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又见封禅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聂嘉林是丧门星,但万鹏肯定是乌鸦嘴,赵轩一个劲的埋怨:“你能不能说点动听的吉祥话?”

苍浩倒是没出声,只是专注的看着电视上的滚动播报。ziyouge.com

很快的,消息传来,M国发射的只是常规战斧巡航导弹,没有携带核弹头,打击目标则是俄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

俄国做出了拦截,但大多数导弹仍然准确命中目标,尽管暂时没有现场图片传来,根据M国方面的战报,整个司令部及其所配属的基地和码头已经被夷为平地。

两艘现代级驱逐舰冲出港口,试图寻歼M国舰艇,但很快发现自己被包围了。

M国方面只是发射了几枚鱼叉反舰导弹,就轻松击沉这两艘现代级驱逐舰。

尽管现代级驱逐舰上配备了号称“航母杀手”的日炙导弹,然而M国方面实施了强烈的电磁干扰,日炙导弹根本没有办法发射。

也就在这个时候,克里姆林宫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近乎咆哮着谴责了M国方面的行径,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是恨不得把M国军舰咬碎,同时声称俄方保持采取各种措施的权力,反击M国的侵略行径。

骂了M国足足半个小时,这位发言人才话锋一转,提到了基洛夫巡洋舰事件。

看得出来,M国的战斧导弹还是很有用的,这一次克里姆林宫把掌握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首先承认当年克格勃的部分残渣余孽组成了恐怖组织,然后就把责任全部推给了这个恐怖组织的领导人老雷泽诺夫。

白宫方面的反应也很积极,指称导弹毕竟来自基洛夫巡洋舰,所以克里姆林宫无法推卸责任,更重要的是,克里姆林宫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切。

基洛夫巡洋舰已经沉入太平洋,参与这件事的人全死光了,任何人都拿不出来M国所需要的证据。

可以说,尽管苍浩和联邦安全局已经跟老雷泽诺夫交手数次,但对这个世界来说,不要说所谓的恐怖组织,就连是否真的存在老雷泽诺夫这么个人都是问题。

苍浩感慨的叹了一口气:“这场战争,事实上是第一次把多年来各国之间的暗战,还有潜藏于地下世界的那些秘密,曝光在公众面前。”

“这些事情恐怕是普通人做梦都想不到的……”摇了摇头,赵轩有点疑惑的问:“老大,你说M国方面会相信克里姆林宫的说法吗,会抽出力量对付老雷泽诺夫吗?”

苍浩仍然不知道,孟阳龙是否已经向M国的中央情报局预警,不过此时已经做出了判断:“M国的情报网络非常发达,当年跟华夏又有过‘和平典范’计划,所以他们肯定知道老雷泽诺夫这个人。但是,他们揣着明白装糊涂,仍然要对俄国军舰开火。”

赵轩不解:“为什么?”

“政治需要。”苍浩冷笑一声:“核袭击发生后,M国国内民情汹涌,如果不能立即作出反制措施,会显得总统无能。另一方面,M国人也愿意借这个机会教训一下老毛子,反正自己这边理直气壮,老毛子也只有吃哑巴亏了!”

“这帮政治家啊!”赵轩叹了一口气:“可惜了俄国太平洋舰队,本来他们没有任何责任,也不该被牺牲掉,却还是被战斧巡航导弹化成了灰!”

苍浩深深的道:“这就是作为军人的宿命。”

几个人正说着话,寺门被人敲响了,赵轩拔枪就要冲出去,却被苍浩给拦住了:“别这么冲动,先看看是什么人。”

赵轩不太情愿的把枪收了起来:“哦。”

“大家也都把武器暂时藏起来吧。”苍浩轻轻一笑:“越是形势紧张,我们越要云淡风轻,就算来的是敌人,也不能让他们觉得我们很紧张!”

赵轩大模大样走过去把寺门打开,马上的就是一愣:“你谁啊?”

在外面站着一个道士,手里拎着不少东西,满面猥琐的笑容:“请问苍浩老大在吗?”

“我在。”苍浩走了过来:“封禅子?”

“老大……”封禅子“扑通”一下跪到地上:“你收下我吧,我给你当小弟……”

“啊?”苍浩愣住了:“你受什么刺激了?”

“没有啊,我就是听说点事……”咽了口唾沫,封禅子急急的道:“我知道,你是当年的雇佣兵之王,我以后要跟你混了……”

苍浩更惊讶了:“谁告诉你的?”

说来也巧,不信禅师正好从里面出来,封禅子急忙一指不信禅师:“是他……”

苍浩转过头看着反不信禅师:“你?”

不信禅师大步走过去,很奇怪的问封禅子:“你怎么来了?”

封禅子急忙道:“我要拜老大!”说着,封禅子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到地上,很认真的道:“我都是我从云南老家带来的特产,就当做是投名状了!”

苍浩指着封禅子质问不信禅师:“你认识他?”

“认识啊……”不信禅师干笑两声:“这个……佛本是道吗……我们是道友……”

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你又是怎么把我的事情告诉给他的?”

“我……这……”不信禅师非常尴尬,磕磕巴巴的把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多林寺大殿被毁之后,不信禅师非常郁闷,只要看到大殿就闹心,于是就去附近的小酒馆喝酒消遣。

不信禅师也不知道化个妆,就穿着僧袍坐在酒馆里大鱼大肉的,不过在这个奇葩辈出的年代,民众也早就习惯了。

正是在这个酒馆,不信禅师遇到了封禅子,说不清楚怎么回事,一僧一道感觉非常投契,坐在一起胡吃海喝的同时吹起牛B。

骗子这一行,都有着特别灵敏的嗅觉,能准确发现同类。

说来也巧,封禅子刚做了笔大买卖,赚到了,或者说骗到了不少钱,故意在不信禅师面前显摆了一下。

因为大殿被毁本来就郁闷,又看到封禅子这么春风得意,不信禅师在酒精的作用下,一怒之下说了句:“我有个很牛B的老大!”

封禅子惊讶于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小,刚刚让自己吃了一肚子亏的苍浩,原来就是不信禅师的老大。

更让封禅子惊讶的是,原来苍浩有着如此传奇的经历,他完全被不信禅师说出来的故事吸引住了。

一僧一道酒足饭饱,散去以后,封禅子想来想去,挺羡慕不信禅师。

自己一个人这么到处飘着也不是个办法,遇到点事情还找不到人给自己出气,应该加入一个团队,苍浩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封禅子买了一大堆土特产,就这样登门拜访了。

“听着……”苍浩看着不信禅师,非常郑重的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以后你还敢把我的事情说出去,别怪我把你的舌头挖出来泡酒喝!”

“老大,我错了……”不信禅师体似筛糠:“我哪知道他会来找你啊……”

“他找不找我是次要的!”苍浩竖起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真正重要的是不许把事情说出去,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任何事情,都必须烂在你的肚子里!”

不信禅师连连点头:“是!是!”

苍浩转身向厢房走去:“知道就好!”

封禅子傻傻的问:“那……我呢?”

苍浩没回答封禅子,而是冲着赵轩不耐烦的摆摆手:“把这小子给我撵走!”

赵轩走过去,拦腰举起封禅子,就要扔到寺门外。

封禅子没料到赵轩力气这么大,手里拎着的东西掉了一地:“苍浩老大……你听我说啊……你,你要是不要收下我,我就把你的故事写成小说发到网上去!”

“随便。”苍浩满不在乎的道:“没有人会相信的。”

赵轩一用力:“你给我滚吧!”

封禅子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在三米开外,浑身都快摔散架了。

赵轩又捡起封禅子带来的东西,噼里啪啦往外扔:“滚!赶紧滚!”

“苍浩老大,你不能撵走我啊……”封禅子只想找个理由留下来,可是各种理由全都不管用,最后张嘴来了一句:“我……我跟你是老乡!”

苍浩被气乐了:“你不是云南人吗?”

“是啊……可是……”封禅子急急忙忙的道:“老大你是东北人吧,我听口音能听出来。我曾经有个东北女朋友,我算是东北的准女婿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你就收下我吧,我女朋友在东瀛要是知道了我有你这么个老大,也会感到高兴的!”

苍浩有点好奇:“等等,什么东北东瀛的,你女朋友到底是哪的?”

“老大你想知道吗?”封禅子眼珠一转:“你让我进去,我就告诉你怎么回事!”

苍浩点点头:“行了!进来吧!”

赵轩嘀咕了一句:“老大你也太无聊了吧?”

苍浩呵呵一笑:“反正闲着没事,就当是听故事了。”

“闲着没事?”赵轩愣住了:“你不是说,我们不关心世界,世界就不关心我们嘛,世界大战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咱们就坐在这听故事?”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苍浩反问:“去帮老毛子挡导弹?”

“这……”

“还是听会儿故事再说吧。”苍浩叹了一口气,又冲着封禅子点点头:“进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