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我有个东北女朋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到允许进入多林寺,封禅子觉得自己跟苍浩的关系进了一步,喋喋不休的讲起了自己的故事。ziyoUge.com

封禅子能讲出来的当然都是些小故事,没什么惊心动魄的,可苍浩偏偏听得津津有味,似乎完全忘记了当下局势,也不再去看电视和互联网。

说起来,封禅子跟东北还真有点关系,上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是东北的,叫马丽亚,两个人的感情生活非常甜蜜。

至于为什么甜蜜,这个可得重点说一下,当时封禅子在外面租了个房子,跟马丽亚同居。

都是羁旅他乡的学子,封禅子把租住屋当成了家,为了让家里显得温馨点,还养了一条狗。

有一天,马丽亚放学回来,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条狗冲着她一个劲狂吠,她指着那条狗说了一句:“这是第一次!”

第二天,马丽亚回家之后,那条狗依然狂吠,马丽亚非常淡然的说了一句:“这是第二次!”

第三天,那条狗再度狂吠,马丽亚一句话不说,直接抄刀砍掉了狗头。

看着满地的鲜血,封禅子非常愤怒,质问马丽亚:“你这是干什么?”

马丽亚一指封禅子的鼻子:“这是第一次。”

从此之后,两个人的甜蜜生活就开始了,当真有举案齐眉之感。

只可惜,大学刚刚毕业,马丽亚就带着封禅子全部存款,渡海东瀛去进一步深造了。

如今,马丽亚改了个东瀛名字叫苍井马丽亚,在影视界发展,东瀛谓之“艺能界”。

封禅子拿出一堆光盘给苍浩:。“这是她的影视作品,你有空可以看看。”

“放那吧。”苍浩心不在焉的道:“我一般都是从网上下载。”

封禅子又要说话,突然赵轩喊了一声:“老大,又粗事了!”

苍浩淡然问道:“什么事?”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表示,俄国全军已经进入一级战备,战略导弹部队随时准备发动核反击。”顿了顿,赵轩又道:“俄国一号人物和二号人物都出来发言了,声称M国对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进攻是赤果果的侵略,俄国人民将会用生命捍卫自己的家园。”

只是十分钟之后,有媒体消息传出,M国核按钮开启,随时准备对俄国发动核打击。

白宫发言人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很显然,这个消息是故意放出来刺激俄国的。

赵轩滔滔不绝的做出了一大堆分析,正说在兴头上,寺门再次被人敲响。

“我去看看。”赵轩松松垮垮向寺门走去,虽然手里没拿家伙,却随时做好了掏枪的准备。

等到寺门一开,赵轩往外一看,先是一愣,旋即伸手握住枪柄:“你们是什么人?”

兄弟们全冲了过来,虽然都没掏枪,却也是虎视眈眈。

外面站着二十多个人,全部是西装革履的外国人,万鹏嘿嘿一笑:“不会是联邦安全局吧?”

“不是。”苍浩也走了过来:“俄国很少有黑人,联邦安全局更没有。”

这二十多人,有着各个民族的面孔,其中还有好几个是黑人。

而其中为首的,正是一个黑人女性,二十多岁的样子,身高一米七左右。

她长得很漂亮,标准的瓜子脸,目光深邃迷人,樱桃小口挂着浅浅的笑容。

头发不长,染成了深咖啡色,用啫喱水打成很干练的发式,散着淡淡的发香。

不同于非洲黑人的是,她很显然是混血,皮肤只是淡淡一层浅黑。

万鹏咽了口唾沫,低声道:“黑珍珠啊……”

苍浩微微皱起眉头:“你们是……”

“你好。”黑珍珠一张口就是字正腔圆的华夏普通话:“你是苍浩,对吗?”

苍浩点点头:“没错。”

黑珍珠没再说话,只是拿出一个证件举到苍浩面前,几个兄弟凑过来一看,全都愣住了。

再说阿芙罗拉那边。

赶到二号地点之后,阿芙罗拉把直升机藏到树林,然后一直躲在地下掩体里。

这里面积非常小,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到处散发着一种霉味,似乎映衬着阿芙罗拉的心情。

老雷泽诺夫不知道在忙什么,终于,也就在苍浩见到那些神秘来客的同时,老雷泽诺夫赶到了二号地点。

“爷爷……”阿芙罗拉急忙问:“为什么要炸沉基洛夫巡洋舰?那毕竟是我们可以掌握最强大的力量!”

“多年前开始,我谋划整个蓝图的时候,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老雷泽诺夫没有直接回答阿芙罗拉,而是若有所思的道:“但我当时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苍浩这么一个人物!”

“苍浩?”阿芙罗拉一愣:“他又怎么了?”

“他没怎么,只可惜,他是一个天才。” 老雷泽诺夫冷冷一笑:“他竟然准确看穿了我的计划,知道我要动用核弹对付M国!”

阿芙罗拉一惊:“然后呢?”

“按照我的原计划,只要核弹摧毁了M国舰队,M国会立即对俄国本土发动核打击。这是显而易见的,不应该有任何问题,接下来全面战争就不可避免……”说到这里,老雷泽诺夫无奈的摇摇头:“我怀疑,苍浩通过某种渠道把信息传递给了M国,所以M国这一次才会表现的这么克制!”

“可是刚才M国已经摧毁了太平洋舰队司令部!”

“你好像没搞明白状况,以当下的国际关系而言,如果是常规武器发生的冲突,不管规模多么大,都还有转圜余地。只有核战争,只要核弹一炸响,双方必须死拼到底!”说到这里,老雷泽诺夫突然暴怒起来,挥起拳头用力砸在桌子上:“我要的是核战争!懂吗,只有核战争才能摧毁俄国政府!”

“砰”的一声闷响,阿芙罗拉被吓了一大跳,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那……怎么办……”

“怎么办?什么怎么办?” 老雷泽诺夫怒目圆瞪看着阿芙罗拉:“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我……”阿芙罗拉看着老雷泽诺夫,想起基洛夫巡洋舰的沉没,明知道老雷泽诺夫心情不好,却还是装起胆子问了一句:“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摧毁基洛夫巡洋舰,毁灭一切证据吗?”

“如果,M国跟俄国发动核战争,我就会以基洛夫巡洋舰为基地发动武装政变。但情况让我很失望,我只有摧毁这艘船,免得证据落到别人手里。”长呼了一口气,老雷泽诺夫又道:“幸亏我早有准备,在船上又准备了一枚核弹,现在没人知道那艘船上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有两枚核弹,我根本不知道,以为只有一枚呢。”阿芙罗拉苦笑两声:“爷爷,你知道吗,核弹爆炸之后,我差点摔死……”

“所以我让你飞来二号地点,你以为是为了什么?” 老雷泽诺夫瞥了一眼阿芙罗拉:“还不是为了救你一命!”

“但核弹爆炸太早了,电磁辐射也太强了,难道你没考虑过我可能来不及飞出来?”

“那就是你运气不好了。” 老雷泽诺夫语气非常冰冷:“如果你牺牲了,也是没办法的事,伟大的事业必须要有人牺牲!”

“爷爷……”阿芙罗拉的语气有点哽咽了:“其实,只是发动一场核战争,已经可以让俄国崩溃了。你为了增加成功系数,又发动了一连串恐怖袭击,让很多无辜民众丧命。这个牺牲,已经够沉重了,难道还应该死更多的人吗?”

老雷泽诺夫恶狠狠地瞪着阿芙罗拉:“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爷爷,我可以理解你牺牲我,但基洛夫巡洋舰上的官兵,却是对我们的事业忠诚无比。”阿芙罗拉摇了摇头,表情变得非常痛苦:“那么多民众已经死了,现在连我们的同志都死了……爷爷,如果核战争真的爆发,还要死伤更多的人,我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雷泽诺夫斩钉截铁的道:“为了让更多的人过得更幸福!”

“可我没有看到幸福,我只看到鲜血和死亡。”阿芙罗拉又是摇了摇头:“爷爷,我们不能用谎言许诺一座天堂,然后用现实铸就一座地狱!”

“你怀疑我?”老雷泽诺夫勃然大怒,抽出手枪瞄准了阿芙罗拉:“你怀疑我没关系,你不能怀疑我们的事业,否则你就是叛徒!”

“本来,我从没怀疑过……”阿芙罗拉怆然一笑:“但就在基洛夫巡洋舰沉默的一刻,我真的开始怀疑了,如果我们连自己的同志都可以毫不留情的杀掉,还有什么人是不可以杀的呢?”

老雷泽诺夫冷笑着道:“也就是说,如果我现在亲手枪决你这个叛徒,你会理解的。”

“我当然会理解。”阿芙罗拉的表情更加痛苦了:“从我能记事的时候,我就被不断的灌输这样一种思想,那就是我承担着艰巨而神圣的使命。于是,我从小开始就被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特工,学习各种武器的操作和搏击术,闲下来还要学习各种外国语言……爷爷,为了你的事业,我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个人生活,我活得一点都没有自我,现在你竟然说我是叛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