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纷争/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暗中我的全身就像是被包裹在海水中一般,弥漫开来的灰暗海水淹没了我的思绪,绝望充斥着内心,我在黑暗中迷茫着,踌躇着,当一点亮光出现后,逐渐放大,渐渐将我吞噬。

当我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候,一股医院特有的药水味温和地钻进我的鼻中,四处一片空白,我的思绪也开始慢慢地苏醒,触感开始恢复,疼痛钻进我的神经,疼得我龇牙咧嘴,好不难受。

“醒了,醒了!”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充满着雀跃。

似乎是在迎接新生。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很沉重,似乎有什么东西包住,我有些艰难地转过头去,发现自己身边站满了人,我妈,我后爸,王玉洁,亮子,吴昊,宗兴,甚至连在温州的维子都来了,我努力地转头,将头偏向另外一边,因为我怎么都觉得少了一个人。

周小渔!

“你醒了,你可急死我了,你这小孩怎么这么缺心眼啊!”我妈有些急躁地开口说道,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看的我怪心疼的。

“妈……”说出声后连我自己都感觉到不一样了,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显得非常的干涩,就好像快要枯涸的甘泉底那些沙石子摩擦出来的声音一般,干涩,枯燥,死寂。

“先去叫医生。”我后爸开口说道,“赶紧叫医生!”

我妈趴在我的床头不停地哭,哭的我觉得非常的难受,我想要伸出手去摸一下她,想要和她说别哭了,但我的手怎么都举不起来,我张了张嘴,喉咙就和被火烧了一样,说不出哪怕是一个字。

“没想到你竟然会选择这样。”维子开口说道,“早知道我就劝你放弃了,至少成为我这样的人,还能苟延残喘,快快乐乐地活下去不是吗?”

我有些干涩地笑了笑,心里却开始沉重起来,“小渔呢。”

“别提她了,如果不是她,你会做傻事吗?”我妈有些气愤地开口说道,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感觉自己的脑袋沉得厉害。

“冰清呢,冰清,冰清他醒了吗?”我听到外面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很急躁地开口喊着。

我听出来了,那是周小渔的声音,我想开口叫她的名字,但觉得自己的心撕裂的厉害,我沉寂了,没再说话。

我说过,我很庆幸我的勇气没有用完,但在我选择接受那一片刺眼的光芒时,我发现我仅存不多的勇气已经完全消耗殆尽了。

我妈站了起来,对着门外开口说道,“你还来干什么?你还嫌你害的冰清不够多吗?”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喉咙却堵得厉害。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这么任性的,阿姨,你让我见一见冰清好不好。”周小渔的声音已经开始慢慢地变得咽哽起来。

我努力地想转头看向病房外头,想要看到周小渔,却只看到了一堆人堵在了门口,似乎在阻拦着什么。

我愣了一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但心情却越来越难受。

“你别来了,我不想让冰清见到你。”我妈开口说道。

“阿姨,我只想看看冰清现在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口渴了吗?身上恢复了没有,现在难受不难受……”周小渔说着说着,声音开始慢慢地小了下去。

“走吧,周小渔,你不配呆在这里。”维子看向外面的周小渔,开口说道。

我想要努力地开口说什么,但却压根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感觉自己的世界天旋地转,心里堵得厉害,呼吸开始慢慢地变得困难,冷汗大滴大滴地涌出来。

我死死地拽紧自己的拳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维子,我没有想到他会真的去死,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肯定会拦住他的,我以为他只是想要气气我,我只是……”周小渔慌乱地开口解释着什么。

维子冷笑了一声,“他之前和我打过电话,他说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不管对错,他都会改,为了你而改变,努力成为你所喜欢的那个人,他说即使你只有他爱你的一半来爱他,甚至你不爱他,他依旧还是爱着你,因为他没有办法不爱你,而你呢?你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多么的在乎你,你知道什么?你想要知道什么?想知道他多么在乎你?想知道他会不会为了你去死?好了,现在你满意了?你成功了!”

“我不想的……”周小渔开口说道,声音越来越小,“我真的不知道。”

“说实话,你真的不配,你不配拥有他那义无反顾的爱,如果你有他爱你的一半爱他,你也不会去怀疑他对你的感觉,你也不会说出你真的不知道这句话。”维子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我维子一生中要好的朋友就那么几个,所以,周小渔,我求求你,放过我兄弟一马,可以吗?我不想让他继续难受下去了。”

周小渔沉默了,她开口说道,“冰清,冰清你在吗?你回我一句话啊,告诉我你现在怎么样了好吗,我真的很担心你。”

我咬紧牙关,很想开口说话,但内心却撕裂的厉害,维子的话,周小渔的话,就像是一把刀一般刺在了我的内心,我紧紧地拽住自己的拳头,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悸动,强忍着因为肌肉抽动而产生的剧烈疼痛。

“够了,周小渔,你真的够了!”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王玉洁忽然站了起来,“你口口声声说你在乎他,你真的在乎他吗?他肯为了你付出一切,而你呢?你只是想要让他一昧的付出付出再付出,你只是一昧的索求索求再索求,你了解过他吗?说实话,任性也应该有个度……”

王玉洁朝着门外走去,她对着周小渔开口说道,“以前我对他说过,你是我的朋友,我绝对不能让他辜负你,但我发现我错了,他真的不会辜负你,但你却能忍得下心一刀刀地去伤害他,我想起王馨姐之前说的话,觉得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一个合格的妻子,不会干扰自己丈夫的决定。”王玉洁顿了顿,“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甚至连一个合格的恋人都不能算是。”

说:  第一更,下一更在四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