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必须出气/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口气我一定帮你出!”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但我们现在必须处理更重要的事,在炸弹爆炸之前你给我打电话,说的是什么难道你忘了?”

“没忘。|ziyouge.com|”苍浩冷冷一笑:“这口气,我必须要出,否则死伤几千万人跟我有个屁关系!”

“你……”

“如果现在是别人在这里,我早就冲出去,找到那帮武警直接动手了!”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孟老,我尊重你,所以我现在问你一句——到底是我动手,还是你帮我出气?”

“苍浩你最好以大局为重……”

“我的大局就是我咽不下这口气!”苍浩说着,再次指了指额头上的伤:“孟老,我尽心竭力给你办事,从来没谈过任何条件。现在我又受了这样的窝囊气,如果这口气不让我出来,以后就算天塌地陷跟我苍浩也没关系!”

孟阳龙叹了一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必须出气!”

“我说了,这口气我会帮你出的……”

“免了。”苍浩打断了孟阳龙的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是不劳你老人家的驾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是谁打的我,把他带到我面前,接下来我会自己处理。”苍浩大大方方的摆了摆手:“就不用你们费心了!”

“不用我费心?”孟阳龙冷笑一声:“那就看着你把人活活打死?”

“这你可以放心,我肯定不杀人,”

“打残了也不行!”

苍浩耸耸肩膀:“那得看他是不是命硬了!”

“再说一次,这口气我一定帮你出,但你想动用私刑绝对不行。”孟阳龙的脾气也上来了,用力挥了一下手:“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要是你自己去出这口气,肯定会引发严重后果,到时候你自己担着!”

“我没指望你给我擦屁股!”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孟阳龙脸色铁青的道:“既然是武警打的你,你要血洗武警部队,就随便你了!”

“那我就去了。”苍浩说着,向外面走去。

孟阳龙喊了一声:“等等。”

“干嘛?”苍浩回头看了孟阳龙一眼:“你改主意了?”

“既然你不听劝,我就只有公事公办了。”孟阳龙义正词严的道:“你这种行为相当于恐怖主义袭击,既然我已经知道你要走上犯罪道路,就有必要加以阻止!”

“你想怎么样?”苍浩一挑眉头:“你想告诉我,我根本没机会找到武警,连刑事侦查局的大门都走不出去,对不对?”

孟阳龙轻哼一声:“你倒是聪明。”

“你可以拦住我,这是你的职责,没问题。”苍浩狡狯的一笑:“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我已经知道老雷泽诺夫的阴谋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不能把这口气出了,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真相,你就老老实实等着核导弹爆炸吧!”

“苍浩……”孟阳龙深吸了一口气,把态度缓和下来:“你知不知道,我正在演习场上,接到了你的电话之后,担心可能有人找你麻烦,马上安排本地驻军过去接应你……”

“你还真是庙算如神,我可不遇到麻烦了吗。”

“你听我把话说完……”摇了摇头,孟阳龙非常诚恳的道:“我立即安排专机,第一时间飞到广厦,你应该明白我是非常重视你的!”

“准确说你是非常重视我的分析和情报。”苍浩冷冷一笑:“我很感谢你安排人保护我,但你飞到广厦来,只是想知道老雷泽诺夫要干什么,并不是要给我出这口气!”

“这……”孟阳龙有些尴尬,只能不住的重复:“我答应一定会把这口气给你出了!”

“我也说了我要亲自出气!”苍浩撇了撇嘴:“我身康体健的,用不着你帮我做人工呼吸,当然要是换个大屁股妞来还是可以的!”

“没有商量的余地?”

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没有!”

孟阳龙犹豫了许久,最后妥协了,把那个校官叫了过来:“到底是谁干的?”

孟阳龙知道出了状况,只是不了解详细情况。

那个校官看了一眼苍浩,附在孟阳龙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孟阳龙点点头:“把他带过来!”

校官出去了,孟阳龙坐在沙发上,微闭双目养神,也不跟苍浩说话。

苍浩倒是很自在,坐在那点上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

这样一来,廖家珺倒是很尴尬,一方面不想卷进这个麻烦当中,另一方面又很关心苍浩,想知道这事最后怎么处理。

过了十分钟,孟阳龙的电话响了,孟阳龙接起来懒洋洋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隐隐可以听到,电话里传来那个校官急切的声音,只是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孟阳龙轻哼一声,打断了校官的话:“不让你们进,你们就闯进去!不主动把人交出来,你们就把人抓起来!反正你们人多,需要怕一帮武警吗,还用我教你们怎么做吗?”

丢过去这句话,孟阳龙挂断电话,继续闭目养神。

二十分钟后,会客室的门被打开了,校官带着一帮军人押着一个武警走了进来。

这帮军人的军装都有些凌乱,有的脸上还有瘀青,看起来好像打过架。

这个武警正是吴东晨,他本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看到苍浩也在会客室里,登时弄明白了,脸色变得惨白。

孟阳龙看了一眼校官,对苍浩说道:“武警那边不肯把人交出来,我让兄弟们强闯进去,总算把人给你送来了。”

“谢谢。”苍浩笑着冲孟阳龙点点头,随后起身来到吴东晨面前:“还记得我吧?”

吴东晨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怎么的?”

“不怎么的!”苍浩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我要是没说错,这一下是你打的,对吧?”

“这……”吴东晨没办法否认,因为那个把他抓来的校官就是人证,当时刚好在现场。于是他只能慌忙解释道:“我当时认错人了……我以为你是恐怖分子,这……这是误伤你知道吗?”

孟阳龙手下的校官冷冷一笑:“恐怕不是误伤吧。”

吴东晨傻住了:“你什么意思?”

“你当时还准备开枪打死苍浩。”本来校官不愿意卷入这场恩怨,但刚才为了把吴东晨抓来,他们跟武警发生点冲突,现在身上还带着伤。这一生气,他就把事情说了出来:“我们赶到的时候,让他把人交给我们,他声称这是恐怖分子,必须当场击毙……”

“你胡说八道!你冤枉好人!”吴东晨急忙喊道:“孟老,你不能听信别人造谣,就这样让人把我抓过来……”

“我没造谣。”校官冷冷的道:“当时在场的兄弟们都可以作证。”

“哦?”孟阳龙似笑非笑看着吴东晨:“我知道,爆炸发生之后,自己人之间好像出了点麻烦,但我还真不知道有开枪这一档子事!”

吴东晨口不择言的解释起来:“我没开枪……我就是把枪掏了出来……”

“这么说你当时确实打算打死苍浩!”孟阳龙似笑非笑点点头:“还真没冤枉你啊!”

“我……这……”吴东晨身上冒冷汗了:“我当时是认错人了……”

孟阳龙依然似笑非笑:“真的吗?”

吴东晨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全身:“当然是真的……”

“吴东晨啊,你撒谎技术不怎么高明……”孟阳龙长叹了一口气:“你跟苍浩见过几次面,不可能认错,如果你认错了,我倒要怀疑你接受的那些训练是不是白费了!”

“我……”

“我知道,你们对苍浩有些成见,这多少可以理解,所以我装作不知道。”说到这里,孟阳龙冷冷一笑:“但开枪这事我是真没想到!”

“我也没想到。”苍浩呲牙一笑:“我当时只顾着跟孟老通话,没防备就被人给打昏了。我估计吗,可能就是这位吴东晨干的,不过还是没想到吴东晨恨我到了这个地步……”

“我……真的是认错了。”吴东晨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就算我对苍浩有成见,也不可能胆子这么大,要开枪杀人啊……”

吴东晨还没说完,话语却戛然而止。

苍浩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掐灭了烟蒂,随即拿起烟灰缸,直接砸在吴东晨的头上。

吴东晨卒不及防,惨叫一声,捂着脑袋坐到了地上。

鲜血一下子冒了出来,从手指头缝往外喷,吴东晨傻傻的看向孟阳龙。

孟阳龙却是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不看吴东晨。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又出手了,抄起烟灰缸再次砸在吴东晨头上。

吴东晨又是一声惨叫,这一下直接躺倒在地,鲜血涌出更多。

“妈的!脑袋挺结实啊!”苍浩看了一眼烟灰缸,竟然没砸碎,抬手又是一下:“还是烟灰缸是进口的?!”

随着一声闷响,烟灰缸四分五裂,吴东晨眼睛一翻白昏了过去。

苍浩扔掉烟灰缸,伸手从后腰抽出甩棍。

之前一番激战,甩棍始终还别在腰上,苍浩“刷”的一下放开,直接抽在吴东晨的胸口上。

隐隐的,似乎可以听到肋骨粉碎的声音,吴东晨在强烈的疼痛之下,竟然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惊恐的看着苍浩:“别!别!”

苍浩根本不管他说什么,手腕一翻,甩棍又抽在他的右腿上。

这一次骨裂的声音更大,孟阳龙听在耳中,竟然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他是军人,还是上过战场的军人,见多了鲜血和死亡。

但他从没有亲眼看着,如此活生生的折磨一个人,这样的残忍完全不同于战场。

下意识的,孟阳龙想要劝阻一下,可还没等他开口,苍浩把甩棍又抽在吴东晨另一条腿上。

惨叫一声,吴东晨一翻白眼,又昏了过去。

苍浩抬起脚来,冲着吴东晨的脑袋踹了过去:“给我醒醒!”

这一脚力量太大,吴东晨的脑袋猛地往旁边一偏,几乎跟肩膀平行,随即整个身体顺着脑袋的方向飞了出去,又重重落在了地上。

苍浩还不停手,抄起一把椅子,狠狠地砸在吴东晨的身上。

椅子顷刻粉碎,向四下里飞去,与之相对的是,吴东晨的骨头又断了几根。

搞不好吴东晨已经断气了,孟阳龙索性也就不说话了,任凭苍浩施虐。

倒是廖家珺看不下去,说了一句:“够了!”

苍浩气喘吁吁的看向廖家珺:“你要阻止我?”

“不管他犯了什么错误,都应该交给法律惩处!”顿了顿,廖家珺非常认真的道:“你不能在警察的面前虐杀一个人!”

苍浩一时没说话,只是盯着廖家珺,那目光凶狠的如同来自地狱。

刚触到苍浩的目光,廖家珺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可还是坚持道:“别忘了你是在刑事侦查局!”

“说得对。”苍浩把甩棍扔到一旁,到办公桌上找了几张面巾纸,擦了一下手:“我的气已经出了,也用不着法律惩处,就这么算了吧!”

听到这话,孟阳龙转回身来,冲着几个手下点点头。

那个校官立即带着其他军人把吴东晨抬起来,带出了会客室,然后很小心的关上了门。

他们带吴东晨去看医生了,会客室里只剩下苍浩、孟阳龙和廖家珺。

孟阳龙看了一下满地的血迹,长叹了一口气:“痛快吗?”

“非常痛快。”

“有些事呢,本来我不想对你说,不过事到如今让你知道也没什么了……”说着,孟阳龙又是一声长叹:“苍浩,你做了很多事,这是你的功绩,但也引起很多人不满,主要就是武警系统。吴东晨其实代表了很多人的态度,只不过别人暂时没表现出来,而他溢于言表。”

苍浩点点头:“我猜到了。”

“对你不满的人主要集中在吴东晨他们那里,因为你的功绩让这些人面上无光。”顿了顿,孟阳龙语重心长的道:“我负责国家安全工作,所以能领导武警,但我毕竟是陆军将领,无法直接干涉武警系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