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辟邪剑谱和易筋经(第八更,为月蝶儿加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我不是什么圣人,也不是什么大情圣,这两天林小雅的所作所为,我没感觉简直是扯淡,尤其是今天当她在李贤雯面前为我讨取利益,在车上给我那份人际关系网的时候。(ziyouge.com)

当她最后那一句,说自己只是确定不是傻傻的飞蛾扑火的时候,直接击中了我心底里最柔弱的地方,人心也是肉长的,我没有可能不去想。

我一再地强迫自己不去想,但越是这样,想的就越多,我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对着陈冰木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没事儿。”陈冰木轻笑着开口说道,“人总是有为情所困的时候。”

“嗯。”我点了点头,走进了屋子,明显感觉到经过一天装修的屋子已经比之前要好的太多了,我对着陈冰木开口说道,“来一趟我的房间吧,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好!”陈冰木用力地点了点头,显然也注意到我的语气很严肃。

我们两个进了房间后,我马上将资料夹给打开,从里面拿出厚厚的资料,递给陈冰木,开口说道,“这个,你看看。”

陈冰木一开始只是很随意地接过资料,但看着看着,眼眸里也满是震惊,开口说道,“这是谁给你的?”

我咧开嘴笑了笑,“林小雅。”

“她为了你也是有够拼的啊。”陈冰木调笑道。

我愣了一下,最后苦笑着开口说道,“不说这个了,你觉得这里面我们有什么文章可以做。”

“说实话,陈家内外的事情近些年来都是惜水姐在管理,而我和义父都是属于那种撩杆子不干,坐享其成的类型,所以对陈系的人脉也不是很懂,有了这份资料,我们接下来就好走的多了。如果说,之前你忽然成为陈家嫡系子弟是接受了一个老前辈灌顶的话,那这份资料就可以说是武功秘籍。”陈冰木的表情有些严肃。

“什么级别的?”我好奇地开口询问。

“辟邪剑谱那种级别的。”陈冰木笑着开口说道。

我愣了一下,旋即陈冰木这才笑嘻嘻道,“起码也是易筋经这种水准的,你要知道你现在比惜水姐来要有很大的优势,但你就是吃亏在人生地不熟,所以这些日子一直被牵制着走,但有了这份名单,只要给你一定的时间,一年,不,只要半年,你就可以和惜水姐平起平坐了。”

我见到陈冰木对这份资料的认可度这么高,也有些好奇地开口说道,“既然这么重要,那怎么不整理出来。”

陈冰木轻笑了一声,“第二代里面有咱们姑姑在看着,这一代在你没来之前有惜水姐在管着,根本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些,谁也不知道这些年惜水姐把自己的手伸到什么程度了,所以你刚来,我们一下子也整理不出来这些东西,事实上这份资料上的名字大家都心知肚明,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只是一份了解陈系派别的资料,但对于你来说,重要程度却完全不一样。”

我愣了一下,也算是明白了陈冰木的意思了,开口说道,“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入手比较好?”

陈冰木咧开嘴开口说道,“你那个冤家不都是给你圈好,备注好了吗?按照上面说的来就是了,这是目前而言最简单的方法了。”

我结果陈冰木递过来的资料,发现每个人的资料上,都会被人用一支红笔给圈起来,写了一大段的备注,只是我看着看着也不由得有些想笑。

因为这字,实在是太丑了!

我没有想到外表和内心无比完美的林小雅竟然写的一手这么臭的字,简直让我有些大开眼界,都说字如其人,我的字写的很漂亮,但人却一般般,而林小雅字写的臭,但人却很漂亮,这简直是在拿大自然的守则开玩笑啊!

不过我看着看着,也投入了进去,因为我发现,上面那些用红笔批注出来的东西都特别的到位,看完整份资料后,我在脑海中也已经开始慢慢地有了一副清晰的关系图,上面非常明了的写出了,那些是陈惜水的嫡系,需要可以打压的,哪些是墙头草,回头可以利用的,哪些是这些年过的不如意的,回头可以拉拢的。

一个个人物,一笔笔备注,都好像是刻进了我的心里一般。

看完这份资料,我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是有多幼稚,以为自己光凭和林家还有李家合作就能够站得住脚,简直扯淡,这么大一笔资源我根本不懂得利用起来。

到时候就算赢了,我估计都要被林家和李家给吞的一干二净。

我忽然有些庆幸,如果林小雅没有为我做这事情,显然最后我的下场不会比陈惜水好太多的。

我对着陈冰木开口说道,“帮我个忙。”

“什么?”陈冰木愣了一下,开口说道。

“帮我去买块小黑板,嗯,要大一点的,差不多两米宽,一米五高就够了,还有一盒粉笔。”我开口说道。

陈冰木出去后,我继续认真地看着手里的资料,心里感觉越来越澎湃起来,我总算知道林小雅和我说的第二堂课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她就打算靠这一份资料,让我了解目前的局势,让我别再和一个傻子一样撞的满头是血!

差不多过了二十分钟,陈冰木带着小黑板回来了,我让陈冰木钉了两颗钉子,然后把黑板挂了起来,拿起粉笔,开始按照资料上所说的开始勾描出我内心的陈家人际关系图来!

陈冰木在一旁安静地看着我,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整个房间就只有我翻动资料纸张所发出来的沙沙声,还有粉笔落在黑板上噼噼啪啪的声音。

过了一个小时,我这才放下粉笔,退后几步,看向自己画出来的那副密密麻麻的人际关系图,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而陈冰木也看呆了。

他的口中喃喃自语,“妈蛋,陈冰清,这回你捡到宝了!贤内助啊!”

贤内助吗?

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了林小雅的笑靥。

说:  还差两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