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挣扎!/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范亦泽说出这句话后,现场的气氛也一下子降到了冰点,老蔡这时候也开口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范亦泽看了一眼老蔡,开口说道,“有些事情不应该你管的,就不归你管,别管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那会让你很难堪。”

老蔡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范亦道竟然会说出这句话,但他很快就开口说道,“周冰清是我的学生,我带他过来,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他!”

“呵呵!”范亦泽朝着老蔡走了一步,老蔡估计是也想起来那天范亦泽动自己动手的事情,后退了两步,我连忙走到老蔡面前,对着老蔡开口说道,“蔡老师,你先回去吧。”

“可是……”老蔡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你自己小心。”

老蔡走后,我抬起头盯着范亦泽,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想要道歉,就必须要我跪下来才可以咯?”

范亦泽抿着嘴笑了笑,开口说道,“不然你以为呢?说实话,和你在这里说话,我浪费的时间都不知道损失多少钱了,如果你给不了我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事情我们King不会罢休的。”

“你能代表King?”我冷笑着开口说道。

“能不能代表不是你说了算。”范亦泽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能够感觉到在说出这句话后,范亦泽的身子挺得笔直,直的就像是一杆枪。

我没有说话了,在心里寻思着范亦泽说的话,跪下。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不可能会选择跪下。

但很快,我的脑海里就想起了昨天王峰和我说的话,只要我选择听范亦泽家里人的话,让他们接受我道歉的事情,那么这事情就算揭过去了,反之,这事情没完!

King并不在乎我这么一个小角色,他要的是自己的金字招牌,他不可能会允许别人砸了自己的招牌,谁都不行!

我想起早上吴昊和亮子因为我的缘故,也受到了周围人的敌视。

想起了昨天晚上,后爸给我打的那个电话,如果我再一次保护不了周小渔的话,那么就让周小渔回去。

这是我最后一次保护周小渔的机会了,如果我再不能保护周小渔,那么就真的没有机会去保护她了。

而现在,只要我跪下来,这件事情就烟消云散了。

对,没错,只要一跪就可以了!

虽然在自己的心里不停地这么说服自己,但我内心里的一处地方却在呐喊。

不能跪!

如果在这里就屈服的话,那么以后还能有什么勇气去面对其他的东西?

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但现在摆在我面前就两条选择,要么跪,一切事情就当过去了,要么就是不跪,亮子和吴昊因为我的缘故继续受到敌对,而我也没有能力去保护周小渔,可能周小渔也会因为这个原因,被我后爸送去其他的地方。

我紧紧地拽住拳头,因为力量过大,指节都有些发白。

跪吧!

一切东西都将会过去,你又没有少一块肉。

但内心中更大的声音是。

不能跪,不能跪!

你是陈家人,你就应该有陈家人的傲骨,这个世界上,只有别人对我们陈家人屈服,哪里有陈家人屈服于别人,委曲求全?

我死死地要紧牙关,汗水湿了我的额头。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King能够欺负我,这就是你们King的习俗,而我们反抗,就成了挑衅你们King?

凭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对着范亦泽笑着开口说道,“如果我说不跪,你会怎么样?”

“打的你跪为止!”范亦泽冷笑着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范亦泽就朝着我冲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一脚顶在我的肚子上,直接把我顶飞出去,落在地上的时候,来自腹部的绞痛让我身上冷汗直冒。

我死死地抓紧拳头,抬起头倔强地看着范亦泽,一言不发!

“没想到还挺犟!”范亦泽冷笑一声,上来一脚抽在了我的脑门上,我只觉得眼前一白,后脑勺磕到了什么,整个人晕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窝在病房的一个角落,病房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一个范亦泽冷笑着坐在一张椅子上抽着烟看着我,我蹒跚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力地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死死地盯着范亦泽。

范亦泽见我爬起来了,“虽然抗击打能力不强,不过似乎恢复能力还是挺强的,这就能站起来了?”

到了这个地步,说实话,我清楚范亦泽根本就没想过要和我和解,他就是想要拿着我发泄自己的火气,他知道我不会跪,所以才会说出想要求得原谅就得下跪的话!

范亦泽上来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朝着一边拖了过去,我只感觉头皮一阵剧痛,忍不住叫了出来。

但范亦泽显然没有打算放过我,他直接扯着我的头发,把我整个人朝着墙壁上带过去,轰的一声响,我的脑袋撞在了墙壁上。

浑浑噩噩间,范亦泽直接把我从地上拖了起来,一耳光扇在了我的脸上,“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犟?你说你算什么?嚣张什么?”

我没说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力一拳打在了范亦泽的肚子上,但估计是因为被范亦泽打的脱力的缘故,这一拳除了把范亦泽的白色体恤打脏之外,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用处。

范亦泽冷笑着开口说道,“刚才让你跪,你跪就是了,有必要这么和我犟吗?”

我没说话,范亦泽直接拖着我的领子,把我拖进了病房的厕所里,把水龙头打开,在洗手池里放满水后,直接把我的脑袋按进了池子里。

无处不在的水顺着我的鼻孔,嘴巴,冲了进来,呛得我脑袋发蒙,我不停地挣扎,但范亦泽的手臂就好像是铁箍一样直接箍住我的脖子,把我死死地按在水池里。

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溺死的时候,范亦泽把我从洗手池里提了出来,冷笑着开口说道,“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跪在我面前求饶,我可以放过你!”

“我草你大爷,有本事你弄死我,不然我一定会弄死你!”

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有这么一刻,如此迫切地想要杀人!

说:  第三更,还有两更,我继续码字去,嗯,这两天的更新速度实在是有些抱歉,哎,我一定会尽快恢复过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