀给扔了。

此时,他就穿着一件衬衫,看起来身上没有任何武器,所以短斧手也比较松懈。

“当杀手的早晚会被人杀。”快刀手轻叹了一口气:“还是我自己来吧。”

短斧手点点头:“那就请吧……”

还没等短斧手把话说完,快刀手突然冲着短斧手一扬手,从袖子里弹出一把飞刀,激射向短斧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