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老狐狸/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冰清。”周小渔躺在我的怀里,忽然小声开口叫了一下。

我愣了下,抱着周小渔,开口说道,“之前在宴会的时候,不是还叫我陈冰清嘛?”

周小渔咯咯咯笑了起来,“我不管,反正我就是叫你周冰清。”

我擦了擦汗,开口询问道,“为什么?”

周小渔将自己的脑袋埋在我的胸口,小声开口说道,“一开始叫你,是觉得你的反应很好玩,现在这么叫你,是我觉得自己反应很好玩。”

“你叫我的名字你能有什么反应?”我白了周小渔一眼,开口说道。

“叫你周冰清,就感觉你像是入赘进我们家一样,哈哈哈。”周小渔用力一下推开我的怀抱,趁着我还没反应过来,快速把门打开。

我看着周小渔一边大笑,一边朝着里面跑,也反应过来,大声叫道,“周小渔,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周小渔停了下来,将自己的手背在身后,站在大门口,踮着脚,身子微微前倾,对着我开口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从你对我告白后就一直不叫你哥哥吗?”

“为什么?”我很好奇,因为周小渔之前想引我上钩的时候还是叫过我几次哥哥的。

“因为如果你是我哥哥的话,我们就没办法在一起了啊,哪怕只是称呼,我也不想你成为我的哥哥。”

说完这句话,周小渔蹲下身子,小声咽唔,“怎么办,真的说出来了,太丢人了啊!”

看着周小渔可爱的样子,我不由得笑了出来,随着我们的接触,我慢慢地开始发现周小渔性格中的一些小缺陷,当然更多的是大萌点,她不是葫芦小金刚,她会哭,会闹脾气,也会笑,不管她的优点也好,缺点也罢,我发现我都喜欢的一塌糊涂。

我喜欢周小渔的一切,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最让我开心的一点就是,她说的那句哪怕只是称呼,她也不想让我成为她的哥哥,这句话很说明一切问题,我原本以为她不叫我哥哥是因为她只想叫郑英杰哥哥,但现在看来,简直胡扯,郑英杰和我不是一个档次的,他还只是一个哥哥的级别,我早就已经甩他三四十条街了。

想到这,原本心里最后一点对郑英杰的不爽也烟消云散了,心里巴不得周小渔再去叫郑英杰几句哥哥。

看到还蹲在地上的周小渔,我上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周小渔忽然站了起来,对着我开口说道,“抱我去我的房间。”

老板有令怎能不听?

我用力地将周小渔抱了起来,她伸出手来揽住了我的脖子。

哪知道我们刚进去,就看到我妈一脸错愕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

显然我们刚才在门口的事情,她全都看到,听到了。

周小渔显然也懵了,和鸵鸟似得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我的胸口,干脆不去看我妈了,我则是很尴尬的看着我妈,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妈也意识到了这时候很尴尬,咳了咳,一句话没说,直接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等我妈的脚步声消失后,周小渔才慢慢地从我的怀抱里出来,怯生生地站在那,对着我开口说道,“阿姨好像并不是很喜欢我们在一起。”

“别多想……”虽然我话是这么说,但心情显然也有些不太对劲。

周小渔有些苦涩地笑了,“怎么办啊。”

“一切都会好的。”我伸出手去拍了拍周小渔的后背,发现自己和周小渔要是想在一起,需要跨过的障碍可不是一道两道。

周小渔笑了笑,“我知道一切都会好的,我相信你。”

看着周小渔单纯的眼眸,我心里却非常的难受。

因为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那道沟壑不是一下子就能跨越的。

那天晚上我把周小渔送回房间后,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想了很多,想了我们的未来,我发现以前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未来的事情,但这一次我是真的在认真的思考未来。

我陷进去了,还是那种陷进去后再也出不来的那种。

我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周小渔了。

离不开那个可爱却腹黑,坏脾气但很温柔的周小渔了。

一想起以后如果不能和周小渔在一起,我这心就和被刀割了一样,非常难受。

我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不要想太多。

活在当下就好。

我笑了,自己给自己点了一根烟,黑夜中,光亮的烟头闪烁,烟雾在黑暗中弥漫,心里却满是苦涩。

现在我和周小渔的关系还算和谐,虽然还没正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但也差不了多少了,但我知道,这仅仅只是我和周小渔的关系还没有曝光的缘故。

一旦曝光,那迎面而来的风风雨雨,就不是现在的我所能够扛得住的。

虽然我完全可以带着周小渔逃到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但我不想看到她不开心。

她不开心,我就会难过。

因为我给不了她最好的东西。

接下来的几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妈平时对我和周小渔也采取了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似乎已经默认了我和周小渔之间的关系。

但只有我清楚,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这只是我妈表面上的伪装,不打草惊蛇罢了。

对我妈我太了解了。

但不管怎么样,要开学的事实永远无法改变。

很快,我就要和周小渔两个人去上海,过着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

这时候我忽然有些想抱着我后爸亲一口了,如果不是他做出了这个决定,恐怕我还真的不能和周小渔一块生活。

随着去上海的日子慢慢来临,我的心里也充满了疑惑,难道我妈这次真的是不打算做什么了?

很快,去上海的日子敲定了,临走之前,我妈终于亮出了她的底牌。

她送我们上飞机的时候,在机场对着我们轻笑着开口说道,她在上海有一个亲戚,也在海王读书,正好那房子空着,可以让那孩子一块儿来住,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看着我妈笑嘻嘻的样子,我心里的期盼瞬间烟消云散。

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啊!!!

说:  第一更,今天五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