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很久没杀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短斧手毫无防备,登时打了一个机灵,下意识的一低头,躲过了这把飞刀。|ziyouge,com|

也就在与此同时,快刀手撞碎玻璃,直接跳了出去。

“妈的!”短斧手狂吼一声,拎着短斧追过来。

也就是短斧手刚刚来到窗前,快刀手抬手就是三把飞刀,从不同角度射向短斧手。

短斧手急忙向后一样,直接仰面倒在地上,勉强才躲过去。

等到短斧手从地上爬起来,快刀手已经不知去向。

“见鬼!”短斧手一肚子怒火,不知道该如何发泄,轮起斧头狠狠劈在窗台上。

随着“啪”的一声,玉石窗台被劈得粉碎,短斧手抬手又是一斧。

接着,短斧手转回身,冲着手下喊了一声:“搜!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抓回来!”

手下们马上行动起来,无奈快刀手逃得太快,结果只是白忙一场。

短斧手回到周大宇的书房,气呼呼的骂了一句:“该死!”

“跑了?”周大宇乜斜短斧手一眼,淡淡然的道:“逃就逃吧,这小子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可我看他不顺眼!”

“你不是看他不顺眼,你是很久没杀人了,手痒。”周大宇非常了解短斧手,笑着道:“忍忍吧。”

“我知道,眼下情况复杂,也不知道这一次苍浩的麻烦有多大……”短斧手冷冷一笑:“他可别那么轻易的死了,我要亲手砍他的头!”

“只要苍浩能死就行,我倒是不在乎谁杀的,话说我刚开始对这个快刀手可是寄予厚望的。”轻哼一声,周大宇问道:“他把事情搞到这个地步,我是不是应该找郑跃军要个说法?”

“找郑跃军干嘛?”

“是他把快刀手介绍给我的。”

“别忘了,当初也是郑跃军把我介绍给了邹峰……”顿了顿,短斧手接着道:“他在杀手圈子有一些人脉,偶尔也会做点中间人的勾当,不过卷入不深。毕竟,他是警察,不可能跟杀手走得太近,我估计他对快刀手也不怎么了解。”

“那就算了……”周大宇叹了一口气:“话说,这个郑跃军还真是黑白通吃……”

郑跃军是邹峰的亲信,邹峰一手提拔为经侦支队队长,这个人一直非常低调,在邹峰倒台之后变得更低调了。

他跟各方面的关系都维持得不错,从来也不得罪谁,甚至还获得了严月蓉的赏识,一段时间以来,周大宇差不多把这个人都给忘了。

短斧手冷冷一笑:“这个郑跃军还真是官场不倒翁!”

回头再说苍浩这一边。

吴东晨瞄准苍浩之后,突然周围传来一阵齐刷刷的脚步声,吴东晨很奇怪的看了一眼,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冲过来大批陆军士兵。

紧接着,几辆军用卡车停在不远处,更多的士兵从上面从下来。

“别动!”一个中校军衔的军官冲着吴东晨喊道:“不许开枪!”

吴东晨不远处一个武警警官愣住了:“怎么大部队来了?”

所谓“大部队”是相对武警而言,就是指的陆海空军,属于国家正规军队。

吴东晨愣住了,按说这种案件应该由警方和武警配合解决,根本不应该动用正规军,而这些陆军士兵竟然还携带着武器。

马上的,吴东晨回过神来,打开枪的保险,就要对苍浩扣动扳机。

中校看到这个场面,再次高喊一声:“不许开枪!”同时加快了脚步。

“多管闲事……”吴东晨冷冷一笑,咬了一下牙,再次准备开枪。

也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啪”的一声,几个陆军士兵对空开火了,这是在警告吴东晨。

马上的,陆军士兵冲了过来,吴东晨不敢开抢了,只是怒吼了一声:“你们要干什么?”

中校跑过来之后,第一件事是把苍浩从地上搀扶起来:“这里现在由我们接管。”

“你们接管?凭什么?”吴东晨指着苍浩,对中校怒道:“这个人是恐怖分子,刚才涉嫌袭警,我要求交给我们处理!”

随着吴东晨这句话,正在搜索犯罪分子的武警纷纷赶过来,形成一道散兵线,跟陆军官兵对峙起来。

一时间,气氛非常紧张,陆军中校看了看吴东晨的手下,冷冷一笑:“我们直接接受孟阳龙上将的命令,赶过来接管现场,你最好配合点,否则后果很严重!”

“孟阳龙?”听到这个名字,吴东晨有些怂了:“你怎么证明?”

中校冷冷的道:“我不需要证明!”

“这种事情,轮不到你们大部队上,你空口白话我凭什么相信?”

中校又是冷冷一笑:“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随着中校的话,陆军士兵越来越多,渐渐把武警给包围起来。

除大部队和武警之外,现场还有第三支力量,是隶属于广厦警局的警察。

这些警察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有远远的围观,时而窃窃私语。

一个武警警官观察了一下这些陆军,走到吴东晨身边,低声说了一句:“我看算了,他们人太多,又是接受孟阳龙的命令。真要是打起来,咱们得吃亏……”

吴东晨冷静下来,发觉手下说的没错,于是沉着脸点了点头。

马上的,武警们不太情愿的后撤开来,陆军士兵马上把苍浩带走了。

不过他们也没留下来,而是直接赶去了刑事侦查局,把现场留给武警和警察处理。

苍浩睁开眼睛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刑事侦查局会客室的沙发上了。

一对硕大的胸脯在面前晃来晃去,苍浩下意识的张开嘴,差点就一口咬上去。

这胸实在太大了,也实在太诱人了,苍浩已经流口水了。

不过,苍浩却没敢真的咬上去,因为这对胸脯竟然是包裹在警服里。

苍浩用力揉了揉眼睛,视线渐渐清晰起来,这才发现是廖家珺正在护理自己。

廖家珺还真挺心细,拿来了一个医药箱,正在爆炸被枪托打伤的地方。

很快的,她发现苍浩已经醒过来,马上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还好……”苍浩的目光始终落在廖家珺的胸脯上:“你……怎么在这?”

“我在这办公,不在这我还能去哪?”

“原来我是在刑事侦查局……刚才发生爆炸了,你怎么没去处理?”

“我正要去,有人把你送过来了,我当然要先照顾你……”

廖家珺这话似乎有点暧昧的内容,不过苍浩没听出来,仍然把注意力放在那对胸脯上:“真大啊……”

廖家珺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是说……那场爆炸真大啊。”咽了口唾沫,苍浩又道:“幸亏你不在场!”

“应该说幸亏你在场,结果又一次当了英雄。”顿了一下,廖家珺笑着道:“我虽然没去,不过现场的视频监控已经调取了,再加上目击者的笔录,整件事情的脉络差不多清楚了。我知道,是你在现场高喊有炸弹,还让别人马上卧倒。”

“然后呢?”苍浩叹了一口气:“伤亡情况怎么样?”

“两个人不幸罹难,伤者多了点,有三十七人,不过这已经很幸运了。”叹了一口气,廖家珺颇有点感慨的道:“根据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是你及时警示危险,死伤人数只怕轻松突破三位数。”

“还好……”苍浩看着那对大胸脯又咽了一口唾沫:“我没白费事……”

“所以我才说你是英雄……”终于,廖家珺发现苍浩一直再看自己的胸,马上躲开来坐到了一旁,脸色有些赧红。

苍浩有点失望,无奈的坐起来,发现坐在对面的正是那个中校。

不过,这个中校出现是在苍浩昏迷之后,所以苍浩不知道在陆军和武警之间差点发生冲突,只是很奇怪为什么警局会有军官。

“你是……”苍浩感觉头很疼,揉了揉太阳穴,问那个中校:“我们见过吗?你是哪位?”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中校面无表情的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接受孟阳龙上将的命令,暂时把你带到刑事侦查局,等他来广厦之后会来这里见你。”

“是吗……”苍浩摇了摇头,努力回想着昏迷前发生的事:“等等……我怎么感觉,好像有人打过我?”

“这……”中校怔了一下,没说话。

苍浩斜眼看着中校:“是你?”

中校急忙摇摇头:“不是。”

“那又是谁?”

中校不愿多事,来了一句:“这个……不太方便说。”

苍浩直接就道:“那我告诉孟阳龙是你把我打了!”

中校立即正色道:“是武警干的!”

“武警?”苍浩冷冷一笑:“好,这笔账我记下了……”

话音刚落,会客室的门打开,孟阳龙快步走了进来:“你没事吧?”

“我有事!”苍浩又是一声冷笑,捏了捏拳头:“我现在要去血洗武警部队,你们谁敢拦着我跟谁急眼!”

在苍浩昏迷的时候,中校已经把现场情况汇报给孟阳龙,所以孟阳龙知道出了什么事。

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非常郑重的道:“现在不是你出气的时候,苍浩,我们有更重要的是!”

苍浩看着孟阳龙,突然暴喝一声:“什么更重要的事?”

饶是孟阳龙,听到这一声暴喝,竟也生生打了一个冷战:“苍浩你喊什么?”

“老子当时在救人!”苍浩指了指自己受伤的额头,因为愤怒,眼球表面布满了血丝:“那个武警为什么要打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