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拯救世界的男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司刚好下班,井悦然刚走出来,就看见了廖家珺:“廖警官怎么是你?”

廖家珺直截了当的道:“我来给苍浩送行。ZIyouge.com”

井悦然深深深问了一句:“苍浩到底要去哪?”

听到这句话,廖家珺突然很想训斥井悦然,找了这样一个男人还不珍惜,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放到过去,廖家珺还真就会劈头盖脸痛斥一顿,然后井悦然必然向警务督办投诉这个警察态度不好,再然后两个女人闹得很不愉快。

但如今的廖家珺没有这么做:“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

井悦然倏地一愣:“什么意思?”

“你的男朋友是一个拯救世界的男人……”廖家珺装作不知道苍浩和井悦然已经分手,非常感慨的道:“能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是所有女人的梦想!”

“他……拯救世界?”井悦然虽然已经猜到苍浩要去做重要的事,却还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会达到这样的高度:“到底怎么回事,能不能告诉我?”

廖家珺卖了一个关子:“我知道的也不多。”

井悦然毫不犹豫的道:“你知道多少就告诉我多少。”

“这个吗……”廖家珺抱歉的一笑:“很多事情涉及到机密,不方便说出来,你应该理解。”

井悦然多么机灵,眼珠一转,笑呵呵的道:“那……我作为苍浩的女朋友,总是有知情权的吧?”

“家属当然有。”廖家珺试探着说了一句:“不过……我听说,你们两个的感情,似乎出了点问题。”

“谣言。”井悦然正色道:“绝对是谣言,我跟苍浩感情好得很。”

“哦。”廖家珺点点头:“那我告诉你就没问题了。”

就在同一时间,苍浩已经被红旗轿车送到了一处军事基地,不是苍浩之前来过的那个,这里有着非常大的飞机场。

在跑道上停着两架中型运输机,同型飞机经常可以在网上看到,但不同的是,这两架好像经过改装,机体还涂成了深灰色。

苍浩马上判断出,这是隐身涂料,看来孟阳龙考虑的很周到,毕竟这是一次秘密潜入。

在跑道两旁,气氛非常紧张,谢尔琴科组织了十几个联邦安全局的精锐,全部穿上了黑色作训服,头上戴着夜视仪,正紧张待命。

在他们旁边,是另外一组特战队员,全部都是华夏人的面孔,不过装备跟谢尔琴科这边完全一样。

所有人员表情肃穆,没有一个人说话。

在他们周围,许多军人忙来忙去,或是检查飞机,或是做其他准备工作,整个基地萦绕着大战爆发前的紧张气氛。

孟阳龙见苍浩来了,直接开口就道:“这一次,你们有两个任务,首要任务是抓捕老雷泽诺夫,次要任务是搜集老雷泽诺夫制造核武器和引发战争的证据。当然,目前只是推测老雷泽诺夫躲在普里皮亚季,没有直接证据支持。如果你们行动落空,要第一时间撤出,以免引发国际纠纷。如果你们发现老雷泽诺夫,记住一定要活捉……”

“等等!”苍浩打断了孟阳龙的话:“为什么活捉?”

孟阳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战争到底怎么引发的,老雷泽诺夫本人就是最好的证据,M国和俄国两方面都希望把他送上海牙国际法庭,以战争罪起诉他!”

“这个风险太大了。”苍浩摇摇头:“我们还不知道老雷泽诺夫在普里皮亚季部署了怎样的力量,就算是不考虑可能遭遇的反抗,毕竟他是一个狂热分子,必要的时候肯定自杀!”

孟阳龙的语气依然无奈:“这个是政治需要!”

苍浩继续质疑:“可你知道吗,因为这个政治需要,可能会让很多人枉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孟阳龙看着苍浩,郑重的说道:“如果老雷泽诺夫死在了普里皮亚季,战争虽然可以平息下来,俄国和M国两方面却都没办法对国内交代。外间还会有很多猜测,认为整件事情就是一个天大的阴谋,根本不存在老雷泽诺夫这个人。”

“也就是为了政治,牺牲军人,对吗?”

孟阳龙同样是军人,听到这话有点痛心:“可以这么说。”

事情很明显,在之前的一连串冲突中,俄国和M国都吃了亏。

如果老雷泽诺夫不声不响的死了,两国民众都会质疑本国政府是在找借口让步,进而抨击当权者无能。

在这种情况下,不如让老雷泽诺夫自己把事情说清楚,以平息舆论。

当然,老雷泽诺夫一旦被捕,会想方设法自尽,从此让两个超级大国内部陷入没完没了的动荡,他才不会坐到被告席上接受审判。

但两国当权者不会考虑这些,他们需要保证权力的稳固,军人的生命相比之下无足轻重。

苍浩在来的路上刷了一下微博,当下情况变得更糟了。

M国方面,更多的民众在挖防空洞,储备各种生活物资。

所有商店里的生活用品全部脱销,一些无法采购的民众愤而捣毁了商店,此外,抢劫无处不在,一幅末日景象。

至于俄国则更倒霉,几乎每一座大城市都爆发抗议,一方面针对制造袭击的犯罪分子,另一方面则是痛斥当权者懦弱无能。

在部分大城市,抗议已经失去控制,演变成了暴乱。

可能也是对即将到来的核大战感到恐惧,暴乱者表现得极为凶残,到处打砸抢烧和焚烧车辆,冲击国家部门。

很多城市燃起了熊熊大火,从新闻图片上看起来,如同战争已经爆发了一般。

俄国方面已经动用了全部力量维持秩序,然而暴动在不断扩大,几乎每隔一会,就传来某个城市陷入混乱的消息。

可以想见,即便不考虑M国方面会如何,至少俄国方面在内外交困之下实在需要老雷泽诺夫这个人证,所以苍浩不再做任何争取:“好吧……我只能保证尽量活捉。”

孟阳龙满意的点点头,又对众人说道:“我们都知道,普里皮亚季是乌克兰领土,俄国和M国方面已经照会乌克兰政府,希望能够前往普里皮亚季搜索罪犯。可以预见的是,乌克兰政府果断回绝了,否认境内有老雷泽诺夫这么个人。华夏本来也尝试去沟通,但就在刚刚同样被拒绝……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乌克兰和俄国最近关系紧张,他们必然不愿意配合行动。”

谢尔琴科插了一句:“也许乌克兰人跟老雷泽诺夫存在某种交易。”

“这个可能也是有的。”孟阳龙点点头:“在这种情况下的,我们不能采用任何公开方式进入普里皮亚季,只能潜入。你们应该知道,执行这类潜入任务,需要中型隐身运输机。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和俄国都没有这种装备,只能改装类似的飞机……将会送你们前往普里皮亚季的这两架飞机全部喷涂了隐身涂料,执行飞行任务的机长是我们的王牌飞行员,将会超低空把你们送往目的地。一旦进入普里皮亚季领空,飞机会在山谷间穿梭,不用我多说,你们也应该明白,这个危险性是非常大的。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不能保证这两架飞机不会被发现,所以……”

说到这里,孟阳龙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说道:“如果你们有信仰,现在就祈祷你们的上帝吧!”

事实上,执行这次任务所需的装备和技术,M国方面都有,而且M国方面也表示愿意全力配合。

毋庸置疑,M国方面确实不希望爆发战争,但孟阳龙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有政治和外交上的考量。

毕竟普里皮亚季曾属于旧苏,在那边采取军事行动,需要顾虑俄国的态度,也需要防备M国方面是否借机搜集情报。

所以孟阳龙索性就没告知中央情报局,此时艾丽莎带着人马正在其他方面展开行动,她明知道今晚要远征普里皮亚季,倒也没提出什么要求。

孟阳龙说罢,谢尔琴科提高了嗓门,先后用汉语和俄语说了同样一段话:“今晚的行动高度机密,尽管我们是缉拿罪犯拯救世界,但如果出现意外,所有相关国家都会否认我们的存在。换句话说,我们的行动是不合法的,我们跟任何一个国家政府也没有关系。每个人发一个牙套,里面装有氰化钾,如果有谁被俘,那么就自己了断吧。”

希尔琴科的这番话说的很无情,但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表现怯懦。

联邦安全局的人手画十字开始祈祷,华夏人没什么信仰,只是看着孟阳龙。

孟阳龙告诉大家:“相信你们注意到了,这一次使用的武器和其他装备,都没有任何标识。这一次行动的危险超出任何以往,你们当中很多人不会再回来,但我代表人民感谢你们的付出!”

苍浩对着特战队员们点了点头:“谢谢你们。”

孟阳龙叹了一口气:“也谢谢你自己吧。”

话音刚落,几个军人过来,给苍浩送来作训服、战术背心和武器。

孟阳龙催促道:“赶紧换上吧!”

苍浩心不甘情不愿的全副武装完毕,刚好两架飞机的引擎也发动了,联邦安全局乘坐一架,苍浩带领特战队乘坐另外一架。

就在上飞机前,谢尔琴科拍了拍苍浩的肩膀,随后又伸手过来:“我们会活着回来的!”

苍浩用力跟希尔琴科握了握手:“一定会!”

谢尔琴科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道:“还是那句话——一切苦难终将过去,唯有真理永存!”

“没错,真理永存……”苍浩欣然一笑:“我当雇佣兵打了这么多年仗,今天这一仗是最有意义的!”

很快的,两边队伍各自上了飞机,也就在飞机开始滑行的同时,孟阳龙站在跑道旁边敬了最标准的军礼:“今天,你们是拯救世界的男人,一路平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