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忍(第四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一会儿,陈家的人也陆陆续续地出了大院,赶往岷山酒店,毕竟宴会还得去准备一下。-www.ZiYouGe.com-

等我们到了,李家的人还有一些其他势力的人都到了一些,我进去没有太管陈家的人,而是站在角落里朝着酒店门口看。

我看到一个三十二岁,头就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穿着笔挺的西服走了进来,我脑海当中随即浮现了资料上的信息。

“陈林浩,男,三十二岁,海原商贸负责人,站位不太明确,跟陈惜水有联系,属于墙头草类型。”

定格一个,这个可以拉拢一番,接着又是另外一个人进来,不过陆续到来的大多都是陈家的人,李家的一些旁系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到来。

林小雅给我的资料上那些面孔,一个接着一个浮现,在浮现那些面孔的时候,那些人的资料,以及林小雅详细的注明也一个接着一个在脑海中冒了出来。

我开始在人群中寻找着我的目标,分辨清楚那些是敌人,那些是可以成为朋友,那些又是自己人,但是我很快就发现,这些人开始相互混杂在了一起,分布在不同的圈子里面,如果不是有林小雅的那份资料,自己估计真的像她说的那样,不管是敌是友,冲上去就示好?

也怪不得陈冰木当初那个表情:妈蛋,捡到宝了,贤内助啊。

我忽然一愣,因为我看到叶守静这个时候也来了,他差不多已经是最后一个来的。

刚开始已经有些人开始责怪后面的人太慢了,但是这次叶守静基本是最迟来的,却没人说什么,反而一个个热络地上去攀谈,一副献媚的样子。

特别是李政民,第一个就走了过去,十分客气地跟叶守静攀谈,而且语气中也带着一些拉拢讨好的意思在。

我看到了叶守静,叶守静同样看到了我,我刚想上去打招呼,但是发现叶守静隐晦地对我使了个眼色,仿佛没看到我一样,只是随意地跟那些人攀谈着。

等得差不多了,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到来,饭店大唐内熙熙攘攘的到处都是陌生面孔。

我注意到,这些人,进入大堂之后,迅速分成不同的圈子,低声谈笑地讨论着什么,虽然都挤在一个大堂里面,但是就算傻子都能够一眼看出来这些人究竟属于哪个圈子的。

我在人群中发现了叶守静,叶守静自然也是看到了我,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什么,各自收回了目光。

见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宴会总算是开始了。

老爷子和陈青莲坐在高坐上,我和建军叔,陈冰木和陈惜水,陈惜华其他人按序而坐。

许多当地的势力的领头人也纷纷过来这一桌,其他次要一些或者是地位稍低一些的陈家人,则是自觉地去到了其他桌子上去。

让我有些愤怒的是,李政民直接坐在了老爷子和陈青莲的对面,很显然就摆成了一个两虎相争的阵势。

在场有不少其他势力的领头人参杂在其中,这些人自然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来了李政民的意图,但是谁都不点破,他们更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宴会开始,李政民就开始动手了,一副嚣张的意味,但是没人说话,默认了他的作为,但是李政民接下来的举动,却几乎直接触动了整个陈家!

李政民倒了杯酒,朝陈青莲举起酒杯,一脸崇敬地说:“陈阿姨,不,老佛爷,我觉得这么叫才配得上您,我从小就崇拜您,你说,一个女人,本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结果却支撑着整个半壁江山,这份本领,可不比我们家的差,不过如果有个像我们李家这样的人出现,陈家就不需要老佛爷你来支撑了,来,干一杯,替老佛爷真心感觉累,不过又能怎么办呢。”

说着李政民自顾自地哈哈笑着将酒一饮而尽,脸上还带着悲天悯人的样子,好似十分关心陈家一般。

但是李政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拳头猛然紧握,发出刺耳的骨头摩擦声音,而且我听到周围也有不少同样的声音。

可是谁都不好发作,李政民这无疑还是挑衅,说陈青莲一人撑起半壁江山,一是说陈家无人,二是炫耀李家的如何牛逼。

李政民也正是抓住了这点,而对方话语似是关心实则明嘲暗讽陈家,陈家又无可奈何,他却完全肆无忌惮,说不出有多嚣张。

陈家所有人都沉着脸,一言不发,我回头看了一眼老爷子,发现老爷子双眼已经微微眯了起来,我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味道在其中。

在场的还有其他的势力领头,但是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没有说话,更没有参与到其中。

我看了一眼藏在人群中不起眼的叶守静,他似乎什么都不清楚一般,只是在哪里喝着酒,似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青莲笑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淡淡地说道:“是挺累的。”

听陈青莲说完,李政民也没去搭腔,反而客客气气地给叶守静敬酒,那态度完全变了个模样。

虽然我知道,陈青莲还想补上一句,就算再累,我一个女人也比你们李家那个废物要强,可是她这一句话说出,无疑也扇了陈家一个耳光,所以她只是随意地回答了一句,宴会继续进行着。

我明显地看到建军叔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起来,不,不只是建军叔,所有人陈家的人脸色都很难看,只不过建军叔性子比较直,让人看得明显一点罢了了。

但是陈家的所有的人都在忍,也必须忍,现在发作,只会显得陈家气度不够,反而让人笑话了。

我同样也在忍,努力的忍着,建军叔都能够忍下,也只能忍了。

但是今天这个事情,谁都清楚,想要善了,绝对不可能!

我心里一股炽热的火焰在肆意的奔腾,陈家就是一群狼,高傲的狼,容不得任何人来侮辱,哪怕是死!那也要让对方掉一块肉!

说:  另外有的人说我一直在安慰小渔党,是不是看不起小雅党。。。嗯。。天大的冤屈啊,我对小渔和小雅都是抱着公平的想法来写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