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只杀人,不表演(第七更,为月蝶儿加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话刚说完,陈冰木就笑了,他开口说道,“这可能就是你吧,也正是这样的你才会相信啊,如果把我放在你的位置上,任何可能威胁到我的人,我都会将其抹杀!”

“……”我笑了笑,对着陈冰木伸出两根手指。(ziyouge.com)

陈冰木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丢了过来,“病后还是别抽烟的比较好,你今天抽的比较多了。”

“没事,人生在世也就这么点日子,应该挥霍的时候就挥霍,在意这些过的多不痛快啊。”我接过了烟点了一口,开口说道,“现在的纨绔,整天花不少时间去泡妞,去作秀,去装逼踩人,但是这只是他们生活的一小部分,他们更多的是享受和娱乐,红酒要拉菲,香槟要皇家礼炮,手表要百达翡丽,开车必须要兰博基尼或者玛莎拉蒂,还得是改装过的。为什么?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在浪费钱吗?不,在我看来,猪是吃饭加睡觉,人是吃饭睡觉加工作,再加享受。”

我顿了顿,开口说道,“所以说,如果不会享受的人不就是一头只会工作的猪吗?”

陈冰木笑了,“歪理我说不过你,不过你的确要注意点身体,另外,这些天,你得忙了。”

“忙?忙什么?”我开口疑惑道。

陈冰木咧了咧嘴,“你说你一个陈家嫡系传人,还是单身,是不是要有的忙呢?早在你来之前,林家的老爷子就找过咱爷爷,似乎是要给你和林小雅安排一段婚事呢。”

我吓了一大跳,从床上蹦了起来,“林小雅?那个女武神?不行不行,太强大,我扛不住的。”

陈冰木笑容愈加的灿烂起来,“人家也没说看得上你啊!”

“我巴不得她别看上我。”我翻了翻白眼。

陈冰木开口说道,“说起婚约,你其实是有一段婚约的。”

“啊?”我错愕地开口说道。

陈冰木点了一根烟,开口说道,“还记得王玉洁吗?当初王家的人和咱们陈家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所以也就定了婚约,你们一个叫冰清一个叫玉洁,不过后来因为王家没落了一些,第二代没有人能扛旗,所以这婚事也不了了之了。”

我听完后就懵了,我和王玉洁其实原来也有一段婚约?

我就蛋疼了,陈家老招揽这些乱七八糟的婚事,一个王玉洁是les,一个林小雅又如此的彪悍,这是把自己的嫡系继承人往绝路里面逼啊!

不过好在现在一个还没有确定,一个也已经解除了,不过很快,我就想起一件事情,开口说道,“对了,冰木哥,我总感觉那个王玉洁似乎和你有一段情啊!”

陈冰木的脸色难看了一些,然后开口说道,“别乱说话。”

我撇了撇嘴,看着陈冰木已经失去方寸的脸颊,也放肆地哈哈大笑起来,“不聊了,有点困了,婚事上我是不会答应的,我就只娶小渔一个。”

“懂了。”陈冰木笑着走出了门。

而在陈冰木走出门后,我这才有些担心地拿出手机。

小渔,你到底在哪?为什么从那之后又不联系我了呢?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陈冰木叫醒的,他说来了一位练家子,要帮我疗伤,我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听话地跟着他一起走出门去。

客厅里面坐了几个人,陈惜水,建军叔,大伯,老爷子都在,还有一个穿着宽松练功服的中年人,中年看起来很是消瘦,但我却发现他的双目炯炯有神。

瞳孔的颜色就和小婴儿一样那种漆黑。

中年人看到我后,就站了起来,开口说道,“这位就是少主?”

“暂时还不是,不过你先帮他看看吧,能让他早点恢复也好。”老爷子沉声开口说道。

那名中年人走到我身边,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手臂,然后上下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大病初愈,血气不足,调养个把月就可以了。”

“能快点吗?”老爷子开口说道。

中年人开口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还需要几味药。”

说完中年人拿起沙发桌上的纸和笔写了几味药后对着陈冰木开口说道,“冰木,去买吧!”

“是的,师父。”陈冰木毕恭毕敬地拿了药方走了。

师父?这个消瘦的中年人是陈冰木的师父?我发愣了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就没我什么事情了,因为那中年人让我先去洗个澡,等我洗完澡回来后,陈冰木已经买了药材回来了,毕竟这里是疗养院,买点药也是很容易的。

买完药后,中年人去了一个房间,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才端着一个碗出来,对着我开口说道,“你过来一下!”

我点了点头,跟了过去,等进了房间后,中年人沉声开口说道,“待会儿注意一些身体的感觉,另外,帮你疗完伤后,你便是我的徒弟了,不然我是不会帮你疗伤的。”

“为什么?”虽然并不排斥当中年人的徒弟,不过我还是下意识地开口问道。

“有些法门,一点就通,不是本门弟子,便不能用。”中年人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清楚为什么老爷子让中年人来给我疗伤了,事实上今天的事情,拜师为主,疗伤反而是次要的。

所以我站了起来,对着中年人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开口说道,“师父在上,收徒儿一拜。”

“我姓黄,宝芝堂你应该听说过吧。”中年人开口说道。

宝芝堂?我下意识地开口说道,“黄飞鸿?”

“那是我曾祖父。”中年人沉声道,我这才清楚陈家人的良苦用心。

中年人让我坐好,把上衣脱掉,然后对着我开口说道,“事实上你也别把我当作太神,祖传的东西早在文革的时候已经丢的差不多了,只有口口相传的国术保留了下来,如果你要学的话,我也只能传国术,不传医术。”

“国术?那是什么?”我好奇地开口询问。

中年人轻笑了一声,“只杀人,不表演的,那就是国术!”

说:  第七更。终于搞定了,汗,累的要死,休息一下,搬了新家,安静了很多,码字肯定也会快一些,等我适应一下,然后就开始大爆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