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狼的骄傲(第一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冰木的到来让那些正在殴打我的人全都都停了手,但我明显感觉自己已经有些扛不住了,脑子昏昏沉沉的,本来身体就不太好的我这一回直接就晕厥过去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病房里面,我刚醒过来,就看到我的床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我不认识,他见我醒过来了,笑着开口说道,“我是你大伯,嗯,小华那丫头是我女儿,实在是抱歉,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苦涩地笑了笑,开口说道,“没事儿,小孩子嘛,总是会有些冲动!”

“冲动也不能这样乱来啊,你车祸刚刚痊愈,那群小兔崽子,看我回头不打死她!”大伯有些恼怒地开口说道。

我从病床上爬起来,当然不能让大伯现在去打陈惜华,冤家宜解不宜结,有时候事情闹太大了,可就不好收场了,所以我对着大伯开口说道,“没事儿,我这不没事吗?”

“什么没事,如果小木来的再晚一点就真的出大事了!”一个女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女人长的挺漂亮的,看上去差不多在二十五岁左右,利索盘起来的头发和高而锋利的高跟鞋将她那股凌厉的气质衬托的无比显眼,而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对于我来说相对比较熟悉的人,邓贤。

我清楚这个女人是谁了,陈惜水。

水木清华中最大,被陈冰木称之为水姐的女人。

陈惜水对着我笑了笑,开口说道,“惜华那小丫头就是这样,做事不经过大脑,如果这次再不给她一点教训,那还了得,以后还不得把陈家给扒下去一层皮?”

“对,没错。”大伯开口应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陈惜水才是这个房间里面最有话语权的人,即使是大伯这个长辈,看到陈惜水后都显得有些唯唯诺诺。

陈惜水走到我的床前,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开口说道,“你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心情我了解,但你是陈家人,太爷爷临走前最后一句话就是,陈家人不能内斗,现在那小丫头做的事情已经不是普通的一句话就能解决了。”

“可是……”说实话,我是真的不忍心让陈惜华受到责罚,因为她让我想起了周小渔,让我想起了周小渔在医院里面为了我而受的那些谴责。

“别可是了,我是你姐,你得听我的!”陈惜水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开口说道,“对了,你应该还不认识我吧,我叫陈惜水,是你的大堂姐,你以后叫我水姐就可以了。”

“水姐……”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句。

陈惜水听到我喊她水姐后,也笑了笑,开口说道,“得了,就凭你喊我这一句水姐,我也得为你做主,当姐不为弟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我愣了一下,看着陈惜水,忽然感觉心里还是有些感动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然后陈惜水说要带我出去逛一逛,散散心,临走之前还叫了大伯一声爸,我才知道原来陈惜水和陈惜华是亲姐妹。

看样子两个人不管年龄还是性格都差了不少啊,我有些发蒙。

走出门后,陈惜水这才笑着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和惜华的年龄,还有脾气,都相差的太大了一点?”

“没有……”我开口说道。

“我们不是一个妈生的。”陈惜水轻笑着开口说道。

“惜水……”邓贤想说什么。

陈惜水却摆了摆手,开口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和我弟弟有些事情要说。”

邓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好吧,你自己小心点。”

我知道邓贤说的小心点不是让陈惜水注意安全,而是让陈惜水,小心说话。

“知道了。”陈惜水对着邓贤笑了笑,示意邓贤先走后,这才转过头来对着我开口说道,“我和惜华那个小丫头不一样,所以我是支持你的,陈家不可能落入外人的手里。”

我的脑海里想起陈冰木那张脸,就觉得有些心疼,开口说道,“冰木哥才不是外人!”

陈惜水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开口说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好好的记住。”

说完陈惜水转身让我和她一起去见陈老爷子,我看着陈惜水的背影,眉头慢慢皱了起来,这个水姐,打的什么哑谜呢?

什么叫记住今天说的话,好好的记住?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陈惜水已经和我进了一间疗养院,我们刚进去,就听到有人在爆喝,“出息了?现在都已经强横到对陈家人自己出手了?”

“他才不是陈家人!”我听到陈惜华的声音从疗养院里传了出来。

然后就听到啪地一声响,陈惜华大声地哭起来,似乎被打了,然后我就听到她开口说道,“我怎么知道他刚出完车祸?他自己不说,现在还怪我?”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回我觉得陈惜华和周小渔两个人一点儿也不像,周小渔是那种虽然任性,但知道错就会改的,而陈惜华是属于那种死不悔改的。

“你这个孽障,你是要气死我啊!”那道声音开始激动起来。

然后陈惜华的惨叫声从疗养院里面传了出来。

我内心一跳,想要进去拉一下架,但却被陈惜水给拉住了,陈惜水开口说道,“冰木应该和你说过,陈家人是一群狼吧。”

“嗯?”我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陈惜水开口说道,“狼为什么让人胆寒?”

“因为狼是群居动物,它们所有成员都紧紧地抱成团,只有这样,它们才能生存下来,才能让自己的敌人胆寒。”

“狼,他没有狮子老虎强壮,也没有大象那庞大的身躯,但至少,我从来没有在马戏团看到过他们的身影。”

“为什么?因为狼是骄傲的,它的骄傲属于自己,属于族人!”

“但如果它将獠牙对准了族人,那么它便是敌人了!”

“作为陈家人就应该清楚这一点!你应该清楚,惜华她,犯了大忌!”

陈惜水说话的声音虽然低,但却如同平地起惊雷,震撼心灵。

说:  抱歉抱歉抱歉,昨天十更完,今天起来码字,感觉脑子空白空白的,一想起码字就想吐,好不容易调整出状态来,今天还是十更,下一更四点!对了,求一下撸撸和追书~~~~~~老板们,现在咱们四榜第一了,各种风骚,需要继续保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