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野种(第二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惜水说完话后,我看着陈惜水,沉默了。

我开始有些渐渐了解陈家人了,可能是军人世家的缘故,陈家人都带着一种铁血的气质,不管是陈冰木,还有面前这个好看的有些过分的陈惜水。

只是不知道为啥,我这时候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同样是身上流淌着陈家人的血,为啥不管是陈惜水还是陈惜华都这么好看,我却长的这么平凡呢?

虽然我长的不算丑,但也绝对说不上是帅,虽然我一直不停地催眠自己,说自己是个大帅哥,但现实却总是残酷的!

我笑了笑,对着陈惜水开口说道,“那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

“先进去看一下爷爷吧,这次你回来,爷爷心里其实是很开心的,只是除了惜华这档子事情,把他老人家给气的不轻,你待会儿进去和爷爷说几句好话,说不定惜华就能少受一点苦。”陈惜水抿着嘴开口说道。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陈惜水,清楚虽然她之前嘴上说的无情,但心里还是关心陈惜华的,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无论如何,她也算是我的妹妹,我应该大度一点的。”

“我陪你一起进去吧。”陈惜水开口说道,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陈惜水忽然转过头来对着我开口说道,“你真的把冰木当作陈家人?”

我愣了一下,开口说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好奇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傻乎乎的人,在这个圈子里可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冰木什么地方都比你优秀,你就不怕他和你抢?”陈惜水开口说道。

我笑了,开口说道,“怕?为什么要怕,只要变得比他强,那么我需要怕什么?”

陈惜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开口说道,“你真的这么想的?”

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么想有错吗?”

“不,完全没有,我只是觉得你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陈惜水笑着开口说道。

“不过我还是看好你。”陈惜水抿了抿嘴,转身走进了疗养院。

我跟着陈惜水一块进去后,就看到了疗养院里面的情景,外面的大客厅迎面而来的是一张巨大的黑白肖像,在看到这张黑白肖像后,我愣了一下。

“那是太祖爷爷。”陈惜水笑着开口说道,“你因为还不知道吧,也难怪,这些年叔和婶可把你捂得特别严实。”

我呆愣在原地,没有想到这张竟然出现在历史书上的人竟然是我的太祖爷爷。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这才将内心的巨大震撼给压了下去,不管是谁,有人指着一张你觉得高不可攀的人物肖像,说这是你太祖爷爷你都会觉得非常震撼吧。

“走了,以后你就会习惯的。”陈惜水轻笑着开口说道。

我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丢脸了,我们两个人穿过客厅,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面的布置非常的简单,就一张木板床和一张太师椅,太师椅上坐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而房间外则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

落地窗外,我看到陈惜华跪在地上不停地抽泣,身上布满了红色伤痕,没破皮,但看起来确实很疼,站在陈惜华身边的是建军叔,建军叔的手里拿着一条皮带,我就知道刚才是建军叔在训斥陈惜华。

“爷爷,人我给你带过来了。”进了房间后,陈惜水也不再那么笑嘻嘻,而是有些严肃起来。

“嗯。”那名老人的声音就像是青铜古钟发出来的亘古洪亮布满底蕴的声音。

“……”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

陈惜华不停地对着我使眼色,就差没开口让我上去叫爷爷了。

我当然知道陈惜华的意思,但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说不出口。

不管是谁看到一个陌生人都不会很容易就叫出口爷爷吧。

我沉默了,房间的气氛也开始变得冰冷了许多,那个老人开口说道,“怎么?人呢?怎么不说话。”

陈惜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示意我赶紧说话。

我擦了一把汗,开口说道,“老爷子,我来看您了。”

老人轻笑一声,陈惜水连忙从一旁拿起一根红木龙头拐杖放在老人的面前,老人用力地按住拐杖站了起来,转过身来直勾勾地看着我。

老人长的很是慈祥,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但一下秒我却完全不这么想了,因为我能够感觉到老人眉目中的凌厉。

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感觉发慌的很,后背满是冷汗,脑袋也不由得低了下去。

“抬起头来!”老人声如洪钟。

我连忙抬起头,老人看着我,我能够感觉到他的眼神开始慢慢地变得柔和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像,真的像。”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像我爸,但,我爸已经不在了。

所以我有难过地低下了头。

“抬起头!”老人再一次提醒。

我连忙把头抬起头,老人开口说道,“陈家的男人就算是难过也要抬头挺胸,就算是哭,也要抬起头来大声的哭,和小媳妇似的是孬种!”

我愣了一下,用力地点了点头。

老人开口说道,“伤怎么样了?”

我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没事了,只是有点乏力而已,惜华她也不是故意的,要不老爷子……”

“不行!”老人的拐杖用力地在地面上敲打了一下,开口说道,“这是家规,陈家人不能对陈家人动手是谁都不能犯得家法!”

我开口说道,“可她还是个孩子啊!”

“我用不着你假仁假义地来帮我!”这时候院子外的陈惜华开口大喊。

“打!”老人对着建军叔开口说道,“小时候就已经这样蛮不讲理,就已经学会对自己人下手,果然是野……”

“爷爷!”老人还没说完,声音就被陈惜水给打断了。

但我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我总感觉,老人最后那一句话说的好像是……

野种?

说:  第二更搞定,第三更五点~~~对了,老板们,撸撸在封面下面,追书在右上角,注册了账号的就可以弄的,是免费的~~每天都可以撸一发哦~~求撸满我的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