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核导弹攻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又怎么样?”老雷泽诺夫哈哈大笑起来:“摧毁旧的世界,在废墟之上建立一个崭新的世界,一个美丽的人间天堂,有什么不好吗?”

有那么一刹那间,苍浩很想问候老雷泽诺夫的母亲。|ziyouge.com|

“苍浩,我不怕让你知道这件事,因为你真的无法阻止我。” 老雷泽诺夫说到这里,又笑了起来:“我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发动核袭击,M国人会防不胜防。”

“确实,明枪易躲,暗贱难防,你就是个贱|人。”

“我的中文还不错,我知道你在骂我。” 老雷泽诺夫满不在乎的道:“你也就只有呈口舌之快了!”

“没关系,我们会第一时间把这条情报告诉M国人,就算他们无法阻止袭击的发生,至少也不会让你太容易得手!”

“等等……你告诉M国人?”老雷泽诺夫听到这话倒是有点意外:“苍浩,别忘了M国也是华夏的敌人,我知道很多华夏愤青希望核平M国。”

“因为我不是愤青!”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如果真的要谈论历史恩怨,我没发现M国伤害过我们什么,倒是你的祖国从我们这里夺走了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所以,这些年来你们不停的煽动我们仇恨全世界,为的就是掩盖你们自己做过的事!”

“听着……”

没等老雷泽诺夫说出什么,苍浩直接打断了:“尽管你们成功制造了一些愤青,但清醒的人更多,就算你骗术很高超,傻B也没那么多。”

老雷泽诺夫非常失望:“看来咱俩谈不拢。”

“还有,各国之间有合作,必然也有分歧,这都很正常。但不管任何纷争,不能用核武器来解决,这是底线。”说到这里,苍浩的语气变得非常不屑:“你口口声声说要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现实情况却是你不断发动恐怖袭击,并且根本不考虑会造成多少无辜平民的枉死,现在还要玩核弹。老东西,你知道吗,你特么就是一个疯子,我才不会跟你一起作死!”

“这个世界属于疯子。”老雷泽诺夫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有一点我还是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会对M国动用核导弹的?”

“我可以回答你,不过你要先解释我一个问题……”苍浩一字一顿的问道:“核导弹明明是你扔的,但要引发战争就必须让M国认为核弹来自俄国,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你认为我傻吗?” 老雷泽诺夫狡狯的笑了:“我要是回答了你,就是把整个计划和盘托出。”

“你不是说我没办法阻止你吗,你为什么不试试看呢,把你的计划说出来,挑战一下自己的能力。”

“别对我用激将法。” 老雷泽诺夫笑着摇摇头:“你知道吗,其实就算我现在告诉你,也没什么用了。”

苍浩微微一惊:“你已经动手了?”

“一个小时后你就会知道答案。” 老雷泽诺夫丢过来这句话,挂断了电话。

同一时间,在烟波浩渺的太平洋上。

二战结束之后,从冷战开始一直到今天,俄国和M国之间形成了一种现象。

只要俄国海军出现在太平洋上,不管在干什么,M国海军肯定会赶过来监视。

基洛夫巡洋舰发生哗变的时候,M国海军刚刚得到演习的消息,正在赶来路上,所以没发现哗变这事。

此后,阿芙罗拉控制了基洛夫巡洋舰之后,通过各种手段蒙蔽了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照常参与演习。

俄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根本没有察觉,于是跟M国海军一样,完全被蒙在鼓里。

“时间到了。”阿芙罗拉看了一下时间,深吸了一口气:“最关键的时候到了。”

现在这个时间,就是老雷泽诺夫整个计划的关键节点,手下听到阿芙罗拉这句话之后,不用进一步交代,马上行动起来。

他们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并且为此演练过数次,绝对不会出错。

在阿芙罗拉赶来基洛夫巡洋舰的那艘直升机里,放着一个军绿色的铝合金箱子,没有人知道这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基洛夫巡洋舰的主要反舰武器是SS-N-19花岗岩导弹,箱子里面装的就是一枚花岗岩专用核弹头,三十五万吨当量,有效果破坏面积可以达到数十平方公里。

基洛夫巡洋舰本身没有携带核弹头,阿芙罗拉的亲信把箱子打开之后,用最快速度把这枚核弹头换装到了一发花岗岩导弹上。

阿芙罗拉没有参与,只是在雷达上看着远处的M国海军舰队,冷冷一笑:“来的不少嘛。”

正是由于这一次太平洋舰队的演习动用了基洛夫巡洋舰,所以M国方面也格外重视,派来了三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和四艘护卫舰,远远的盯着。

基洛夫巡洋舰承担扮演假想敌的功能,太平洋舰队其他参演军舰距离很远,甚至比M国海军更远。

但那些参演舰只也不安宁,同样被M国海军监视着。

换句话说,M国海军派出了两个战斗群,分别盯住基洛夫巡洋舰和其他舰只。

几十年来,大家已经形成了这种默契,不管是被监视者还是监视者都遵循着默契,很多时候,这种监视也就是走个形式,从来没出过什么状况。

直到阿芙罗拉的出现。

“报告!”亲信很快传来消息:“货物已经就位!”

这话的意思就是核弹头已经换装完毕,导引雷达也已经锁定M国军舰。

阿芙罗拉点点头,略有点失望的道:“可惜啊,M国没派航母来,否则会更加精彩。”随后,阿芙罗拉冷笑着下令:“开火!”

最后一个音节刚出口,基洛夫巡洋舰舰体传来一阵震动,紧接着,两发花岗岩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射向M国舰队,马上的又是两发。

这四发导弹都是没有携带核弹头的,飞行高度也不一样,在海上兜了半个圈子后,从不同角度扑向M国军舰。

十五秒钟过去之后,阿芙罗拉亲自按动了按钮,刚刚改装了核弹头的那枚花岗岩导弹才激射而出。

与之前四枚不同的是,这枚导弹紧贴海面飞行,在这种高度上,绝大多数雷达都无法发现。

但是,之前那四枚却很快被发现了,M国舰队登时大惊。

“怎么回事?”舰队指挥官看着雷达屏幕上正在迅速接近的花岗岩导弹,非常惊讶的喊道:“俄国人怎么会对我们开火!他们这种行为等同于宣战!”

M国海军毕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而且也是实战经验最丰富的,尽管做梦都想不不到俄国人敢对自己开火,但还是很快做出反应。

负责外围防御的防空导弹马上打掉了两枚花岗岩导弹,不过花岗岩导弹的速度实在太快,另外两枚已经突入内层防御。

负责内层防御的是密集阵系统和海拉姆导弹,密集阵首先启动,六根炮管高速旋转,把密集的子弹倾吐向花岗岩导弹。

海拉姆则是一种灵敏的小型自卫导弹,M国人根本不在乎成本,不断向花岗岩导弹发射过去。

最终,在弹炮双重拦截之下,另外两枚花岗岩导弹也被击毁了。

此时,花岗岩导弹已经距离M国军舰非常近,M国指挥官看着花岗岩导弹硕大的弹体燃烧着坠入海中,长长松了一口气:“上帝保佑!”

可也就是这个时候,第五枚携带着核弹头的花岗岩导弹逼近了,雷达士官惊叫着喊道:“还有一枚!”

马上的,M国指挥官明白了,之前四枚花岗岩导弹是用来吸引火力的。

另外,由于第五枚导弹离海面太近,普通雷达制导根本没有办法进行制导,所以之前四枚导弹其实本身就是雷达,在不断给第五枚导弹提供制导参数。

这种导弹互相间进行配合的智能技术,说起来倒是俄国人独有,M国指挥官还是第一次见到。

M国指挥官声嘶力竭的喊道:“马上拦截!”

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么激动,因为手下已经进行拦截了。

可也就在各种防御武器一起开火的同时,这枚花岗岩导弹突然迅速拔高,随即凌空爆炸。

一瞬间,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球,M国指挥官马上明白了:“上帝啊!是核弹头!”

这是M国指挥官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这个光球迅速扩大,吞没了整个M国舰队。

这场爆炸太过猛烈,连基洛夫巡洋舰都感到了一阵震动,与此同时,阿芙罗拉的手下发出了一阵欢呼声:“乌拉!”

阿芙罗拉看着远处的爆炸,也笑了:“这么多年了,就等着今天!”

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一场核爆炸很快就会被监控到,不仅M国人监控到了,俄国人自己也觉察到了。

太平洋舰队司令部马上联系基洛夫巡洋舰,他们就像M国人一样感到惊恐,说起话来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措辞:“基洛夫巡洋舰,为什么向M国舰队发射导弹……你们怎么会有核弹头?你们知不知道着意味着什么?”

阿芙罗拉根本不加理会,只是吩咐手下:“切断联络!从现在开始,全舰保持无线电静默!”

无线电静默意味着所有无线电全部关闭,既不对外联络,也不接受外界联络。

按照原定计划,阿芙罗拉接下来要指挥基洛夫巡洋舰前往西伯利亚外海一个小岛,那里距离太平洋舰队司令部非常的近,老雷泽诺夫在那里集结了大批雇佣兵。

基洛夫巡洋舰接上这批雇佣兵后,会直接杀向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凭借基洛夫巡洋舰无匹的战斗力,太平洋舰队没有任何一艘船可以成为对手。

在基洛夫巡洋舰的火力掩护下,阿芙罗拉会对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直接实施武力占领,进而控制整个舰队。

也就是说,老雷泽诺夫接下来要发动武装暴动,但情况马上发生了变化。

阿芙罗拉随身携带一部加密的海事电话,即便在全舰进入无线电静默,这部电话也保持畅通,因为阿芙罗拉要随时接受来自老雷泽诺夫的指示。

马上的,这部电话响了,阿芙罗拉接起来之后,老雷泽诺夫用非常平稳的语调问道:“怎么样?”

“一切顺利。”阿芙罗拉非常兴奋的道:“M国国内这个时候一定炸锅了,接下来白宫就会向俄国宣战,我们的计划只差一步就可以成功!”

“很好。”老雷泽诺夫的语气依然平静:“现在,你马上上直升机,前往二号地点。”

二号地点是演习地点不远处的一个小岛,老雷泽诺夫很久之前让人占领了那里,作为后备基地使用。

阿芙罗拉非常不解:“为什么?接下来不是应该占领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吗?”

“计划有变。”老雷泽诺夫轻叹了一口气:“我刚刚与苍浩通过电话,他已经猜到了我要对M国发动核打击。”

阿芙罗拉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

“怎么就不会这样?”老雷泽诺夫苦笑着要摇摇头:“如果,苍浩有足够的证据,并把这些证据呈交给M国,那么我们的离间计也就失败了。M国不但不会跟俄国爆发战争,正相反的是这两个大国会携手把我们撕碎。幸运的是,苍浩毕竟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源于猜测。”

“那也说明他太过精明了。” 阿芙罗拉语气复杂的道:“他是我们这个计划里的变数,他本来不应该出现。”

“可他偏偏出现了。”老雷泽诺夫非常无奈的道:“所以我们有必要修改一下原定计划。”

“怎么修改?”

“咱们两个见面之后再说。”

“是。”阿芙罗拉结束通话后,马上上了直升机,吩咐驾驶员前往“二号地点”。

“上帝保佑。”阿芙罗拉感到很累,上了飞机之后,就闭目养神。

然而,就在直升机起飞之后没多久,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晃动,那种感觉就像要坠毁一样。

随后,驾驶员惊叫一声:“上帝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