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我要做一次上帝/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机起飞,直刺云霄,等到飞行状态平稳下来,飞机上所有特战队员向苍浩敬了一个礼:“首长好!”

“不用这么紧张。ziyoUge.com”苍浩很轻松的摆摆手:“我不是什么首长。”

“不。”一个特战队员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说道:“出发前,孟阳龙首长已经下令,此次行动由你全权指挥。”

苍浩早知道孟阳龙是这么安排的,只是点了点头:“哦。”

另一个特战队员有点兴奋的问道:“我们能叫你苍哥吗?”

这个特战队员年纪不大,也就十**岁的样子,长得浓眉大眼的,煞是精神,身材魁梧。

也不知道因为兴奋,还是其他原因,脸色有些红,看起来很可爱。

“可以。”苍浩点点头:“你叫什么?”

“我叫阮永利。”这个年轻的特战队员指了指最先说话的那个同伴,很郑重的道:“他叫马荣,是我们的班长,过去我们都听他的。”

马荣接过话来:“现在就听你的。”

“在战场上,必然有服从,但没有在战场上的时候,我们是战友。”苍浩顿了顿,非常郑重的道:“战友意味着兄弟!”

马荣用力点点头:“苍哥说得好!”

比起马荣的郑重其事,阮永利说话比较随意,直接来了一句:“话说啊,苍哥,等到上了战场,你能靠得住的还是咱们这帮哥们。人家老毛子有自己的指挥官,那个什么琴科来着,未必会服从你。”

阮永利说的还真是句实话,在决定远征普里皮亚季之前,孟阳龙决定让苍浩全权指挥华夏和俄国双方人马。

谢尔琴科现在焦头烂额,巴不得立即把老雷泽诺夫绳之以法,当然不会给苍浩添麻烦。

但联邦安全局的其他人不一样,毕竟谢尔琴科才是他们的直接领导,所以苍浩指挥他们的时候未必得心应手。

“我知道。”苍浩点了点头:“这一次是国际间协同,我们都知道老毛子生性傲慢,所以大家要注意一下。如果有了摩擦,从顾全大局考虑,小事我们可以忍一下……”

阮永利急忙问:“大事呢?”

“你说呢?”苍浩冷冷一笑:“你不艹他妈,他就不知道你是他爹!”

一语出口,机舱里哈哈大笑起来,气氛轻松了许多。

阮永利非常好奇的问:“我听说……苍哥你曾是雇佣兵之王?”

苍浩脸色一沉:“这你都知道?”

阮永利以为苍浩要发火,急忙道:“是孟首长说的!”

苍浩撇了撇嘴:“这老家伙嘴还真快!”

苍浩回公司上班的时候,孟阳龙已经调集了特战队员,阐明了任务之后,又简单介绍了一下苍浩其人的经历。

孟阳龙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让特战队员们更多了解苍浩,有助于配合战斗。

按说孟阳龙这么做是应该的,可阮永利却很忐忑:“苍哥……你不会生气吧?”

“我当然生气了!”苍浩一本正经的道:“按说,他应该隐瞒我的真实身份,然后你们一个个都不服我,给我出难题。再然后,我亮几手震慑你们一下,再说出我的真实身份,让你们全都五体投地……这个孟阳龙怎么就不给我留个扮猪吃虎的机会呢!”

苍浩这番话,再次引起一阵笑声,特战队员们对苍浩的好感登时爆表。

说起来,他们刚得知苍浩身分的时候,觉得苍浩这个人肯定无比傲娇,性格非常难以相处。

几句交谈下来,他们却发现苍浩非常开朗和善,跟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马荣本来很严肃,此时也有点忍不住问道:“苍哥,能不能把你当兵那些年的经历……给我们讲点?”

“是啊!是啊!”阮永利一个劲的点头:“我们都没打过大仗,平常也就是参与一些反恐任务,能知道真正的战争是什么样子吗?”

苍浩深深的一笑:“出生在一个和平的环境里,其实你们很幸运……”

对苍浩来说,也很喜欢这些特战队员,原本担心碰到吴东晨那样的装B犯,那样一来在面对老雷泽诺夫之前,苍浩还得先在内部展露伸手。

幸运的是,这帮特战队员都很朴实,根本没有吴东晨那种人。

苍浩很愿意跟他们交流,往往的,一个团队内部沟通和交流如何,直接决定了战争的胜负。

接下来,苍浩讲了一些自己经历过的战争,特战队员们非常震惊,阮永利更是说了一句:“真想不到……原来真实的战争是这个样子!”

“不是我打击你们,孟老能挑选你们来,肯定因为你们是最优秀的,也有着最丰富的实战经验。但这一次你们面对前所未有的情况……”深吸了一口气,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老雷泽诺夫是克格勃精英,还收买了不少死士,面对这样的对手,你们的经验仍然有所欠缺。”

马荣立即点点头:“我们知道!”

“在平常,我们以兄弟相处,开玩笑什么都无所谓。”苍浩说着,目光缓缓在每一个特战队员脸上掠过:“但上了战场,你们必须服从命令……”

马荣直接把话接了过去:“如果谁违反命令,苍哥你可以就地正法!”

“很好!”苍浩点点头:“你们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不过……”阮永利拖着长音,很小心地说了一句:“苍哥啊,你这个人这么容易相处,还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

“那么你们以为一代兵王应该是什么样子?霸气?无限装B?谁不服就灭谁?”不屑的笑了笑,苍浩缓缓说道:“这是三流小说里的猪脚,如果有谁照此做人,一定死的很惨!连佛祖那么大的神通,都曾被提婆达多用石头砸伤了脚,别忘了我们都只是凡人!”

阮永利用力点点头:“可不是吗!”

“还有就是,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一定要尊重自己的对手,那也是尊重你自己。”顿了顿,苍浩意味深长的问道:“你们既然多少了解我,那么也一定了解老雷泽诺夫,请问在座诸位,你们谁有精力和脑力筹备一个为期数十年的计划,并且有足够的毅力和耐力为此坐上二十多年的牢?”

特战队员们互相看了看,一起摇摇头。

“你们没有,我也没有,但老雷泽诺夫有!这一战,你们要是敢在他面前装B,阎王都要骂你死的太傻B!”苍浩本来想吸烟,想起这是在飞机上,只能放弃:“孟老下令,要活捉老雷泽诺夫,这是当下形势所需,我们只能执行!但是,当你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我允许你们把老雷泽诺夫就地击毙!”

马荣质疑:“这不是违反了命令吗?”

“我要求尽量活捉,已经是遵守了命令。但我的兄弟和老雷泽诺夫的生命相比,我毫不犹豫会选择前者……”苍浩满不在乎的道:“哪怕抗命!”

听到苍浩这番话,特战队员们多少都有些感动,还从没有人对他们说过类似的话。

阮永利挠挠头,有点费解的道:“其实吧……有件事我不太明白,这明明是老毛子和M国之间的战争,为什么要派我们去抓捕老雷泽诺夫?”

其他几个特战队员纷纷点头,看来阮永利的疑问,很能代表一些人。

“听着,这个很容易理解……”苍浩非常耐心的道:“国际政治,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这是核战争而不是普通战争。老毛子跟我们有着漫长的国境线,我们难免会受到波及,如果M国的核弹误射我们境内,我们该怎么办?或者还有更阴暗的一种可能,老毛子故意诱导M国导弹偏离目标射向我们,把我们拖入战争的泥沼,我们又该怎么办?”

阮永利有些懂了:“所以要防患于未然!”

“当然。”苍浩告诉阮永利道:“还有,老雷泽诺夫事实上一直躲在我们境内,也是在我们境内策划和发动了这个阴谋。如果不能把他绳之以法,整件事情我们难逃干系。”

“是这样的。”马荣赞同道:“孟首长说过的,M国和毛子的冲突发生后,这两方都对我们施加了压力,要求我们交出老雷泽诺夫!”

“这还只是一方面因素……”苍浩意味深长的道:“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大国,负有国际道义。兄弟们,远征普里皮亚季如果成功,就意味着我们拯救了几千万甚至上亿条无辜的生命,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壮举,就算一万个雷锋或者赖宁都做不到。恐怕只有上帝才有这样的能力,我承认,我参加这次行动是有私心的,那就是我要做一次上帝!”

苍浩的这几句话,进一步鼓舞了特战队员,马荣颇有些激动的道:“没错,我是无神论者,我不相信有上帝,但我们拯救了那么多生命,我们就是上帝!”

“我很荣幸能和你们并肩作战。”苍浩说着,突然心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一次远征的结果很有可能出人意料。

马荣的神情更加肃穆:“我们更加荣幸!”

两架飞机并列飞行,从舷窗望出去,可以看到谢尔琴科他们那一架。

阮永利随口说了一句:“也不知道那帮老毛子在干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