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宴会上的饱嗝(第四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叶守静站出来后,我也笑了,果然如同我所想的那样。|ziyouge.com|

我之所以明知不敌的情况下,还是接下了李政民的决斗,那是因为我知道,叶守静不是傻子。

我之前看过几次叶守静的反应,不管我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还没有站出来跟我打招呼的意思。

我估计可能是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而去和李家做对,他想看看局势再另行打算!

但我显然不可能给他时间去看局势,我得 逼着他出手。

所以我接下了决斗,因为我如果不敌,我这边的优势荡然无存,对他,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这个时候,已经是最关键的时候了。

所以,叶守静必须出来,这把刀不用借,他都自己得出来为我上阵杀敌。

而我这么做既可以借刀杀人,又可以引叶守静这条蛇出洞,说是一石二鸟也不为过。

叶守静的身份,我相信这里大部分人都清楚,因此叶守静站出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投注到了他身上。

当叶守静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周围忽然静了下来,接着四处都响起一阵议论声。

我知道,叶守静跟我有合作,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根本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相比之下,李家的人脸色就难看多了,李政民更是欲要发作又发作不得。

我想,他一定在想自己就是个 傻货,刚开始讨好的人,竟然是帮着自己敌人的。

我从他的表情上看得出来,他很怕叶守静,不知道是因为叶守静背后的力量,还是因为打不过叶守静!

果然,李政民憋了半天,这才回过头,语气十分不好地说:“叶守静,这是我跟陈冰清的决斗,关你什么事?”

“嗯,的确不关我的事。”叶守静点点头,继续喝了一口酒杯里的酒,“那我上来打你,也不关他什么事,我是因为我想打你,无关其他,就是我想打你!”

狂妄!这个时候的叶守静要多狂妄有多狂妄。

如果我不是知道他曾经两三招就把陈冰木制服的话,我同样会认为他狂妄,但是现在,我倒是觉得很合理。

李政民脸色阴晴不定,一会黑一会白的,别提多精彩了,在场的李家那些人,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叶守静现在横竖都打脸了,打与不打,李家的脸面都已经丢光了。

打还是不打?

我看着李政民现在憋屈的表情,就好像是饮了一壶好酒,耸耸肩,笑了起来。

“陈冰清!现在是我挑战你,难道你们陈家人就是孬种?”李政民终于忍不住了,往前走了两步,忽然拦在了我的前面,我看了一眼叶守静,叶守静的眼神已经有些冰冷了,握在手中的酒杯轻轻地摇晃着。

“是啊,我应战了,现在叶守静挑战你,我给他这个面子,你不给?我觉得他比我厉害,所以我先把机会让给他。”我这时候不可能会傻乎乎地放着一把好刀不用。

李政民被我的话一堵,一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叶守静后面是挑战李政民了,现在加上我更加明确的一句话。

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他先挑战我,而忽视叶守静的挑战,那么李政民就不给叶守静面子了,但是接了叶守静的挑战,结果,他也会死的很惨!

“你们继续,我喝一杯就来,不着急。”我拍了拍李政民的肩膀,直接越过李政民拿着酒杯朝林小雅走了过去。

林小雅看我走过来,脸上也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伸手从侍者那里拿起一杯酒。

“你爸也在这里?”

我走到林小雅面前,十分轻松地说道,根本没有理会李政民的意思,等他解决了叶守静的事情再说吧。

林小雅点点头,但是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问我。

“跟我过去,敬林伯父一杯?”我对着林小雅开口说道,说完往老爷子和陈菩提两人的方向看了一眼,两人见到我跟叶守静认识,并且还有合作的时候,显然很是诧异,不过刚才我跟林小雅说要去敬林伯父一杯的时候。似乎没有人反对的意思,

林小雅点点头,轻轻地牵着我的手,朝林家的方向走过去。

当我拉着林小雅的手朝林家方向走过去的时候,林家的人显然愣了一下,包括林小雅的父亲在内。

不过林小雅父亲见到我跟叶守静有合作之后,脸色已经跟刚才转变了一百八十度。

见到外面走过来,林家的人已经站起来,微笑地看着我们。

“林伯父,我敬您一杯!”

刚才林小雅父亲站出来说话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林家的主事人也是他,走上去,举起酒杯,笑着跟林天平碰了一杯。

林天平这个时候也很是客气地跟我碰了碰杯子,笑着客气了几句,并且看到我拉着林小雅的手,脸上反而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林家的其他人,看到我走过来,趁此机会也有不少人上来跟我碰杯,其他势力的人似乎也想过来,但是看到我在跟林家的人聊得这么开心,想上来又不敢上来。

现场气氛变幻莫测,唯独李家人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李政民就像傻子一样僵在酒店大堂中间,叶守静却十分轻松地在一旁晃着酒杯,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陈冰清!你这个孬种!”

李政民已经完全忍受不下去了,对着我吼了一句,整个大唐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拔剑弩张,李政民今天是吃定我了!

听到李政民的吼声,林家的人脸色微微变了变,林天平也同样眉头微微皱起来看着李政民。

我将手中酒杯放了下来,转过身,静静地看着李政民。

周围都安静了下来,也正因为安静下来,我这才发现一直没注意到的赵琉璃。

这个丫头正在埋头苦吃着,看她那样子,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只有面前的食物一样。

就在我准备走向李政民的时候,赵琉璃忽然站了起来,小手摸了摸肚子,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在寂静的宴会上,这一个饱嗝比春雷还要响亮。

说:  第四更搞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