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上来受死(第一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我,林小雅,李贤雯三个人之外,没有第四个人知道我们在房间里面究竟聊了什么,等我走出门的时候,后背满是冷汗,果然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就是女人啊!

我对着守在门口的陈冰木笑了笑,开口说道,“抱歉。|ziyouge.com|”

“你不需要对我道歉,你不欠我什么。”陈冰木倘然道。

陈冰木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就这场对话对他保密的事情感到难受,但我清楚,如果能够听李贤雯的,那么我所得到的东西将会是极大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停地告诫自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天真的自己了,这才将自己内心的那股愧疚感彻底丢弃。

对,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天真的我了,因为我已经不再为我自己而活。

我轻吐出一口气,对着陈冰木开口说道,“走吧!”

陈冰木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一起走到楼下,回到陈家的那个大卡座上的时候,我明显感觉陈惜华那一伙人看我的模样有些不对劲。

我皱了皱眉头,也不大在意这些事情,在我看来陈惜华他们也就只是一群小孩子罢了。

这时候有人嘀咕了一句,“小人。”

我愣了一下,看了过去,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少年说的,我笑着对着他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少年估计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对我还有点畏惧,竟然下意识地把脑袋缩了缩,很快似乎注意到自己有些怂了,就抬起头,盯着我开口说道,“冯伟!”

“名字不错。”我笑着说了句,然后将自己的脑袋靠在沙发坐上,说实话,今天做的事情有点多,靠我这点体力还真的是有些吃不消呢,尤其是后来拿酒瓶砸大屏幕和一口气上三楼,我现在已经感觉自己的眼前有些发黑了。

不得不说我现在的体力实在是差的要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过来。

就在我把自己脑袋靠在沙发椅上休息的时候,有人过来将一整瓶啤酒全都倒在了我的脸上,本来闭着眼睛的我直接就被呛到了。

“操你大爷!我最看不惯你这种小人!”我睁开眼,看到之前那个叫冯伟的人正拿着一个啤酒瓶站在那儿怒目看着我。

陈冰木直接一个翻身过去提起了这个冯伟的领子,硬是把这个看上去有一百六七十斤的壮大个给提了起来,“冯伟,你到底想干嘛?”

“冰木哥,我不想你和这个小人在一起,你和他在一起的话,迟早会被这个小人给害死的。”冯伟大声地叫喊着。

陈冰木皱了皱眉头,把冯伟丢在地上,看着那群半大小子,开口说道,“还有谁觉得陈冰清是小人的!”

被陈冰木这个一看,没有人敢站起来,然后我就看到陈惜华站了起来,眼角似乎还有眼泪,“他就是小人,如果不是他,你至于过的现在这么尴尬吗?换做是以前,谁敢骂你是狗?一切的一切不就是从他来了就开始变了吗?”

我笑了起来,看着陈惜华依旧还在那儿说着什么,心里愈加的觉得有趣起来。

这个小妮子的演技倒是不错,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如果不是遇到我的话,她的人生应该也会很不错吧。

陈冰木的眼睛瞪了起来,看向陈惜华,“你说什么?”

陈惜华不卑不亢地抬起脑袋对着陈冰木开口说道,“就算你瞪我,我还是要把事情给说出来,我不想让你因为他而受到耻辱!”

陈冰木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我。

这个动作非常的明显,他要看我的意思来行动,也就是说,在我和陈惜华之间,他选择了我。

说不感动这是假的。

我忽然想起陈小春的一首歌,叫犯贱,里面有一句歌词叫,我将毕生威武放低,做块阶砖给你垫底,未算低未算低若你想我吠,我将毕生机智放低,做个阶梯给你上位,搜索话到底辩驳完全无谓。

这一段歌词在此刻却无比的适合陈冰木。

而陈冰木的这个举动也让那一群少年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好起来,陈惜华的脸色更是难看,我笑了起来,摸了摸口袋,陈冰木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放在了我的手里,我点了烟,抽了一口,朝着陈惜华走去。

走到陈惜华面前的时候,我吸了一口烟,喷吐在她的脸上,她直接恼羞成怒地开口说道,“你干嘛?”

我笑着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脸颊,开口说道,“小孩子以后别乱说,乱做事。”

陈惜华愣了一下,没有说话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朝着我冲了过来,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我就直接被人一拳给砸飞了出去,整个人嘭的一声摔在了沙发上,猛地一弹掉到了地上。

陈冰木马上过来将我扶了起来,我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看向那道身影。

老肥!

就是那个之前跟在林小雅身后的老肥,他来这里想干嘛?

现场一片哗然,不少人又将目光转了过来,显然今天晚上接二连三的好戏使得他们非常的兴奋,

“这就是陈家少主的实力?文弱书生吧,可别侮辱了陈家作为军人世家的名头!”老肥冷笑着开口说道。

我摇了摇脑袋,让自己尽快地冷静下来。

而陈冰木在确定我没有事情后,站了起来盯着面前的老肥,冷声开口说道,“老肥,你是在找死!”

“从没有人当一条狗当的这么开心。”老肥笑着开口说道。

陈冰木从口袋里翻出一把匕首放在了老肥身前的茶几上,然后直接朝着现在依旧很是安静的舞池上走去,走到舞池上后,从口袋里翻出一把三棱蝴蝶刀。

他的手里拿着那把蝴蝶刀,在自己的额头上划出一条血痕,当血痕出来后,全场寂静。

陈冰木额头上的那条血痕非但没有破坏他自身的帅气,反而使得他看起来无比的邪气。

“陈冰木,你疯了吗!”老肥气急败坏地吼道。

陈冰木笑着伸出手去抹去额头上的血迹,涂抹在自己的眼眶边,看上去就好像是染血了的修罗。

“少废话,上来受死!”

说:  今天和家里闹翻了,搬家出去了,所以更新的比较晚,晚上七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