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对世界负有责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去休息室,内心隐隐有种期盼,那就是能遇到某个人。ZiYouGe.com

而这个人果然在,只见井悦然双腿一前一后,站在窗前默默的抽着烟,一如苍浩过去在休息室常见到她那般优雅。

井悦然听到有人进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苍浩,没有半点惊讶,似乎早就料到苍浩会来:“你最近可是大忙人啊,公司难得看见你。”

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你们金融部还关心我们市场部的工作吗?”

“因为我在这里很少会看到你。”

“你经常来这里抽烟?”苍浩笑了笑:“你不是没有那么大烟瘾吗!”

听到这话,井悦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弹了一下烟灰,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的世界。

过了一会,苍浩打破了沉默:“你最近过得怎样?”

“挺好,你呢?”没等苍浩回答,井悦然又道:“你做的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一定要注意安全,我……”

井悦然说到这里就顿住了,没说自己想要怎么样。

苍浩点了点头:“谢谢关心。”

“现在形势挺紧张……”井悦然说着,又望了一眼苍浩:“跟你不会有关系吧?”

苍浩反问了一句:“你认为呢?”

“我怎么知道。”井悦然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从来都是,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只有自己去猜测。”

“哦。”苍浩只是点点头,没说什么。

尽管苍浩什么都没说,井悦然却似乎已经预感了什么:“你……会去做点什么吗?”

苍浩没有否认,也没有正面回应:“我们每一个人都这个世界负有责任,任何人都不应该逃避这种责任,而是应该勇敢面对。”

“你说的这个我认同,不过个人能力有大有小,所以责任也有大有小,毫无疑问你是前者。无论如何……”井悦然长呼了一口气:“注意安全吧!”

“谢谢。”苍浩看了一下表,差不多时间快到了,孟阳龙马上会派人来接自己。于是苍浩告诉井悦然,说着,向门外走去:“我要出门一趟,这几天可能不来上班了。”

“本来你也不经常上班……”井悦然当然无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苍浩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但就在苍浩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她突然感到心好像被人攥紧了一样,是那样的疼:“等等……”

苍浩停住脚步,转身望向井悦然:“怎么了?”

“注意……注意安全。”井悦然感到眼眶有些湿润,不想让苍浩看到,只能有些尴尬转过身去。

“我知道了。”苍浩微微然一笑:“我会注意的。”

井悦然轻叹了一口气:“那就好……”

“我会好好活着,等到你出嫁,到时给你送上一份大礼。”

“你……”井悦然听到这句话,内心倏地涌起一股酸楚:“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其实我是不操心的,因为我可以肯定,基本你是嫁不出去的。就你这性格吧……”苍浩嘿嘿一笑:“你要是能披上婚纱,我立马穿上袈裟!”

“你……你……”井悦然又羞又怒,气得一个劲跺脚,可她又不想让苍浩看见自己的泪水,所以就没转过身来。她这样背对着苍浩说话,倒是有点三流国产电视剧的赶脚,导演们为了不让摄像机调度来调度去,经常就让演员们背对着对方说话,一个镜头就把两个演员全拍进去了。

“我走了……”苍浩又是微然一笑:“你……你也要……”

本来苍浩想留写祝福的话语,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悄然离去。

井悦然站在那里,还等着苍浩的后半句,可是许久,苍浩都没有出声。等她终于鼓起勇气转回身去,却发现苍浩已经不在了。

苍浩刚走出公司大门,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警车,一身警服的廖家珺正在站车前面。

看起来,廖家珺是在等待苍浩,在制服的包裹之下,胸前依然波涛汹涌。

当初苍浩第一次认识这个泼辣的警花,就是被这制服诱惑所吸引,只可惜现在苍浩却没有欣赏的心思。

苍浩径直走过去:“你有事吗?”

“过来看看你。”廖家珺的表情非常凝重:“我知道……你要远征去了,我没办法亲自送行,就只有到这来了!”

苍浩耸耸肩膀:“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吗!”

“案子是发生在广厦境内,我现在又承担反恐职责,多少能掌握一些情况……”廖家珺看着苍浩,眼圈有点发红:“这几天,广厦大规模清查外来人口,就是我们刑事侦察局主导的,我当然知道要抓一个俄国老人。”

高层之前在媒体上吹风是预警,这个清查工作马上就展开了,而且非常周密。

在海山寺广场爆炸案之后,这项工作加快进行,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广厦市内所有还能喘气的生物过了一遍筛子。

原本孟阳龙打算在国境线上打开一个缺口,让广厦成为不设防城市,吸引犯罪分子进来然后聚而歼之,眼下这么做事实上是打草惊蛇。但也没有办法,毕竟老雷泽诺夫玩的太大了,在这种情况下原计划只能被打乱。

廖家珺告诉苍浩:“单单今天一天,我们就抓获了很多非法入境的的外国人,其中很多属于雇佣兵组织。”

“哦?”苍浩饶有兴趣的道:“详细说说!”

“根据线索和口供,这些雇佣兵潜入境内是受到共同一个犯罪组织的雇佣,可能会在境内从事大规模犯罪活动,幸亏发现的及时。不过,他们知道的也不多,犯罪组织让他们先行入境,然后临时接受指令,袭击海山寺广场的就是这帮人。”轻叹了一口气,廖家珺有点无奈的道:“遗憾的是,我们没找到那个老俄国人……”

“还有呢?”苍浩心里有数了,看来老雷泽诺夫确实已经离开华夏,那么潜伏在普里皮亚季的可能性也就增大了。

“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摇了摇头,廖家珺有点感伤的道:“当然了,我这个级别是没资格参与的,所以我想给你送行,就只能来这里找你了。”

苍浩有点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在公司?”

“我不知道。”廖家珺苦笑两声:“我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就只有来这里了……撞运气呗,没想到,运气还不错。”

“也就是说……”苍浩狐疑的问道:“你在这里就是等我?”

“对啊。”廖家珺很认真的点点头:“我有点意外,没想到你在远征前,还会来公司上班……你倒是个很负责任的人!”

“我来上班,尽到对公司的责任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苍浩同样苦笑起来:“我是来向前女友道别。”

“前女友?井悦然?”

“对。”

“你们两个……怎么了?”廖家珺有点惊讶,她根本不清楚,苍浩和井悦然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没怎么,就是不合适呗。”苍浩耸耸肩膀:“你看,阿里巴巴这不上市了吗,一转眼,马云成了华夏首富。”

“你这思维还真是跳跃。”廖家珺不明白苍浩是什么意思:“这跟你和井悦然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其实,苍浩和井悦然闹分手,根源就在于廖家珺对井悦然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事。不过苍浩没有责怪廖家珺,只是淡淡然的道:“我想说的是,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然有一个失败的女人,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必然有一群成功的男人。整个华夏,只有一个男人例外,那就是马云,他的成功靠着无数个日夜逛淘宝的女人,这些女人基本都成功的掌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而我和井悦然的事业都很成功,井悦然不可能做我背后失败的女人,我更不可能做井悦然背后N个男人里的一个,所以就分了呗。”

“不!不可能!”廖家珺立即摇了摇头:“我直觉能看出来景跃然不是那种花心的女人!她很专一也很专注!”

苍浩轻叹了一口气:“让她知道你这么评价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么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你不是来给我送行吗?”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小:“为什么问她的事?”

“这……我……”廖家珺的脸色疼的红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的心意我收下了。”苍浩双手插在口袋里,耸了耸肩膀,样子有点屌丝:“等我回来之后,你要请我吃饭。”

“没问题。”廖家珺急忙道:“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苍浩哈哈一笑:“富二代的做派就是不一样。”

这个时候,一辆红旗轿车缓缓开过来,停在苍浩不远处。

驾车的是一个军人,从车上下来后,他也没走过来,只是站在车旁看着苍浩。

廖家珺看了一眼那辆车,深深的道:“你该走了。”

“是啊,该走了……”苍浩抬手摸了摸廖家珺的脑袋:“等我回来。”

廖家珺的头发被弄乱了,她急忙拢了一下:“你干嘛啊,我穿制服呢……”

苍浩没再说什么,转身上了车,那辆红旗立即驶离。

廖家珺本来也想要走,一转眼却看见了井悦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