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南宗北陈中白王(第三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面的水汽开始慢慢沉淀下去,杯里的热茶也慢慢变凉,我笑了起来,“我是说万一,万一计划最后变成的结局不是我和他们两个其中一家战斗,而是我一家独大,或者我投奔了那一家,而到时候成长起来的话已经不是你们所能够泯灭的对象,那到时候你们的算盘不就打空了?”

叶守静很光棍地笑了起来,“所以,这次我们要来和你谈得合作可没有说的那么简单。……www.ZiYouGe.com……”

“嗯?愿闻其详。”我将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笑着开口说道。

叶守静眯起了眼睛,“我们这次真正叫你来的目的就是让你真正的成为King的一员,不是那种普通的成员,而是创始人之一!作为King的第二阶段创始人!我们能够给予你的好处想必你应该很清楚,而你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成为我们King的剑和盾。”

我深吸了一口气,呼了出来,开口说道,“喔,很诱人的条件。”

“那你的意思是?”叶守静眯起了眼睛。

“为什么不呢?”我耸了耸肩。

“合作愉快!”叶守静对着我伸出了手,我伸出手和他的手握在了一起,笑着开口说道,“难道不需要签一份合同吗?”

“不,那东西对我们来说,能有什么约束力?”叶守静很是无所谓地开口说道,“我们深信你不会倒戈,因为我们划出来的蛋糕是最大的一块!”

“我还是想不清楚,为什么你们会选上我,要知道,即使我是一张白纸,那也是一张脆弱的白纸,一不小心就会划破了,还不如选一张厚实一点的。”我沉声道。

“因为一个人。”叶守静笑着伸出了食指,摇了摇。

“谁?”我开口询问。

“陈青莲!”叶守静笑了起来,笑的非常的灿烂。

又是这个名字,我对于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姑姑这时候心里也充满了敬畏,似乎在我来到成都后,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着她来转的。

似乎只要她一拍板,我就能得到我所有想要得到的东西。

我笑了笑,开口说道,“我那个姑姑就真的有这么恐怖吗?怎么我接触的人里面,一个两个似乎都很忌惮她的样子。”

叶守静拿出一包战神,抽出一根来丢给了我,然后自己点了一根,开口说道,“目前所有家族的二代继承人里面,有南宗北陈中白王之称,南宗就是宗兴的父亲,宗汗青,北陈自然就是你的姑姑陈青莲,至于中白王……”

叶守静打开电视,撇了撇嘴,“就是这二位了。”

我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白家的第二代竟然会是那个人,“宗家那还怎么玩?白王两个人现在如日中天啊。”

叶守静笑了,“不,有的事情不是看表面的,也没有表面看上去这么的简单,看上去白家似乎是现在最强的家族,但不然,树大招风嘛!”

“行,我知道了!明天晚上陈家会有一场宴会,我希望你能来。”我拍了拍叶守静的肩膀,转身朝着门外走去,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慢慢地冷淡下来。

我已经感觉到了King的这个举动究竟是多么的危险了,这简直是在玩命的节奏,不过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因为我心里竟然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事情能成!

“必然会到场,这是我们的第一步,不允许出错!”我的身后,叶守静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摆了摆手,示意叶守静不要送我了。

我知道King的意思,他们想要拿我当武器,而我想要拿他们当跳板,我们两个人都有共同的利益,也付出的东西都是对方想要的,合作必然是一拍即合的。

接下来只要一直用利益来填补我们之间的合作,那么我们的合作将会一直存在下去,这世界就是如此,利益才是构成这个世界最根本,也是最简单的东西!

只是我心里也有些烦躁,如果那时候不是因为周小渔而没有去见陈宁的话,现在的我是不是就不会和周小渔分开了呢?至少不会让周秦明有机会带走周小渔。也至少我现在不需要走的这么步步维艰。

看来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连自己都想不明白的事情,这样的未来才会更加值得期盼不是吗?

我刚下楼,陈冰木就上来开口询问,“谈得怎么样了?”

“完全没问题。”我笑了起来,“接下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在明天的陈家宴会上,我们能够建立起自己的交际网,那么事情就简单了。”

“你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陈冰木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我笑了起来,开口说道,“换做是你,被一个女孩子上了两堂课,难道还会继续和以前一样不思进取吗?”

“我就说你捡到宝了,这可是相夫教子的好女人啊。”陈冰木咧开嘴笑了。

我的笑容却僵了下来,但却又马上恢复原样,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纠缠下去,只是心里隐隐约约感到有些难受。

回到家后,看着那张黑板,我点了一根烟,开始慢慢地对着资料上的照片,将上面的一个个人都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等感觉差不多将这个人际关系网给疏通了后,这才拿出粉笔擦将其全部擦掉!

毕竟这个黑板留在这里太显眼了,万一我不在家的时候,陈惜水的人进来看到了这块黑板,就有些难办了,擦掉黑板后,我躺在床上,重新翻了一遍资料,等确定自己已经记得差不多了,这才从楼下拿了一个铁盆子,用打火机点了一张资料,一张一张地将这些资料给烧掉。

看着一张张雪白的纸张慢慢被火焰所舔舐,然后变黑,最后散开,我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笑容来。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游戏,一场好玩的游戏。

等所有纸张烧完后,我打开了窗子,夜风从窗外吹进来,将屋内的焦味冲淡,而我将盆子洗干净,冲进了厕所,关了灯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陈惜水,我们还有的玩呢!

说:  越写越感觉自己有点儿要作死的感觉了,另外我说过,故事不看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局,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结局,所以那些动不动就说,这样写我就不支持你了啊的朋友希望能耐着性子看到最后,我对自己写的东西有信心,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