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我说你是陈家人,你就是陈家人(第二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清楚陈惜华最后的希望就是陈惜水了,我看着陈惜华将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陈惜水那边。(www.ziyouge.com)

满脸希望地看着陈惜水,我也在想,这个时候,陈惜水会怎么做,不过我看大伯那脸色,似乎并不是很好啊。

陈惜水见陈惜华最后看向自己这边,陈惜水脸色也是变了变,但是最后还是很坚决地挥挥手:“我没你这样的妹妹。”

说完直接转身带着其他几人离开了,场面一下子又变了。

陈惜华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看着陈惜水的背影,那抹笑容慢慢地变得定格,我看到,陈惜华眼中那种无尽的仇恨在升腾。

我很清楚她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仇恨,她已经被陈惜水抛弃了,当成一个弃子来牺牲了。

正如同那两个女的一样,陈惜华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让她们两个还能继续活下去,就算这件事情办好了,她们的下场同样是死路一条。

“放录像!”老爷子似乎这个时候才睡醒一般,蓦然睁开双眼,锐利的眼神仿佛能够穿透所有人的心一样,声音同样包含着威严。

这次是建军叔上去将录像带给拿过来,然后搬来仪器,在众目睽睽之下,准备放映的时候。

陈惜华凄然一笑,阻止了准备放录像的那些人,语气干涩地说:“不用放了,是我干的!”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脸上表情复杂,特别是看向陈冰木的时候,脸上尽是是愧疚。

陈惜华终于认罪了,这件事的背后之人也真正站了出来,但是刚才陈冰木受到污蔑的时候,却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连站都没有站出来一步,就这么承受着所有人的猜疑。

陈冰木越是这样,使得陈家那些人对陈冰木的愧疚越是沉重无比。

“气死我了,咳咳……”老爷子狠狠地敲了几下手中的拐杖,剧烈的咳嗽起来,显然被气得不轻,陈青莲赶紧扶着老爷子,不住地给老爷子顺气。

换过一口气的时候,老爷子无力地摇摇头,让陈青莲扶着离开,转身之际,传来老爷子愤怒无比的声音:“执行家法,逐出陈家!”

“哈哈,逐出陈家?你们陈家何曾把我当做是陈家的人来看待过?”陈惜华有些疯癫地哈哈大笑起来。

陈惜华表情麻木,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我,也看了一下陈冰木,最后眼神还是回到了我这里:“要不你来执行家法?我知道你老早就想打我了,现在给你个机会,不用客气,哈哈~!”

说实话,听到陈惜华这么说,想起陈惜华以前的所作所为,还有那些令人咬牙切齿的话,我还真想抽出皮带上去就是一阵猛抽,甚至她不说我都想上去狠抽她一顿。

不过现在看到她那凄惨的表情,我也没有什么想法了,她现在精神信念已经彻底崩溃,抽她一顿只不过是肉体上的痛苦,对她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了,对我,更没有任何出气的快感了。

看她那悲凉麻木的样子,和平日里得意的样子相比,我还是想起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看着陈惜华最后挑衅的目光,我没有看她、

我摇摇头:“不用了。”

说完我拍了拍陈冰木的肩膀,两人离开了人群,这场闹剧算是告一段落了,这里也没必要再继续留下来了。

从大院走到后院我平时扎马步的地方,我跟陈冰木两人坐了下来,我笑着对陈冰木说道。“心情难受?”

陈冰木笑了笑,修长的手指在石桌上轻轻敲了敲,旋即开口说道:“没有。”

我咧了咧嘴,看着陈冰木,“真没有生气?”

陈冰木丢了一根烟给我:“生气又能有什么用?我只是忽然有些迷茫,我在想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站在这?似乎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是外人。”

我点起来狠狠地吸了一口,轻轻地吐了个烟圈,舒服地靠在椅子上。

我知道陈冰木说那句话的意思,开口说道:“和我说实话,刚才我走向你的时候,你有没有一瞬间觉得,我手里的那把刀会扎向你?”

“有。”陈冰木很是坦然地回答了一句,然后笑了起来,“我有无数个理由可以辩解,知道我为什么不辩解吗?”

我知道陈冰木想说的是什么,当初所有人都在猜疑他,甚至陈惜华和大伯直接认定就是他,他知道自己再怎么辩解都没有用,他的位置很尴尬。

最主要的是,他不是陈家的人!

他问我什么时候让他走,我那时候说了一句马上,回房间再走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蝴蝶刀,走向他。

我想,他那个时候是多么的难受,如果那时候我拿出刀来扎他一刀,会怎么样?

我当时一步一步地走向他的时候,他心里会怎么想?多难受?

陈冰木开口说道,“你为什么会选择帮我,要知道,现在陈惜水已经基本上和你没得斗了,因为陈家不允许出现第二个陈青莲,她就是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苟延残喘下去,而我,将有可能成为你新的敌人不是吗?你已经走上正轨了,我的存在对你来说已经弊大于利,把我赶出陈家才是你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我耸了耸肩,“谁知道呢?我只记得那个在我危险的时候帮我出头,在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帮我站稳脚步的哥哥,仅此而已。”

陈冰木深吸一口气,沉默了很久,这才开口说道,“我想要离开陈家,去部队里面呆几年。”

“为什么?”我挑了挑眉毛,看着陈冰木。

陈冰木笑着开口说道,“这里已经没有我存在的意义,没有人把我当作是陈家人,那我……”

还没等陈冰木说完,我就打断了他,“不是还有我吗?”

陈冰木愣了一下,我将手里的烟头弹了出去,站起来背对着他,开口说道,“陈家迟早是我的,我说你是陈家人,你就是陈家人,我倒要看看到时候谁敢反驳我的意见!”

早秋的风从凉亭上空拂过,竟带着一丝晚夏的暖意。

说:  第二更~~~马上要吃饭了,下一更不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